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妄想症 - 第一章

2012-09-09

我躺在床上,还想着为什么会变成今天就上班这种局面。明明前天还说好只是在这里玩一个月,不用上班。可是今天敲我房门那女人说完“一会儿下来上班”这句话,然后不等我做出反应就一阵风般的从我眼前消失以后,我就好像被判了死刑一样。

 

我今年22岁了,如果按照大多数人的生命轨迹来书写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在读大学,享受最后两年的校园生活,然后准备迈入社会。可我偏偏就是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我退学了。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退学,我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你可以这样认为——有那种淘气的孩子或者故意学习差的孩子想引起父母的关注,我或许就是这种大龄孩子。但当父母把过多的精力放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吃不消了,因为我现在所有的情绪就像一个装满了水的桶,再多一点点,水都会溢出来。

 

从自己的世界出来,我意识到已经过了很久了,或许我真的该下去了。忘记说了,这座办公楼,二楼是机关办公区,三楼是宿舍,我现在就在父亲的房间。

 

我看了看身上穿着的轻松熊睡衣,联想着那女人刚刚看我的揶揄的眼神,撇了撇嘴。或许在别人看来,我这个年龄穿这种睡衣显得幼稚了些,可女孩的天性不就是喜欢可爱的东西吗?在我活的22年里,前20年我是不屑于这些可爱的东西的,但是当我迈入第21年头之后,我开始对可爱的东西感兴趣了,不管是人还是物,当然,装可爱除外。

 

我换好了衣服,下了楼,完全找不到方向,我是指,心找不到方向。我不知道是不是该按照父亲给我安排的路走下去,但是他们说,我不能自己一个人出去,不论我想做什么。有可能是前一阵出去算卦说我这几年多灾多难的缘故,也可能是他们觉得我真的不行。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关在象牙塔里一样,明知道该面对外面那些复杂和肮脏,却又不自觉的回到自己搭建好的美丽世界,画地为牢。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业务部的办公室。我站在门外,不知所措。那女人看到了我,站了起来,拉着我到了四人位的屏风工作位,让我坐在一面靠墙一面靠窗的位置,而我左右的四十五度角,分别是那女人和另一个男人。

 

在此之前,我真的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不过从父母的口中,零散的得知,那个女人叫余倩。而那个男人,姑且就叫小翁吧。那女人个子很高,具体多高我不知道,但是比我高出大半个头那么多,我觉得站在她面前,她俯瞰我这种姿势,就已经给我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让我打开电脑,设置开机密码,我以为这样就完事儿了,结果从大庆那里有传真过来,她又开始教我下订单。之后把我QQ号要去了加了我好友,又叫我中午一起去吃饭,我没有回答她。

 

我以前是个心思很单纯的人,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疑心重重了。我不知道那些接触我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和他们相处,我总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意识的防备,不愿多说,只静静的观察,所以父母一直都认为我是内向的人,其实不是,我和我的那些朋友也玩的很HIGH,天南地北的聊。

 

而坐在我左上角45°的这个让我称呼她为余姐的女人,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跟她有过多的接触,不管于公于私。

本章节积分:6,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7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