初雅 - 英媛的印象

2013-03-31

朴英媛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初雅只记得,新生分班以后,每个人都要自我介绍。朴英媛站上台的那一刻,几乎跟她被善敏推出去站在音乐教室的钢琴旁演唱时一模一样,羞怯的眼神掩饰着自负和那颗渴望被认可的心。

她说她来自一个叫“风城”的小镇,如果穿着现在的新校服走在那里,百褶裙会被肆意的大风吹得翻起来,所以那里的女生校服,大多都是背心筒裙,罩在衬衫外面……同学们笑起来,英媛也羞涩地笑。

不坏,英媛在班里的人缘不坏。就连美熙那小流氓团伙头子一样的女学生,还有她的拥趸们,有时也会跟英媛开几句玩笑。

一开始没有人知道英媛会唱歌……啊,应该说是“能唱歌”——在音乐老师指导她之前,英媛的声音只是一块质地优良的璞玉。

不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孝贞的声音是不是也只有这样而已,音乐老师对她慢慢教导,她们经由声音建立默契,用了多长时间……然后一场死亡,一种温暖的缺失,一个新的声音,就把这些全部抹掉了?

英媛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母亲是自杀而死,留下她和她爸爸,没有其他亲人。在她升学的时候,她爸爸带着她从风城搬来了这个城市,可她爸爸经常出差,只剩她一个人在家……所有这些,都没有人八卦,是英媛自己说出来的,当然不是在自我介绍这样的情境下。

又一次,老师说要开始做新生家访,让大家在一张表格上填写自己父母或其他家长能够接受访问的日期,还有家庭地址。

表格传到英媛手上……“怎么办呢,怎么办……”双手颤抖地捏着表格,英媛垂着头,低声啜泣。同桌善敏轻轻拍打英媛的手背,关切地问:“怎么了,英媛?”

坐在她们前面的美熙那几个人也回头张望,全班的注意力都被这小小的饮泣声音吸引了,初雅没有扭头去看,只是默默将耳机线里的音乐声音扭大一些。

“怎么办呢,我爸爸经常出差,很少的时间会在家……如果妈妈没有自杀……”英媛的哭声渐渐失去自控,说话声也带着哭腔变得更响,“如果不是搬家到了这里,风城那里,还有奶奶爷爷,还有一些疏远的表亲……可是现在,家里时常只有我一个人,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善敏?”好像完全不知道班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看她,英媛扭头,泪汪汪地问在她身边的善敏。

善敏让英媛轻轻靠向自己,温柔地拍打她的肩膀。

初雅只看了一眼善敏,然后接过前面同学递过来的、属于她们小组的登记表,毫不犹豫地写上:任何时候。

初雅是和奶奶一起住,年老而慈祥的奶奶,虽然行动不便,却每时每刻都在家,陪伴初雅,等着她下学回家。

英媛真可怜……同学们互相窃窃私语。连初雅的同桌也这样小声嘟囔,直到看见初雅波澜不惊的眼神,立即住了嘴,“不仅是个怪人,还很冷漠啊……”过了一会儿,同桌细细看了看初雅塞在耳朵里的耳机,用手挡着朝向初雅的半边脸,对前面的同学小声非议。

初雅听见了,抬起纤长浓密的睫毛,看了看书页抬头,脸色淡然。

英媛妈妈的鬼魂不知道在哪里,她说的话,和英媛的会不会一样?这是不一定的……一般的时候,鬼知道得比人多,可有些时候,鬼只记得对她有利的事情,甚至,会为此创造记忆……

“哎哟!哎哟哎哟!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姐头美熙被英媛抽泣的声音闹得不耐烦,站起来大叫,“那你就把你家的地址写上好了!时间那里空着,让班主任打电话给你爸爸单独约时间,嗯?!手机号码,你爸爸的手机号码总是确定的吧?!嗯?”美熙挥着手对英媛大叫,她身边的两个小跟班大力地鼓起掌来,觉得这真是一个好主意。

于是,那张家访表上就只填写了英媛住处的地址,和她爸爸的手机号码。

家访表交上去之后,在善敏的悉心安慰之下,英媛很快就笑了。

英媛有着一张线条柔和的脸,脸颊丰满,下巴却尖细,嘴唇厚薄相宜水润粉嫩,鼻头有些圆圆的可也算小巧,双眼柔亮,眉毛是两条温和的弯道……笑起来,楚楚可人。她也是长发,离子烫过的那种垂顺直发,在有光的地方会有一点点泛着墨绿感觉的棕色,剪碎的斜刘海盖着她稍微有些宽的额头,显得她更加乖巧。

善敏总是和英媛在一起,上课,体育课,课间活动,上厕所……只有在音乐课上代替音乐老师示范时,和英媛站在一起的是孝贞。

没有人看得见,初雅也看不见,但是她能听到为了使歌曲表达得更完整而站在钢琴旁边为英媛和声的孝贞。那一缕声音,透着一种甘愿,甘愿做配角,甘愿做布景,甘愿做补充,只因为孝贞相信,音乐老师能听见,若以时强时弱,时高时低,附和着也站在钢琴旁边的英媛,娓娓歌唱……初雅在音乐课上听到的示范演唱,是双声道。

慢慢地就有人议论了。

其他班级的示范学生,音乐老师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惟有初雅她们班,一直都是英媛在领唱和示范,为什么呢?肯定是因为音乐老师只喜欢英媛一个人吧……流言具有奇异的继承性,“英媛是新的孝贞”,开始有人这么低声议论。

英媛开始变得更加胆怯,经常躲在教室里,或者紧紧跟着善敏,只除了接受音乐老师额外指导的时间。

“真的吗?老师,对您来说,朴英媛是‘新的孝贞’吗?老师?孝贞在这里啊,孝贞在这里啊老师,您不需要什么‘新的孝贞’,您的孝贞在这里啊!!”

初雅迎面和音乐老师擦肩而过,伴随着孝贞飘荡的疑问,老师的眉头越锁越紧……

“你们不要再胡说。”有一天,自修课,英媛去做演唱训练了,善敏突然站起来,打断坐在前面美熙她们的窃窃私语,“你们听听这个。”善敏把自己MP4的两粒耳机分别塞进了美熙和另一个女同学的耳朵。

初雅好奇地扭过头去,看那边聚在一起的几个人。

“哇~!”美熙瞪大了眼睛惊叹,“好好听喔!太好听了!怎么会这么好听?!”美熙叹着气,嘴巴也张得老大。又听了一会儿,美熙的眉头慢慢拧起,“这是英媛的声音吗?她居然能唱这么高的音?这是意大利歌剧啊,录音效果这么好,哎!”她朝善敏挑衅地扬一扬下巴,“你们去哪里租的录音室啊?根本是专辑的水平嘛!”

善敏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从美熙她们的耳朵里夺回自己的耳机线,“这是音乐老师的声音。”善敏刻意用平平无奇的语调说着,初雅能听得出来,那话语间的骄傲。“老师从不换掉英媛,是因为英媛有着和老师一模一样的声音,并不是什么同性恋,现在你们知道了吗?以后少给我乱说,听见了吗?”善敏说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初雅看一眼目瞪口呆的美熙,继续做自己的功课。

英媛回来了,善敏问她:“又去跟音乐老师练习了吗?快考试了,其实音乐课可以先放一放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也有些不自信。

初雅对着作业本眨了眨眼,年级升高之后,数学题涉及的公式就越来越复杂,好像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善敏啊……”英媛有些诧异地低声叫她的同桌,诧异,也有不悦与固执。

英媛和音乐老师在一起的时间还是越来越多,特别是在善敏加入广播站之后,就更多了。

“朴英媛,请你不要占据老师的心。老师是我所拥有的全部,我只有她了!”

在一个昏暗的阴雨午后,孝贞的声音在教室里不期而至。初雅诧异地抬起头,国文老师正在讲台上拖沓地念古诗词,其他同学昏昏欲睡,似乎没有任何人被惊动。她转脸去看朴英媛,英媛低头看着课本,眼帘遮盖着目光,看不见眼神如何。

“朴英媛!你不是有你的好朋友了吗?你需要朋友,但是音乐老师对我来说不止是朋友,她是我的爱人,我愿意为了她付出自己的生命!请你离开她,请你离开她……她是因为你的声音才留恋你的,可是我给她的,不止是声音啊!”

孝贞的声音,从比较靠近教室后门的右边,转到了英媛的左边,比较靠近初雅的一边。

初雅慢慢又看了一眼英媛,赫然,她看见了英媛阴冷的神情,正因为那张脸线条柔和,又更显得那股阴冷凛冽。

孝贞觉得没有人能听见她说话——英媛似乎是因为听不见才那么冷漠,不知道她的存在所以才缠着音乐老师,而其他人,更是听不见她的声音,只有音乐老师,和她之间存在着爱情联系的音乐老师能够听到她的声音,但因为英媛的出现,音乐老师的信念出现了摇摆,所以她的声音也不知道……还能存续多久——“啊~~~!”孝贞无助地尖叫起来……

初雅手上的笔掉在地上,教室里所有的灯管都瞬间黑掉。

一片昏暗之中,女同学们尖叫着,仿佛在此起彼伏地附和孝贞。

只有两个人,始终默默端坐。

捡起了笔的初雅,脸色阴冷的英媛。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