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妄想症 - 第六章

2012-09-15

从这里,家具发往全国各地。来装货的车一般都是晚上到,这是我第二次发货,就赶上了晚上。

有了第一次发货的经验,我知道要先点清件数,然后跟着装上车的数目对照。如果有漏发的话,是很麻烦的,毕竟不像是淘宝卖家卖的那些小玩意,可以用快递补发,这些货重的都有几十斤,轻的也有十几斤,甚至有些不能磕碰不能颠簸,路途遥远的,运费甚至都能达到三四万。

这次余倩不在厂里,所以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在做事。不否认我现在全身的每个细胞都透着紧张的气息。我总是不停地警告自己,一定要核对清楚数目,不要出错。就算有父亲在,我也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即使有人给我善后,我也不能出大的纰漏。

 

我把在仓库里的家具数目核对清楚,然后厂长开着叉车指挥工人装车。

包装车间里面还有几件货没有搬出来,我和仓管到了车间里核对数目。

核对清楚数目以后我一边玩爱疯,一边听仓管和从别的车间叫来搬运的人闲聊。

那人问仓管,这是谁?

仓管说,这是左总的女儿。

那人问,她在这干什么呢?不上学了?

仓管说,做业务,不上学了吧。

然后话题就围绕我blablabla说了一大堆。

我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男人八卦起来真没治,尤其是当着被八人的面八卦,你们当我不存在么?我是空气么?我存在感不至于这么稀薄吧?

那人后来说了一句,有这样的爸至少少努力十年。就被催促着搬货了。

我听了心里凉了半截,我最怕的就是别人说我靠关系。我平素没什么大的志向,就想做短工,赚够钱背上旅行包去旅游,到不同的城市看不同的风景遇不同的人,仅此而已。然而我现在被留在这里,像困兽一般,却无法嘶吼鸣叫。我大概是知道的,我给人永远是一种温顺的形象,我也希望这形象继续保持下去,而不是把我心里的困兽放出来。

 

后来那人还要了我QQ,我想了想,也算是同事,不给不好,就告诉他了。可是他又要我手机号,我说那是天津号,过几天换了M市的再告诉他。这话一半是敷衍,一半是实话。我手机号确实是天津的,因为用了好几年,同学朋友都用这个号跟我联系,所以我也舍不得换号,但是重新办一个手机号是必须的。

 

我以为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了,却没想到被这个男人纠缠了大半个月。

加了他的QQ以后他就问我喜欢吃什么水果?

我告诉他喜欢吃樱桃。

他居然回话问我,吃苹果好吗?

我忍不住对着电脑翻了个白眼。你问了我喜欢吃什么水果我也告诉你了,为什么我要吃苹果?

然后他又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说喜欢黑色。

又问我理想是什么,我说没理想。

跟他说了第四句话以后,他居然问我理想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

于是我第二次对着电脑翻白眼。我怀疑我自己有些脑残了,居然耐着性子跟他解释说现在都还小,不打算找男朋友。

他又找我要手机号,我还是没给。

就这么聊了半个来小时,他最后一句给自己下了个定义,愣是让我笑喷了,他说,不管怎样我永远是好朋友。

我情商虽然不高,但也不是笨蛋,很容易看出这人要跟我套近乎,虽然不知道这套近乎中有没有“我父亲是左总”的成分。但是我不得不说,这人真的太二了,没谈过恋爱的我估计都比他会追女人!电视、小说都教我们,追女人无非就是胆大、心细、脸皮厚,外加上舍得花钱。虽然小气代表持家,但问一个喜欢樱桃的人吃苹果好不好的人纯属二货一个。

 

后来我也没再理他了,M市的手机号也办下来了,我在QQ签名里公布了一下,没想到居然被这家伙看到了。

之后的一个星期里他早中晚各给我打一个电话,我一个都没接,然后他开始给我发短信,总问我忙吗忙吗?

本来我是不想告诉父亲的,我认为这种人不去理会就好了,但是却不小心在父亲面前笑喷之后,被追问后说了,父亲问我那人叫什么名字,我怕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就说不知道。

后来可能父亲把这件事告诉了余倩,余倩一想起来就问我这人是谁,我就说不知道。

余倩知道那人给我打过电话,就把他的手机号要来了,装作认为这手机号是2车间一位管理的,接通了就开始叫那管理的名字,然后那人磨叽了半天才说不是那位管理人。

余倩问,那你是谁?

那人说了名字。

余倩就说,我找你们老大。

那人就把手机号告诉余倩了。

余倩挂了电话就给坐在她身边的我发了短信,叫我别理那个人,我说知道。

从这一刻起,我觉得我对余倩之前的印象改变了,不再是厌恶,不再是迷茫,而是有些想要亲近。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7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