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安 - 接上一章

2013-01-15

我看了看小石安,伸手把她的头带从头发上取下。乌黑的半长发立刻披泻而下,垂在肩头,丝丝絮絮。

“你……”小石安不解的握住自己的头发。

“这样把脸遮住,扎着头发,太学生气了。”我用食指圈着头带,在空中晃着。

小石安明白的点点头,丝毫没有怀疑。其实哪里是这个原因,是我想看小石安披着头发的样子。

果然披着头发,小石安看起来有点大人的样子,而且脸半遮未遮,露出秀气的眉和清亮的眼睛,更有一股独特的韵味。

我推开酒吧门走进进去,交了两个人的入场费。里面一片暗昏,人头攒动,音乐放得震天动地。我感觉到小石安一阵紧张,紧贴着我的身子微微颤动,两只大眼睛左转右转,黑白分明。

怎么不抓着姐的手呢?我有点遗憾的想。刚这样一想,手就被小石安抓住了。

“别害怕,姐带你找地方坐下。”我带着小石安在吧台一处坐下。小石安没有坐过这样的高脚凳,笨拙的用两只手按着吧台才上去了。她坐下后,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一直低头没说话。阿阳还在忙,田天走过来了。

我冲他眨了一下眼,声音提高问:“你们这里有什么酒度数不大,好喝又不会醉的吗?”田天如果刚才没看懂我的意思,现在他听懂了,看了看我旁边的小石安,给了我一个明白的眼神,果然伶俐。他报了几个酒名。我转头问小石安,“小石安,你喝什么样的。”

小石安有点犹豫,不想喝酒的样子,不过还是说:“你决定吧。”

所以我就决定,好看又甜丝丝的“懂个屁”。这名字不雅,但是喝起来很适合未成年的小清新。阿阳恶意调配的酒,倒也有用武之地。

田天走开去调酒。我看见他站在阿阳旁边,跟他说了几句话,指了指我们。阿阳满眼戏谑地看过来,我扬起下巴,眯了眯眼。

小石安说:“你们认识?”原来不知不觉她也在看我。

我回头“嗯”了一声:“我是熟客。”

“对啊,小千姐是熟客,在这里可是名人哦。”阿阳端着酒过来,把酒推到我们面前。他耳朵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我发了个“找死”的眼神过去,但是他扭头没收到,转而跟小石安说起话来。

“小妹妹,第一次来?”小石安点点头。阿阳又不怀好意地看了我一眼,我沉默的喝酒。阿阳趴在吧台上,从下往上看小石安:“小妹妹很漂亮啊,怎么认识小千姐的?告诉哥哥。”小石安有点尴尬地看着我,向我求助。我将酒杯放下,可能劲用大了,发出“冰”的一声。

阿阳这才直起身来,嘴角笑容邪气:“小千姐,这个妹妹怎么不见你介绍介绍啊,我和她交交朋友呗。”

我“哼”道:“阿阳,你很闲?你们老板不说?”

“我们老板大好人,看我这么努力,都放心把店交给我,寻常也不会搞突袭。我想表现啊都没处表现,闲倒好了!”臭小子,怪我呢这是。

我说:“想来她会给你加工资,你抱怨什么!”

“托小千姐吉言,今晚估计老板就会有所表示,你说呢?”阿阳低头在我耳边貌似暧昧的说。我也把唇靠近他耳边,含笑道:“今晚等死你!”阿阳哈哈笑着走开招呼客人去了。

我回头看小石安,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睛里映着酒吧五彩斑斓的光,流动着丝绸一般的华彩。

“干嘛这样看姐?”我问。她的眼神有点奇怪,好像第一次看见我似的。我突然想起来:“刚那人叫阿阳,是这里的调酒师。我们……很熟。”

她“哦”了一声,喝了一口酒。

“小石安,会跳舞吗?”我转变话题。酒吧正在放一首舞曲,有点慢的那种。

“会。”

我不禁惊讶:“你知道姐说的什么舞吗?”

“知道,在这里跳的舞。我以前在一家跳舞俱乐部打过工,学过几种舞。”

不管什么舞,在酒吧,自创都可以。只要想跳,就去跳,想怎么跳,就怎么跳。有一段时间,机械舞很流行,酒吧人人都会一点头动脚不动,身动体不动的功夫。在“倾城”,只要够胆够本事,灯光就会聚在最闪亮的人身上。

“想放松一下吗?”我靠近小石安。

小石安手挡在我们之间,眼神清澈:“我们一起跳。”

我笑起来:“小石安,姐不跳舞的。”小石安摇摇头,不说话。我看她垂头不语那小模样,是在跟我赌气吗?我实在很喜欢。就是不知道,小石安疯起来,又是什么模样。

“那姐就去,也没什么。”

我拉着她的手来到舞池。下午来酒吧的人不会很多,也没有多少人挤在舞池,我可以慢慢陪着小石安在舞池里跳。这时音乐声换了,旁边的灯光暗下来,一束淡黄的光圈罩着我们。小石安站在我旁边,看了看黑暗处。

“跳。”我低声说。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预感到小石安马上将变成另外一个人。她想动,想快乐,想无拘无束自由放纵。她的身体慢慢变软,头也扬了起来,纯净的脸露在空气中。我想阻止她吗?不,我不能。所以我拉着小石安的手,慢慢举起来。

舞本来是无形的东西,心之所向,肢体不由得就能顺着感觉动起来。原始人通过跳舞祭祀,祈福,交谈,示爱,表达自己丰富的内心活动。舞是一种神圣的语言,高贵,含蓄,美感。植物,动物,人,云彩,太阳,天空,流星追月,世上没有一种东西不可以通过舞表现出来。语言太贫瘠,无法说出情感就只能通过舞来释放。

这就是跳舞。

小石安慢慢离开我,手还被我握在手中。她弯下腰,腰身柔软,头发垂晃。还未完全弯下,迅速直起,闪电般转到我的右侧,高高踮起脚尖。我曲腿,一个旋转,长发飞起。

我放开了她的手。她仿佛没有察觉,沉浸在跳舞当中。

然后就是小石安一个人的舞场。我的眼中只有她的身影,她的舞姿。小石安放开了自己,表情随着每一个舞动变化着。她快速的踢腿,旋转,扭腰,宽大的卫衣隐瞒了她的某些更开放的动作。她尽情跳着,手臂快速屈伸,如野花怒放,江水奔腾,流云飞逝,灿若佛前莲花。没有平常的冷静平淡,忧愁无绪,她此时更多的是一个少女追寻梦想的表情。

我走到暗处的控声台,元宵得意地冲我说:“小千姐,我们弄得不错吧。看到你们进舞池,专门做了改变。”我点头算赞许,然后坐到他身边,将舞曲换成抒情版的《卿》。换完后,元宵调好音,我又走了。

到舞池台下,我又看小石安跳舞。她做了一个蛇颤的动作,颤动如同水波一样从左手指尖传到右手指尖。这有印度舞的气息。我很惊奇。

小石安的额角留下汗来,微微润湿了几缕头发。最后她在舞池台上缓慢坐下,一条长腿从臀下伸出,做出尾巴轻扫地面的动作。然后她趴在自己手臂上歇息了一会儿,我上台把她拉起来,带出来。台下的人不多,可无疑,所有人的眼光都在她身上,这让我有点不快。

“小石安,跳得蛮好的嘛。”我扶着她说。她还没有从刚刚的激情里恢复过来,笑得很灿烂:“那是。”我初次看她笑成这样,心里担心她神智有些不清。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就恢复了寻常的自己。

大概跳得太激烈,她的脸色很红,体力不支,气息很不稳定。我到了水给她,她喝了一口,就做出干呕的样子。她解释说太累了,得歇会儿。我只好让她坐在那儿,拿纸巾帮她擦汗。

“小石安,你怎么一累就这样子?”我问她。我其实早就发现这个问题,她不能累着,不然就会出虚汗,发烧,或者隔些时间肚子疼,一疼就像以前那样,整个人缩成一团,很令人心疼。

小石安缓缓气,说自己体质如此,激动加激烈运动,自己受不住。也是,这么瘦,让她吃的好东西都不知道长哪里去了。我冷着脸,在一旁不说话。然后她就过来,用手挠挠我,“怎么了嘛,这么爱生气。”

“你比姐niu,姐怎么敢生气。”

“我怎么你了?”

“你自己说,没一句真心话。”

小石安脸色有点苍白,我看了很心疼。明明想要她快乐一回,追究那么多干什么,她没有说真心话,难道姐说了吗?

我重新换了轻松的语气,“小石安,姐不怪你,咱们再去尝尝新调的甜酒吧。”小石安点头。不过只喝了一点,就不再多喝,放下了。

阿阳又凑过来笑着说:“小妹妹,你跳得舞很有特色,看不出居然是第一次来。以前咱们‘倾城’有个舞林高手叫‘咪咪’,她……”我重重咳了一声,阿阳闭嘴。小石安一笑,没有其他表示。

“今晚的就算哥哥请的,免费,你们慢慢玩。”阿阳被我的眼色杀的远远躲开。

田天走过来,调着手里的酒。小石安看的很认真,我笑着说:“怎么,想学?”小石安说:“很有意思。”田天默默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告诉小石安出去一下,让她等我,小石安点点头。等我回来,小石安已经跟田天聊起来了。

我听到田天已经在叫小石安“石安”了,过去就把田天头打了一下,阿阳“嗤嗤”得笑。

出了酒吧,外面夜凉如水,风吹过,寒意陡升。小石安打了一个喷嚏,我赶紧把她搂住,带到车旁。我依旧只把小石安送到巷口,小石安下车后,敲敲我的车窗。

我摇下窗。

“今天我玩的很开心,谢谢你。”

“跟姐不要说谢,听腻了。”

小石安笑出声来,然后她有点犹豫地说:“等我把家里收拾好了,请你来玩。”

我以为听错了,“你请我到你家?”她点头。

“不把我当害虫了?”

小石安摇摇头,又醒过神来,用嗔怪的眼神看着我:“你说什么呢?”我哈哈笑着:“快回去吧。”

小石安向前走,然后她回头,说了一句话:“朗物一。”然后就快速走进去了。

我喊不住她,也不能追去,只好自己猜是什么意思。“一”大概是“你”,那,她什么我呢?

谢谢我?有可能。喜欢我?不可能。是我的名字乡音版?不可能。酒吧名?阿阳?田天?跳舞?我猜破了头,也猜不出来。后来她再没有在我面前说过家乡话,我也就忘了问她。

而七年后,偶有一天,我听到同一句话,终于明白了小石安的意思。原来小石安,对我始终存着这样的心,我却,一直不愿承认。

作者有话说:

字数有限制,抱歉没写完~

【小石安:……虽然有些圣母体质,但是并不惹人嫌恶,她不烦别人,不干涉别人,得过抑郁症,喜欢自娱自乐。其实她骨子里早烙刻上悲伤的痕迹,一直在加重,她说不出来,一说出来,就会显得脆弱。她其实也不是那么美好,多疑,寡断,我想她会喜欢同性,一方面是因为不想生】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