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 - 第四十章 漫天

2013-01-08

肖晴要搬走了。

房东老太太不是很好说话,但是还算通情达理,两个月的押金都退了,就是水电押金扣下了。临走的时候,又站在门框中间,直愣愣盯了肖晴半天,肖晴也不管她,只管对着一屋子翻找出来的浩瀚家什望洋兴叹。看了半晌,老太太默默地走了,无声又无息。

吴仪这才从对门露面出来。

“不是说好了退房才过来验收么?这老太太,毫无诚信。”吴仪说话冷冰冰地,抱怨起来好像宣示死刑判决一般充满权威。

肖晴忍不住笑了,“管她呢。我这些东西,她也看不懂。”老太太站得久,肖晴看自己的东西也总有半天了,还是没有定论:“这可怎么收拾呀……”

“我帮你?”吴仪倚在门边,笑笑地,那张平日里总僵着的小冷脸一下子活泛起来。

肖晴坐在地上,盘着腿,托起腮帮子看吴仪,心里想着:还真是不一样……老太太也倚在门边,可是怎么看怎么像僵尸,皮肤皱缩瘦骨嶙峋,而吴仪倚在门边,虽是倚着,却也站得直挺,腰是腰肩是肩脖子是脖子,线条又柔又跃,清晰好看,走廊灯光从她背后打过来,像追光一样拉人眼球……不是,应该不是年纪的问题。

肖晴眯起眼睛,细细地琢磨……应该是眼睛。吴仪的眼睛里啊,什么都看得透透的,也都什么都无所谓,这就不像那些事事深挖却事事有所谓的精明眼睛一般叫人生厌……

吴仪见肖晴打量自己,也不惊动她,不动声色默默站着,见肖晴眼帘时展时收,这下突然又往手边找镜子照个没完,就很想知道她又在动什么奇妙心思。只是还是忍住了,不说话。

肖晴放下镜子,看看吴仪,欲言又止,拿起镜子再看看,又看看吴仪,抿了抿嘴,还是不作声。

“脸上长东西了?想问我是不是很明显?”吴仪只好自己猜。这里又没有旁人,肖晴跟她欲言又止,可不就是为了让她猜么。吴仪冷冷的脸慢慢向肖晴靠近。

“不是!”肖晴一下子站起来,正巧吴仪走到她面前,两人鼻尖就差一毫米就碰上了,“我是想问你,我的眼睛……”肖晴伸指点向双眼,一边脸红一边解释:“我眼睛里的光芒,混浊还是清澈?尖利还是温润?糊涂还是聪慧?唯利是图还是云淡风清?老还是嫩?”

吴仪定了定神,轻轻一叹,一丝鼻息轻轻撩过肖晴脸面,她很认真地看进那双眼睛,琢磨着肖晴询问的那些非此即彼的选项,摇摇头:“不老,也说不上嫩。”

就在肖晴瞬间沮丧的时候,吴仪瞬间再忍不住笑了,然后,几乎是同时,为了肖晴脸上的一抹沮丧心弦一动:“是暖的。”她自己听上去,都是那么明显的安慰,解释已来不及了,只好沉默着由着说出去的话落进肖晴耳朵里。

肖晴听见一个小小的和弦音渗进脑海,逃无可逃。她轻轻退了一下,离吴仪远了些,心思鼓动,高兴不起来,又沉静不下去。

“我总疑心。”肖晴自己没头没脑地说了那么一句,挣扎一般走到墙角抱起一只大盒子,掀开了盖子,敞口给吴仪看,“我总疑心,那一场病痛深入骨髓,我已经老了,或者颓丧,或者尖刻。我自己把握着,但是有没有把握住,并没有什么确信。但是这些东西……我还是……舍不得。我不想,不敢,不愿意,让心热起来。”

吴仪看那盒子里,车票,门票,书签,游览简介册子,各种小玩意,相片,布帛,书籍,甚至是废弃的电子配件零件,不一而足。心底不是不凉,但是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地,用心再看肖晴那一双眼睛。

为什么要有羞愧的痛苦呢?怕是说不清也道不明吧……“天气凉了,先把东西放下,吃了东西再收拾吧。”吴仪靠近肖晴,一次又一次,直到把那个盒子稳稳地夺了过来,放到地上。是的,很沉。

肖晴不动,任吴仪怎么拉,她也是不动。“我不想,我觉得我自己做不到,你懂不懂呀?你懂不懂呀!就算我肯我想,我也没有信心,我不敢!坏了一次,我不想再害了你!你懂不懂呀?你懂不懂呀!”吴仪越是拉扯,她越是往后躲,一面哭一面叫,放肆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但是小孩子的伤,哪里有这样难好的?

“我懂。你其实根本不必说出来。”吴仪环住了肖晴,是阻止她再往退无可退的墙角里缩,也是保护她。

但是两人并没有紧紧靠在一起,身体之间,还有着距离。

直到开着门的走廊里有人路过好奇向里张望,两人才从沉默里醒来。

这一晚上的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就连那简简单单的汤水里,蛋花也飘了。这一个晚上的饭,吃得也是无声无息。

这样一连过了好些天。

吴仪帮肖晴收拾东西,才发现先前那样的盒子,再收拾出一两个来,一点问题也没有。有些东西,一眼瞥去就知道是成双成对的,一只在肖晴这里,另一只,不知被搁置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你是自己讨苦吃啊……接受这么多承诺,不是要逼自己去留心着看它们能活到什么时候么?”

“所以,你是让我不要接受什么承诺?”

“有形有声的承诺,实在是,很容易被看得清楚。不接过去,你就不必看,有什么不好?”

“既然这样,言下之意,阁下是不会给我任何承诺了?”

“你要这样理解,就是这样吧。”

那边房子好像搬了新的住户进去,不知道是什么人。无论吴仪和肖晴忙与不忙,最近都不怎么往猫眼去看了。

这时两人并排躺在床上,听着对面人开门进屋,不觉停下说话,相视一笑,黑暗中,两双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关于承诺的话题,就此打住了,两人一人一床被子,酣然入睡。

至为重要的事情,无声,也许胜有声,无形,贵在真有情。

肖晴喜欢开窗睡,听车声,听市声,听雨声,连夜半路边叫闹的醉汉之声,她也觉得甚有趣味。吴仪一直以来就不太习惯,四季都开着空调,觉得温度恒定比较舒适。天气转凉了,再每天开着空调,也的确耗电,两个人住在一起,肖晴拿心疼花销做借口,窗户就开着了。

这时冷风吹进来,吴仪脖颈受凉,打一个激灵,两眼一睁醒过来,眨了两下,留心耳边,静悄悄毫无声息,转过头去,肖晴已不在身边。

“不是不伤心了吗?”

当吴仪发现肖晴在墙角倚着那几只大盒子寂寂无言的时候,黑暗中四处寻找时还未苏醒过来的惊惶一下子都变成了冷漠,自声音里一波一波迅疾渗透出来。

一幅泻在夜幕之下的水墨丝绢慢慢立起来成了人形,肖晴赤着脚仰头注视吴仪,眼神月光一样清洁。“是不伤心了。可总发现,并不是不上心……”她将双掌轻轻托住吴仪的脸,好年轻的一张脸,“怎么办呢?不伤心了,反倒忘不了那些好,那些美,竟然反而暗地里感谢自己那些傻傻信任,才换回来那一段,轰然倒塌之前根基牢固的流光溢彩。怎么办呢,吴医生?”

许久没有见过她流眼泪了。手指暖暖地,覆在脸上的掌心温热湿润,叫吴仪一动也不想动,“那就记着吧。”她听见自己轻轻叹息。

肖晴松开手掌,吊起一根指头,指尖轻轻点在吴仪的眉毛,眼角,眉心,鼻梁,鼻尖,人中,唇边……夜幕下,月光里,还有一张脸影子,飘在吴仪与肖晴中间,那指尖点不着,透过去,却戳不破,星光织就这一幕虚无缥缈……

那时,是同情起的头,还是一种欺诈试探新奇?

后来,是真爱犯的傻,还是因为恻隐悄悄归隐?

肖晴把吊起的指头收起,软软的手掌轻轻一拂,吴仪双眼澄澈清润,近在眼前。

“吴仪……”

“嗯。”

肖晴轻轻挪动脚步,将脸靠在吴仪肩上。

温热的液体渗透进棉布,渐渐地凉了。

“放在那儿吧,既然已经在心里。朋友也好,伴侣也罢,我会陪着你,什么事情,都可以等你准备好。”

肩头又渐渐地热了,吴仪抬手,缓缓一下一下地拍打肖晴软软后背。“不是因为同情,不需要强求爱情,我只是觉得,能跟一个暖暖的人作伴,很不错。”

“这……可以吗?”

肖晴的声音仿佛是从吴仪心脏发出来的。

吴仪笑了,笑得暖暖的。“这世上有没有道理的欺骗,就可以有没有道理的疼爱。美好的事情总是多一些,就像某人相信的那样。”

谁是某人?

肖晴抬起头,眼睛笑成一弯月牙。

“贪睡就不必起来。”

吴仪一手提着早饭,一手牵着肖晴,走在一排落叶的树下。脚步所及之处沙沙作响,落叶堆在地上,清晨清道夫已经走过一轮,这是朝阳初起后新落的叶子。

肖晴自由的一只手摇摇晃晃,冷不防一疼。

晨光里,一枚落叶飘在掌心。

上面有深深浅浅的印子,像画一样。尖利的叶梗因枯而硬,扎疼了肖晴软嫩的掌心。

轻轻一拂手,这一枚新鲜落叶自肖晴掌心飘起,旋转翻飞,缓缓着陆,叠在地上层层旧叶之上……阳光照着,脚步已过。

她没有回头。

但她知道,纵然叶叶片片相似,她依然认得出。

作者有话说:

本文完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