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雅 - 初雅的记忆

2013-03-31

初雅已经忘了,她在学校里徘徊了多久。

善敏都已经毕业了,离开了学校……不对,应该说,是占据了郑善敏的躯壳的朴英媛已经毕业了,离开了学校,初雅还在这里。

也不会冷,也不会热,就只是穿着这一套旧校服,白衬衫,黑色蝴蝶领带,黑色西服小外套,灰色百褶裙,黑色过踝中筒袜,黑色中跟圆头小皮鞋……就只是穿着这么一套,从朴英媛将玻璃渣子无声地刺入她的血管那天起,初雅就穿着这套旧校服,直到今天。不会脏,不需要洗,初雅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不管抚摸或者接触什么,所有现实中存在的物体,都会穿过她的身体,就连滚烫的热水和轻飘飘的灰尘,都是一样。她还记得热水淋浴的滋味,偶尔,她也会怀念那种舒服的感觉,而现在,只有在冬天初雪落下的时候,她站在教室的窗户边上,能感受到藉由视觉而产生的丝丝寒冷。

记忆中的寒冷,心中孤寂的寒冷。

也不会饿。偶尔会有想抽烟的渴望,在想起和善敏站在顶楼手指捏着烟卷静静聊天情景的时候,初雅会将手伸进百褶裙的侧口袋里,掏出跟她一起死去的半包女生香烟,还有那个也一起死去的小小的打火机。每次都只是看一看,初雅就把它们放回裙子口袋里面。她没有尝试过点烟,所以还不知道能不能点着火焰和香烟。

当然也不会想要睡觉。初雅笑笑,看着身边用铅笔顶住下巴还是忍不住打瞌睡的女学生。但是她也会困倦,想得累了的时候,孤寂得累了的时候,看着学校里喧闹的白天和凄清的夜晚与冷寂的假期累了的时候,她会静静地待在一个角落,在学生们经常聚集的露台屋檐下,在楼梯拐角处,在老师办公室或者休息室,在餐厅里,或者在教室里。

初雅的眼神凝固了一下,嘴角因为痛苦而轻轻地颤动。

她没有去过音乐教师,因为那是朴英媛喜欢的地方,没有去过音乐老师的办公室,因为那是朴英媛犯下罪行的地方,没有去过广播室,因为,因为郑善敏已经不再是那里的学姐和主播,没有去过善敏称为“学校心脏”的锅炉房,因为在那里,朴英媛现身,夺走了她初雅的生命,也夺走了能听见她的声音的善敏。偶尔,她会路过曾经她们共同的教室,可是她也不进去。

在最初对善敏的哀求和对英媛的愤恨之后,初雅只想离开痛苦。

然后她发现这是一个很无聊的想法。

她一直记得善敏,想尽了办法去忘记,却依然记得。正是因为一直在想办法做这件事,初雅才会有那些疲累得要躲在角落,一个人静静待着的时刻。她们看不见她,听不见她,那些时刻,她也看不见她们,听不见她们,连白天黑夜的轮转,她都能略过。

她已经不记得在这所她没有办法离开的学校里,时间滞留了多久。

只是突然地一秒钟,她突然明白——忘记善敏和离开痛苦,她是没有办法努力做到的。

这一天,又是一个开学的日子,不久之后,就会有一场高考。

在一间学生们安静温习的教室里,初雅站在一扇窗前,看着玻璃映照出自己的影子……有时候,她能像现在这样,在一些光线的反射中看见自己的身影,在学生更衣室或者教师休息室的镜子里看见她自己,但另一些时候,又不能,就好像她是空气一样,在面对着镜子的时候只能看见在她周围走动的女学生或者是她身后的墙壁……但总之今天,她可以看得见自己的样子。

初雅像海藻一样的黑色长发,像她死的那一天一样,干干净净地流泻在肩头,乌亮沉坠地垂顺着,还有她的脸,没有血色的白,小巧而翘挺的鼻子两边,是杏核一样又大又圆的眼睛,奇怪的是,她的嘴唇,比死之前的颜色还要鲜嫩一点,有一种诡异的玫瑰红色……

英媛的鬼魂带着善敏的身体离开多时了,初雅却一点也没有长大。

善敏,英媛把你藏在了哪里呢?

初雅看着玻璃上忽然越来越模糊的自己,对着窗外已经融化的春雪,凄楚地动了动嘴角。

她还记得那个晚上……

这是冬天吧?

初雪已经下过了,现在是干燥的气候。

凹字形的学校大楼里灯火通明,晚修的下课铃声刚刚敲响,那里就热闹了起来。

虽然夜空黑垂,可这里是一个明亮温暖的地方。它应该是这样一个地方。女校里,这么多年轻生命力旺盛的女孩子,漂亮,活泼,气息蒸腾。

初雅背着书包,黑色小皮鞋踩着冷淡的节奏,在朝学校外面走,风吹过她海藻一样的长发,后脑勺一阵轻微的麻痹感,齐刘海柔软地覆盖在额头,初雅木然地走着。

随着从大楼里走出的女学生越来越多,教室里的灯一盏一盏地灭了。

学校大门前广场上却亮起了好些灯,跟校外紧挨着的高层住宅错落有致的灯光互相辉映着,照亮了启程回家的女孩子们,也照亮了初雅的双眸。

初雅慢慢地往前走,她不是没有看见身边的许多人,长得不一样却认不出谁是谁的许多人,而是她们看不见她,孤独的、怪异的初雅。她在眼睛里藏着以冷淡伪装的怀疑:嘻嘻笑笑的她们,真的不知道,在这个看起来温暖而欣欣向荣的学校里,徘徊着孤独无助的灵魂吗?

“老师!老师!请您不要忘了我的声音!不要!”

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从教学楼里传来,初雅定住了脚步,在她扭头往音乐教室所在的那层楼去看的一瞬间,又有二十个女学生三三两两从她身边路过,没有人神色有异,没有人像初雅那样停住脚步,只是有那么一两个人,带着嘲弄又不解的眼神,看了初雅一下。

一间,两间,三间……教室里的灯陆续在熄掉,很快,整栋教学楼就陷入了黑暗。

初雅知道,这次又是一样,只有她能听得见。

那种隐秘的绝望呐喊。

渐渐变成了低回无力的抽泣。

“老师……嘤嘤……老师……”

初雅能分辨出这个声音的姓名。

她看过她在合唱队领唱的表演,歌声美妙极了,就像现在一样,感情充沛,如泣如诉。

金孝贞,唱歌好听,是音乐老师的代言人,会打架子鼓,会拉小提琴,会弹吉他,还会吹长笛……凡是音乐老师需要却不喜欢操作的乐器,她都会,除了钢琴,因为音乐老师的钢琴弹得太好了,音乐老师喜欢弹钢琴。

“老师,她不爱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