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妄想症 - 第八章

2012-09-20

在慢慢接受余倩的过程里,我对这份工作也慢慢建立起了责任心。我会自己经常跑去车间看看货有没有备齐,是不是做出了残次品。不求在别人眼里有多高的地位,只求能够减轻余倩的压力。

 

我发觉自己开始渐渐地在乎她了,想为她分担一些,哪怕只是力所能及的部分。

 

她几乎是每天都出差去M市和湖上,每次回来都是半夜。我有时候看不到她,因为我睡得比较早。

但是看到她时,连我,都不免有些心疼了。

她本就瘦高的个子,在夜色下有些苍白的面孔,加上来回颠簸的疲态。我甚至想质问她,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累?!

我见过的人不多,但大都不是什么正派的人,投机取巧、花言巧语,却从未遇到她这样的人。在我来的这半个月里,我听她说过最多的话就是:“行,这事儿我来处理。”

她仿佛就是个超人,即使有再多的麻烦,在她眼里都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她总是把属于她和不属于她的那些责任全部都抗在自己身上。

 

有一次晚上出差,我忘记是去做什么了,回来后父亲要去B镇随礼,我和余倩跟着去蹭饭。东北人都这样,婚丧嫁娶都要通知,然后收取礼金,我不知道这习俗到底是从什么朝代流传下来的,但这样变相收钱真的让人接受不能。

我们到了B镇一家比较有名的烧烤店,订的房间在二楼,余倩走在我前面,上楼梯的时候,她照着对面的镜子,问着同在镜中的我,“你看咱俩其实年龄差的不大对不?”

 

我说“恩。”

其实在我不多的经验里,我觉得她也就二十六七岁。

 

“你猜我多大?”她有些调皮的冲着我眨眼睛。

 

“唔…”我犹豫着要不要说,毕竟正常的女人是都不喜欢和别人讨论自己年龄的。

 

“我35了。”她忽然转身看着我的眼睛说。

 

“啥?”我被她突然转身的动作吓了一跳,却忽略了她口中的话。

 

“当我什么都没说。”她又转身,朝着包间走。

 

我确定我听到了一个数字,但我只是想再确认一下,因为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35岁,和我有13岁的年龄差,但是在平常和她相处的过程里,根本就不会发觉和她之间有那么大的差距。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确实是处事圆滑,懂得遇人说人话。

 

我发现她很喜欢摸我的头,这是一种肢体语言,像是一种鼓励,又像是一种包容,我很喜欢这样,仿佛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会支持我一样。而我,身边正是缺少这样一个可以给我正确引导的人。那时我以为我找到了,却在以后的日子里,知道她的这份包容太多太大,她的这份引导把我和她走的路分成了一条平行线。

作者有话说:

作者菌我啊,这几天情绪一直很不稳定,昨天和头儿同床共枕,这颗BLX被治愈了!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7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