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者系列-自然的,慢慢地 - 番外:讨好奶奶是必需的哟!(上)

2013-07-07

 

 

 

 

屈指一算,时间飞转到再一年之后,同样,这个逗趣的插曲,发生在某个盛夏的炎热季节、汗流浃背的日子里。

 

一对主角在闪闪发亮抢尽镜头之后,被遗忘了的前任喜塔腊国的女皇──萝微原来不是没机会出场,而是她退任之后,去了一趟环游世界之旅,享受“普通人”的写意生活,现在出国一年,终于挑了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季节回来。

 

恰巧回国的映入眼中的,是这么让人脸红羞涩的荒唐画面。

 

 

芃蒂的官邸座落于国土的正中央,它是芃蒂居住的地方同时,也是与群臣处理国家政务的地方,现在是早上十点半钟,在阔大的会议室里,芃蒂坐在主席位上,正看着文件,准备十一点钟的会议。

 

空气中,只有翻动纸张的声音,这种宁静,被坐在一边的舒嫣破坏了。

 

「哩,芃蒂,妳到底累不累啊,昨天我们三点钟才睡,妳今天七点钟起床了。」舒嫣吃着冰冻的布丁,一头卷发被下令不能剪掉,所以一年之后,又长了不少,已及腰间。

 

「少废话,这都不是妳害的吗?」说时快,芃蒂抽了十秒的空,拿出小镜子照了照今天的仪容,眼肚大了一点之余,黑色素也深了不少。

 

「我有说过回自己的房间睡的,是妳在最后一刻把我拉住,然后直接抛到床上这个又那个起来。」舒嫣脸红红地嘟嘴抱怨。

 

芃蒂也脸红起来,想起跟她在一起总是疯狂的不能自拔,她真有点考虑应该驱逐她出境好了!

 

「总之,还是妳不对。」芃蒂收起小镜子,哼了一声后,继续看她的文件。

 

「是是是,每次都是我不对,都没有一次我是对的哩!」舒嫣狠狠地吞下一杯布丁,快速又打开另一杯,大口吃起来。

 

「说过许多遍,不能吃太多,没收。」芃蒂把那杯布丁抢下来,自己把它吃掉。

 

「啊!我的布丁!」舒嫣火速救布丁地扑上去。

 

「不行。」芃蒂举起手来,不让她拿到,谁叫她比她高许多!

 

「不要啦!夏天耶!吃多一点才好!消暑!」舒嫣坐到她身上,抓她的手下来。

 

「妳今天早餐吃了两杯,没多久又说太热吃了两杯,现在又说陪我开会会闷就拿多了四杯出来,妳到底有完没完。」

 

「我在普通季节一天要吃十杯,现在夏天要双倍的。」舒嫣挣不过她,不满的皱着眉头可怜的揪着她看。

 

「狡辩,妳好像冬天也这么说过!」芃蒂好笑地拆穿她的谎话,疼爱她捏着她两边的小脸颊。

 

「冬天也要有一套的借口嘛!」被捏小脸,已成习惯,微痛却又感到温暖。

 

「妳也快二十八了吧,成熟一点,以后只可以一天早午晚各一杯。」看着她一头已长及腰且绝对迷死男人的鬈发,看起来她是那么成熟有韵味,偏偏她单纯如长不大的个性,让她漂亮呆了的外型给毁了大半。

 

加上有她这个女皇在背后驱逐舒嫣招惹回来的浪花浪碟加浪草等等,舒嫣身边才会那么的“清闲”,美女大大一个存在,却无人问津。

 

「嗄!?不会吧,夏天耶,我真的会溶掉的,芃蒂,夏天破例,我其他季节才按妳说的,好不好……」这时候,舒嫣摸透了她的女皇命令方式,若果真的不推翻“政权”,官邸里面的女仆,真的只会早午晚只送一杯过来给她。

 

「别来撒娇这一套,我早就不吃了。」芃蒂扭开脸,差一点,她就心软她在可怜兮兮的双眸之中,那是任何人都会致命的地方。

 

「吃嘛……吃一点吧……」舒嫣靠上去,眼泛水意。

 

「不吃,给我下去,我快要开会了。」芃蒂别开另一则去。

 

「好啦,吃一点啦,我撒娇很可爱的哟~」舒嫣还装了娃娃音,小头颅在她脖子间钻啊扭啊……

 

「很痒……别这样,我是不会改变心意的。」芃蒂推开她,可她蟑螂的个性马上又钻回来。

 

「我出绝招啰!」舒嫣抓住她的肩膀,冷盯住她看。

 

「我才不怕!」她每次都说绝招,芃蒂都不记得那一招了!

 

「好!亲亲绝招!」

 

舒嫣一吻下去,带点粗暴的细细吮咬,芃蒂起初还在挣扎,没多久,就跟她疯在一起,深深地响应,最后在如此严的会议室里的主席住上,两个人忘我地缠绵拥吻,虽然只是十五岁限制级的画面,可也会让人感到不好意思。

 

正如,在十点五十五分的时候,早已到达的群臣都被里面的春色画面止步,却又忍不住偷看进去,感到万分的羞怯。

 

谁敢在这时候进去啊!谁敢在这时候进去然后阻止她们!谁敢在这时间进去阻止她们之后,若无其事的对女皇说“要开会了!”这几个字啊!

 

谁!谁敢这么做!

 

有,当然有了!

 

 

 

环游世界休息了一年,喜塔腊.萝微正式在这一年的盛夏回国,她低调的回到国土,身边只带了两个随从兼保镳,平民装束的她载起一副太阳镜,银丝中带一些黑的头发藏不住她的年龄,可她挺真的腰与走路的气势步骤,却又难以猜测她的年龄。

 

机场早已准备了车子,她下飞机便直接上了车,命令回官邸去。

 

到达官邸已是十点四十五分的时间,她也问了她孙女儿的行程,得知她十一点要开会,所以才想赶回来,在一旁旁听,看看她这个孙女儿把国家政策掌握成甚么样子。

 

可是,来到会议室门口,就见到群臣在门口处不知道在看甚么,踏正十一点钟,都还没进去。

 

「你们在看甚么?」萝微以平淡的口闻,在偷看中的臣子背后问道。

 

「看好戏。」某个较年轻的臣子看得津津有味,还没知道站在背后的人是谁。

 

萝微挑了挑眉角,再问:「好戏?现在不是要开会了吗?」

 

「笨!谁要这个时间进去打扰陛下呢!」臣子这时转身给了身后这个啰嗦的人白了一眼,这一眼,让他全身软掉!

 

「啊,夫人,我没有这个意思!对不起,我不知道是夫人妳……」

 

其他人听见夫人二字,也瞬时清醒,随即转身想跟她行礼,可被萝微一个手势都禁住了嘴巴。

 

萝微穿过人群,也是其他人自动让开给她走前去,她站在门前,没有关紧的隙中看进去,看到的,是又气又让她脸红的画面!

 

「你们很放肆,胆敢偷看。」萝微冷寒地指责,接着压低声音命令:「会议取消,给我都退下去。」

 

「是,夫人。」群臣暗里觉得可惜,可基于保住工作,还是乐意退下去。

 

萝微也示意她的随从也退下,而她自己则在四周再没有外人之下,推门而入。

 

 

里面吻得火辣的二人顿时僵住身体,芃蒂在两秒后马上把舒嫣推到地上,狼狈地擦着嘴唇。

 

「奶奶,怎么会突然回来?怎么不跟我说,我去接妳啊!」芃蒂当甚么也没发生,关切地走过去扶她这位老人家。

 

「放肆!芃蒂,这里是甚么地方!妳在这里干甚么!」萝微给她扶,可嘴里是一连串的斥责。

 

「啊~奶奶~妳回来啰,我很想念妳啊,有没有给我带手礼?」舒嫣从地上弹起来,展开双手,用力地拥抱这位老人家,而且还在原地转了几圈,看到许久没看到的“亲人”,真高兴。

 

「放肆!放肆!」双脚着地的时候,萝微气有点速,头有点晕的,被这么对待还是第一次,又是生气,又是脸红耳热的尴尬,两种化学情绪混在起,变成了恼羞成怒,她指着舒嫣大吼:「妳这小魔怪,我说了许多遍,别乱叫!谁是妳的奶奶啊!」

 

「哼,奶奶妳要人家别乱叫,可妳也乱叫我的名字!我生气哟!」舒嫣撒娇的抱住她,嘟起小嘴抱怨,跟小孩子一样。

 

「放手!小魔怪,要么我马上下令逐妳出境!以后别想再踏入喜塔腊半步!」想挣开她的手,可这娇小的小魔怪怎么会如此用力!?

 

「呵呵~这句话我听芃蒂说多了!妳一定不舍得的啦!我这么可爱的。」舒嫣又再抱着萝微原地转了圈来。

 

「人来!给我马上把她带出国境!」萝微大吼大叫,只是,她忘记了刚才是她要全部人都退下,现在官邸里面,没有一个人敢打扰她们“一家三口”的天轮乐。

 

「舒嫣,放开奶奶,她受不了这种的。」芃蒂忧心地说,她看到奶奶脸色发白了。

 

「奶奶,不要把舒嫣带出国境,我很可怜,自从被妳孙女俘走之后,没家可归了!」硬的打动不了,那就来软的。

 

「哩,熊舒嫣,谁把妳俘走了!」芃蒂没她好演技,苦笑指斥。

 

「错,我现在的名字是叫──喜塔腊.熊.舒嫣。」她得意地辩驳。

 

「放肆,小魔怪!谁准妳配上尊贵的喜塔腊姓氏!我从没接受过妳入我门。」奶奶捏着她的小脸颊,是用力那种。

 

「啊!痛……是妳当初说的啊,说我可以抢走芃蒂,之后妳打给芃蒂说我不送她回去,就不接受我入门,现在我抢走了芃蒂,也送了她回去,所以我就入妳门啦!」她可是很有逻辑的哩!

 

「我没说过,总之我不会接受妳,明天妳给我离开我国境,要不然我发出通辑令。」虽然她已经退任,可几十年的女皇权势还是残余不少!

 

「嗄!妳说真的哟!」舒嫣这时才感到大事不妙!(迷:现在才感到!?不会笨到这到底吧!)

 

好吧,硬不吃,软又不吃,那就来一套“感人”的跪地求存戏!

 

舒嫣马上大眼出两行眼泪,咚一声跪在冰凉的大理石上,抓住萝微的小脚,如可街边要乞讨一片面包的小孤儿,低声抽泣“威胁”说:「奶奶,求求妳,接受我吧~我很优的,第一,我很有钱的!富可敌国的啦!第二,我可是谁啊,我是三耶,机械天才,现在喜塔腊国的能源也是我一手建立耶!妳不接受我马上撤掉哟!第三,如果我离开了,我不敢保证其他国家不想要喜塔腊这块肥肉!」

 

萝微一开始是眉角挑起,然后越听越火大,现在她想威胁她!?

 

「很好!妳敢威胁我,熊舒嫣!」萝微正式叫她的名字,也表示,她真的被威胁到少许了!

 

「哎哩~奶奶第一次叫我的名字耶~芃蒂!」威胁成功,舒嫣咚跳起来,抱住芃蒂转了一圈。

 

「笨蛋!妳真的那么做,我就真的逐妳出境!」芃蒂苦笑地在她耳边说。

 

「呿!我那敢~呵~」舒嫣嘿嘿一笑,甜甜地在她的脸颊轻吮一吻。

 

萝微来回地深深思良了许久,其实她已经一半接受了小魔怪,谁叫她“金钱”与“势力”都是惊人的,也是可“持续发展利用”的!可……唉!面子!面子何存!多年来的继承人都是风风光光,可她这个孙女偏偏爱上一个女性物体的魔怪!

 

她停在舒嫣的前面,指着她说:「妳真的要入门喜塔腊家族?」

 

「嗯!」小脑袋用力头点。

 

「好,妳接下来的半年,必须跟着我,不能跟芃蒂混在一起,更别说同房同床!」萝微利眼的瞪住她们脸红红的两人,她还是有势力在这儿,线眼保留了许多!

 

「啥!?我要跟着妳干嘛!?」不能跟芃蒂混在一起,很痛苦哟!

 

「半年后,是我的大寿庆祝会,妳跟我学做一个淑女,如果到时庆祝会上妳能跟芃蒂媲美的话,我就接受妳入喜塔腊门。」

 

萝微盯着她一身“寒酸”的衣着和打扮,真教人刺眼,是太糟糕那种刺眼!

 

芃蒂一听,马上反驳「不可以,舒嫣这个样子就好!」她变了淑女就糟了!又一大堆浪花浪碟浪草涌过来!

 

「这儿不到妳说话,熊舒嫣,妳答应是否?」萝微瞪她一眼,再以“妳一定办不到”的目光转看着考虑中的舒嫣去。

 

小拳头卟一声打在另一只手掌心里,眼眸坚贞不移说:「成交!」

 

「那就走着瞧啰,呵呵呵呵呵……」

 

 

萝微心里在想,到时候一定折磨她,要她自动打退堂鼔之余,还要她甘愿负出所有,成为喜塔腊家族的奴仆!

 

 

呵呵,别说她诈,那只是当惯了女皇该有的手段!

 

 

==  =  =  =  =  =  =  =  =  =  =  =  =

 

 

梦幻的泡沬盛夏,热气熬人的消耗了一个月。

 

在寛阔的长方形的室里,两边墙都是全身镜子,在正中央,放了一条比奥运会体操比赛的标准平衡木还要苛刻的平衡木桩,每天中午两点钟,是盛夏最炎热的时候,这儿空调便会被禁止开启,目的……

 

是让必须在上面学“走路”的人放弃。

 

卟咚,卟咚,卟咚……

 

一小时内,室里不断听到这种声音,也是某人已经从平衡木上甩下来过百遍的证明。

 

「小魔怪,妳到底有没有心要当个淑女,才一条平衡木妳搞了一个月都还没可以一次不甩下来的走完?」

 

坐在一旁,载着太阳镜,身边有几位女仆服侍的萝微扬起嘲笑的弧度,女仆一个为她端生果盘子,一个为她端饮料,一个则为她从一块大冰块的那儿扇着扇子,让冰凉的风吹向她身上,和甩在地上、汗流浃背且无力地再爬起的熊舒嫣对比,简直让人觉得是残酷的。

 

「奶奶,可是木太幼了啦!换粗一点成不成啊!」舒嫣没有抱怨她过份苛刻的故意对待,而还是一脸可爱的脸容,笑意悠悠的轻怨而已,她抱着自己的脚底板,这么幼的木,已把她的脚底板弄得发烫与发痛。

 

「哦,没问题,不过当初芃蒂也能在上面一次走完的,而且在穿高根鞋的情况下,也能通过。」吮了一口清凉的蜂蜜水,透心混凉。

 

「啥!?还要穿高根鞋!?」舒嫣凸眼地瞪着自己的脚底板,再看看没有说笑成份的“奶奶”,有没搞错了甚么啊!?

 

「当然!妳现在连没穿鞋子之下都不能不看下面而完成,何况要妳穿高根鞋,别偷懒,快点起来再走!」剥了一粒青葡萄,酸酸甜甜是盛夏最佳的开胃水果。

 

「哦……」舒嫣吃着脚底板的痛站起来,一拐一拐的爬回平衡木上,当站在幼得可怜的木条下,脚底如同被成千上万的针刺的着发麻发痛,舒嫣不敢皱一公分的眉,坚持地一步一步不看下面之下小心走着。

 

可走不到四步(已经进步了一步有多。),她又失平衡甩了下来,四周的人,包括照护萝微的三大出名“冷漠”的女仆,都在心里替舒嫣心疼,娇小的身躯已被甩下来的撞击撞到红痛甚至瘀了黑块,这些她们都在她洗澡的时候看见了。

 

而且……有一个对舒嫣来说是致命点,就是萝微下了命令,全国半年内禁止布丁进口,所以在女皇官邸里,连同外面城市的超级市场,都没有布丁、布丁口味的任何东西出售。

 

所以,舒嫣这一个月消瘦特别快,不是因为运动量多了的问题,而是她就像吸毒的人一下子把毒戒了一样,不能跟芃蒂混在一起已经够惨,现在连布丁唯一的精神寄托也被禁足,她已经觉得自己快没灵魂了。

 

不过她一句想放弃的念头也没泛起,因为她相信只要过了这关,美女(芃蒂)、布丁都在她手掌里!

 

 

天色入黑,熬尽了人的精神,也是时候进入晚饭时间。

 

「今天到此为止,准备晚餐。」萝微站起来,冷冷地盯着跌在地上的舒嫣说。

 

「呃……我不想吃行不行?」舒嫣真不想再跟她吃晚餐……因为,那是更熬人的。

 

「妳说哩,小魔怪。」萝微扬起冷冷的嘲讽微笑。

 

「哩,奶奶……」舒嫣有气无力地说。

 

「别乱叫,都说了几遍!」萝微气得涨红地斥语。

 

「嘿嘿,妳一天都叫我小魔怪,我一天都会叫妳奶奶~奶奶~亲爱的奶奶~~今天我想吃布丁味的牛排!」舒嫣又来一套戏码,抱着她的小腿,可爱地磨蹭起来。

 

萝微为了保持淑女形象,没有像上一样疯了似的甩开她,而是任由她想怎样,不过她还是用寒得杀人的目光盯住她看说:「放开,否则马上逐妳出境!」

 

「呵呵~奶奶妳一定不舍得的啦!何况芃蒂说妳如果逐我出境,她就不当女皇耶!不是我在威胁妳哟,是芃蒂这样说的。」舒嫣站起来,用力拥抱萝微。

 

旁边的三大冷漠女仆为这每天重复的画面都忍不住轻轻淡笑,这种时候,便能看见萝微夫人以往都看不见的有趣表情。

 

「放肆!放肆!滚开!」萝微推着她,恼羞成怒,该死的孙女儿竟然威胁她!

 

「不要啦~奶奶身体很凉,我很热。」舒嫣一手抱起萝微,转头跟三大已在偷笑的冷漠女仆道:「走吧~~我们去吃饭。」

 

「该死的!放我下来!熊舒嫣,放我下来!」可没有人理她。

 

「来人!来人!给我拖她出去仗打一百!」依旧没有当那是真的,因为,她有一手,她的孙女也有一手,已下令凡她作出对舒嫣任何不利的命令,都要当听不见。

 

萝微一路都在吵吵闹闹,而舒嫣不厌烦的在讨好她,还把嘴儿靠上去亲在萝微的脸颊上去,还东称赞一下,西奉承一下,害萝微都不得不佩服她这张甜到让人没话可说的嘴!

 

来到餐桌,舒嫣才放下萝微到主席住置上,而她则跟过往的按排,坐到她斜则去。

 

「上菜。」萝微吮了口水,她骂得喉咙都干了。

 

头盘先上,是大虾牛油果沙津,美味的摆盘让一整天都在消耗能量的舒嫣口水猛流,可是……她不能起手便扫光。

 

「记住我说的吗?吃东西要有仪态,好吧,开始吃给我看。」萝微靠着椅背,手上不知何时有人己送上一条小木竹了。

 

「哦……哦。」看着奶奶那副就是吃定自己的感觉,舒嫣猛力吞咽,小心地起动手臂,但这个举动,小木竹却快速打在她的手臂上去。

 

「啊,痛啦!」舒嫣一缩,摸着被打得发麻的地方。

 

「知道痛吗,那很好,麻烦也记住我的动作是怎么做的,都一个月了,才进步一点!」

 

萝微放下小木竹,用淑女最正确的动作,吃了一小口沙津,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擦着小嘴。

 

「这样子,懂不懂?腋下不能离开,要夹住,腰要挺直,食物大小要刚好,尽可能不让外面的人看到妳的牙齿,再吃一遍给我看。」萝微又拿起小木竹了。

 

「嗯……」舒嫣狠那支木竹,哼!

 

舒嫣学着她的动作,可小木竹又来了,不过不是打她,萝微用小木竹扫过她的背道:「腰要挺直,对,这就对,腋下再缩一点,嗯嗯,对,手的弧度小点,刀不能切到碟子发出声音!」

 

「咀嚼也不能让人看见,在里面慢慢的……嗯,对了,要记住,下次别给我忘记!」

 

「可是,奶奶,干嘛吃得那么辛苦,肚子更饿!」舒嫣飞快叉了一块大虾塞入嘴里,看似是诚心要气死萝微。

 

「妳在干甚么!」小木竹用力地鞭下去。

 

「噢!god!」舒嫣痛得放下刀叉,摸着被打的手掌,这次红了一条!

 

「好啊,小魔怪,妳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妳继续这个样子,我不再教妳,而且妳还得给我离开芃蒂,二,妳乖乖给我听话。」

 

舒嫣嘟着小嘴,撒娇的声音道:「好吧,没得选,只好选二。」

 

「哼,那就给我继续!」萝微轻吼,又拿起小木竹了。

 

「呿……」不满的怨气嘟着小嘴道。

 

「嗯?有甚么怨言不妨直说。」萝微轻挑眉角说。

 

「没有,那敢有怨言的~奶奶是最捧的哟!」舒嫣讨好地上前抱了她一下,趁她还没反应的时候,乖乖地装出淑女吃饭前的动作来,眼睛一闪一闪地等待。

 

「开始!」萝微没她那么好气,可心里不禁为她总是轻易抱人、吻人的关切举动而心软下来。

 

盯着她努力又爱捣蛋的举动,她想起了以往她女儿和芃蒂小时候都是一个模样子,爱跟她反抗,也爱嗲她,这样的日子真教人……

 

心情愉快。

 

 

 

正常人熟睡的夜深,喜塔腊国黑空中的月亮透出一丝惨白的气息,悠悠然然的在云雾里穿梭,忽明忽暗,不太诡异,却显然有点寂寞。

 

某房间的门鬼祟地依哎被人打开,里面有一团黑影蹑手蹑脚地高速走在屋里的黑暗之处,动作如同她是潜进来偷东西般鬼祟小心,黑影上有一双水亮的汪汪大眼睛,她四处张望,确定没有人之后,以忍者的身手,“瞬步”又进入另一间房间去。

 

隔了一会,黑影捧着看起来挺重的东西慢慢小心地走出来,才没几步,黑白分明的大眼看到了比鬼更恐怖的东西似的瞪得老大,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我没偷东西吃哟!」娇俏可爱的女声吓怕地说。

 

「我们知道,熊小姐。」三把声音齐声回答。

 

「我……身上没藏布丁哟!」女声听到她们这个答案,结巴放缓了不少。

 

「我们都知道,熊小姐。」又是三声齐响。

 

「我没犯甚么错吧?」女声松了一口气,紧崩的情绪纯时放松。

 

「好像没有,熊小姐。」

 

「那妳们这么晚不去睡干嘛跑出来当鬼的吓我。」舒嫣继续捧着她的大木桶,走在月亮透进的地方,她在月映底下,若不说那种单纯得可恨的说话的时候,男人看了一定心动。

 

其中一名“冷漠”女仆的脸容被逗得放下冷漠,扬起温柔的笑容代大家回答她的问题说:「我们没有当鬼,只是听到水声,走出来看看,怎知道就见到熊小姐妳才是当鬼那个在吓我们。」

 

刚才她们还以为宫殿在闹鬼呢!吓得她们想抱在一起哭。

 

「噢,对不起,姐姐们,我只是小腿酸麻到睡不着,想起来泡个热水,而我又不想在浴室里泡,所以把水流在木桶端出来泡。」舒嫣感觉到冷漠女仆的好意,加上她那记温柔笑容真够耐看!

 

「我们知道,所以只是想过来帮妳捧出去。」三个人边说,边帮忙一人一端捧起那个巨大的木桶。

 

重量顿时轻了不少,舒嫣露出杀死少男、少女、成熟男人、成熟女人外加老太太、伯伯的迷人可爱笑容来道谢。她眼睛变得弯弯的,牙齿白白的,瞬时把三大成熟型的女仆心跳不已。

 

而她们,也终于在三年之间明白,为何她们高贵美丽且带点不讨人厌的自信傲慢的女皇会如此迷恋她,一个外表挺不错,可是个性太单纯小孩的女人。

 

她们同时被感染的放平常的冷漠,换上一脸温和的成熟女人的柔情的脸,四个人吃力地把木桶搬到落地窗那边,那里是欧式加日式的悠闲小平台,看出去便是花园,绿油油的让人心身舒畅。

 

「熊小姐,妳真懂挑地方。」她们习惯了的蹲在舒嫣面前,准备为她服务。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都晚了,快点去休息吧,早上跟着奶奶也是很累的,加上……奶奶说过妳们不能帮我的。」至自她跟着萝微那天起,纵使官邸里的仆人很想帮助她一点忙,那都不行,因为萝微下了令,任何人都不能帮她办事。

 

「夫人的确有下过命令,可是现在我们是下班了,自由时间,不受命令限制,虽然跟着夫人有时候挺累的,不过已经习惯了。」她们在抓萝微字粒罢了。

 

「呵呵,姐姐们,妳们原来挺贼的,不过,真的不用啦~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快点去息啦~跟着奶奶可是很累人的工作哟!」舒嫣体贴地说。

 

「那……」三人互看一眼,也不再坚持,点了点头又是温柔加疼爱一笑说:「妳泡一会也回去休息吧。」

 

接着,她们三人俏皮的分别在舒嫣两边脸颊和额头亲吻了一记说:「晚安。」

 

舒嫣摸摸两边脸颊和额头,噢,感觉挺不错,心情高兴愉快地道:「呵~姐姐们的吻真香,晚安。」

 

她们转身回房间去,可没走到几步,她们跟舒嫣之前看到她们的反应一样,在黑夜之中瞪大了眼睛,比见到鬼更加惊吓般。

 

她们马上弯下腰想说点甚么,可被那个人轻声阻止:「嘘……退下吧。」

 

她们无声点了点头,却没走到几步,那个人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敢吻那头熊,是向我挑战吗?」

 

她们三人马上转身看着这个在吃醋中的女皇,分别也弯起不怕死的笑容,小声回答:「我们是挑战不了,不是吗?」

 

「哼,不能有下一次,即使那头熊没大脑的向妳们索吻。」女皇没好气地下命令,她觉得那头熊真的会很白目的向别人索取一个晚安之吻。

 

「是,陛下。」三人轻声笑说,真没想到,女皇醋意那么厉害呢!

 

女皇──芃蒂从黑暗的角落缓步来到舒嫣身后,轻轻地把手中的薄外套披在舒嫣肩膀之上去。

 

「噢~姐姐们,为甚么还不去睡,都说了不用……啊?芃蒂!」舒嫣高兴地跳了起来,一个熊抱跳在她身上去,紧紧地夹抱着她。

 

「妳轻了不少。」芃蒂微笑地说。

 

「当然!我三个月没布丁吃了!」舒嫣松开她回到地面,可怜地举起了三根指头。

 

「也不错,妳摄取糖分太高不好。」芃蒂拉着她坐下来,虽然她不赞成她吃太多布可,可见到她两边脸都凹下去,挺教人不安,所以……她这次出访日本,她特意买了一箱布丁回来,藏在她的房间里面。

 

「可是……」舒嫣也明白,所以她才能忍到现在。

 

「不用可是,舒嫣,我这次去日本买了手礼给妳。」芃蒂暗里拿出了两杯布丁。

 

「甚么啊,又是衣服吗?」衣柜里,全是芃蒂买给她的衣服,可是有一点很奇怪,她说,她在外人面前只能穿她现在的普通衣服,买给她的衣服只能穿给她看!

 

「不是,是妳最爱的东西。」芃蒂把两杯布丁捧到她眼前挥扬。

 

「噢!!!!!布丁!是我最爱的原味的!」两眼顿时闪闪发亮,口水直流。

 

「嘘!小声点。」芃蒂捂住她的嘴。

 

「是。」舒嫣吐吐舌头。

 

「虽然我不赞成这么晚吃甜的,不过妳也忍不到明天吃吧?」芃蒂弹了一记她的额心。

 

「嗯!」不用说,她已经把包装拆开,用包装附带的小汤匙吃起来。

 

「好好吃……吃吃好……芃蒂……我是上了天堂了吗……」舒嫣竟然边吃边哭了起来,几个月来的辛苦,终于害她忍不住在最爱的人面前显露其实她心灵已到极限的脆弱一面。

 

「笨,干嘛哭。」芃蒂明白她的感受,小时候奶奶也是这么的训练她,她心痛地搂住她,擦走她的眼泪。

 

「鸣鸣……芃蒂,我会失败吗……」舒嫣放下布丁,反抱着她,埋在她怀中大哭起来。

 

「不会的,我会让妳能留下来,因为妳是我喜塔腊.芃蒂的,没有人能把妳从我身边拉走。」额头碰着她的额头,给她一个保证的笑容。

 

「芃蒂……」

 

两个人在寂静的月映下,感情达到最浓厚的一刻,互相倾身深吻对方,三个月来,被迫不能亲蜜的混在一起,这一吻,是三个月来的第一次的接吻,她们珍惜浓烈地索取对方的气息,直到,她们呼吸困难到接近死亡的边沿才分开。

 

「呼……」她们抱在一起,可芃蒂这时眼利地发现了一些东西,「舒嫣,妳脚破皮了。」

 

她堂堂高贵的女皇,蹲在别人面前,心疼地捧起舒嫣的脚,细心地端详。

 

「呃……不要,妳是女皇,不要这样。」舒嫣尴尬地想缩回脚底,可被芃蒂紧紧地夹住。

 

「在妳面前,我不是女皇,我只是喜塔腊.芃蒂。」她轻轻用指头碰一下,舒嫣的反应是用力一缩,看来是挺痛的。

 

「笨熊,妳吃苦了,向我抱怨一下也不要吗,看妳应该很痛的。」芃蒂轻轻放下她的脚,眉头皱着。

 

「奶奶说,我要坚持的。」舒嫣捧着脚丫,轻吹着气。

 

「她是个疯老太婆!」

 

「别这么说奶奶啦。」舒嫣握住她的手说。

 

「哼!」冷哼地别开脸,几秒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奶奶太执着了,对啦,我记得有药涂了会比较舒服不痛的,我去拿给妳。」

 

一会儿后,芃蒂拿了药回来,也是不理舒嫣的拒绝,亲自蹲下来替她上药。

 

「感觉好了点吗……」芃蒂向她脚底吹了吹气。

 

「不要,很痒啦!」舒嫣咯咯笑地缩着脚底,可芃蒂跟她玩着继续抓住她的脚在吹气。

 

「不要~不要~很痒~」舒嫣笑得咯咯叫,可又不敢过于用力,怕一脚把芃蒂踢开。

 

她己经笑得躺在木板上扭动,比然痒没了,正面一看,芃蒂已在她上方,用一种温柔得来却带着浓烈情感的眼眸看着她,时间空气彷如也停了下来,紧紧地抱围着她们二人。

 

芃蒂慢慢地压身下去,轻轻点在她的唇上,火速地,轻吻热化成情感深不见底的吻,不能同房,不能“同床”的三个月,谁也都在接触一下便会情欲提升,想拥抱对方,可环境不对。

 

忍住那种诱惑的心痒,两个人更吻得让人脸红心跳的煽情,缠绵的舌尖充满了强势的占有欲般起舞,她们此刻是难以分离,即使缺氧得脑部都发出警告的反应。

 

轻微分开,芃蒂却突然问她:「妳被姐姐们亲是很高兴吼?」醋意忽地就来。

 

「呃……偷看不是不能的哟。」舒嫣装可爱地皱起小眉,还装生气的指着她说。

 

「谁偷看,是妳太光明正大!被别的女人亲完还一脸高兴,妳说我不该生气吗!」芃蒂捏住她的脸。

 

「呃……意思是……妳在吃醋啰!」舒嫣露出讨人厌的笑容,眼睛透出来的目光也是惹人想扁她的。

 

「我才没有。」

 

「嘿嘿,认了吧,妳在吃我的醋!」舒嫣反过来抱住她。

 

「好吧,我认了,我在吃醋。」芃蒂没好气的捧着她的脸,用力吻下去「以后不行,听到没。」

 

「知道~我的女皇陛下。」舒嫣又是讨人厌的得意笑起来。

 

「哼。」

 

「别生气,我来补偿妳。」舒嫣暧昧地靠上去,往她耳珠吮舔。。

 

「笨……奶奶说不准。」芃蒂脸在月光下红起了。

 

「妳坏了,我又没说我要做甚么。」

 

舒嫣狡猾一笑,从耳珠吻到她的脖子,再回到她的唇上,缠绵热吻又再起动,盖住了月亮的光芒,在黑夜之间火热发光。

 

 

谁能阻止如洪水爆发的情感,她们的确是犯了规……

 

可这种叫“挂念”的罪,此刻在月映下,暂时是可以原谅的吧?

 

 

 

而又在黑暗的角落,存在着四条黑影,站在最前端的人寂静得让后面三个黑影颤抖。

 

「夫人……请别责怪……」眼看那种火辣的热吻场面,成熟的三人女仆都不禁带点尴尬,可两个漂亮得无话可说的女人在湿吻,原来是那么的耽美,四周会散着玫瑰花瓣!

 

「妳们都去休息吧。」萝微也带着尴尬,把眼睛的焦点从那边火辣的画面拿开。

 

「这……夫人……」她们猜不出她的意思。

 

「算了,我今晚没有出来喝水,没有偶尔看到有两个犯规的人在乱来,这样可了吧。」萝微转过身,叹了一口气说。

 

「是,夫人。」她们微笑地响应。

 

萝微领着前方回房间,突然想起一些东西道:「对了,跟着我很累吗?」

 

「…………」

 

身后的三个人马上僵住身体,无话可说了。

 

 

原来,两婆孙都是一样……挺小心眼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