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ed Girls - 女厕所里的英雄(下)

2012-09-08

“住手!”

微微发颤地躲在隔间里,觉得自己快成悲剧小说主角的季安希听见了天使的声音。

此刻,在她耳里,这个低沉的女声简直就是天籁之音,上帝派来拯救她的天使的声音。

不过在为英雄的出场而感到惊喜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

(….好老套的台词!)

她抱着看电影看到了最后的高潮,英雄及时赶到,世界即将迎来一片光明的未来的心情,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边的声响,顺便还酝酿了一下感情,准备为那个美好的结局稍微感动一下。

季安希听见了英雄朝喽啰们走去的脚步声。

“…你谁啊?我们教训贱货,他妈的关你什么事啊?”

愣了一下之后,喽啰们也不负众望地对英雄说出了约定俗成的台词。

英雄就是英雄,丝毫没有被那群喽啰吓到,她凛然地发出了自己的宣言。

“我与你们并不相识,但是,不论如何,你们都不应该打人。施行暴力是不对的。”

(对!说的真对!....虽然有些老套。..接下来快点和她们好好讲道理,赶快平息事态吧。)

季安希脑海里浮现了上世纪的老电影里那些经典的教科书式的英雄形象。

“而且,根据你们说的话,你们不是更应该去找那个男生好好谈谈吗?”

(….哎?)

“是那个男生脚踏两只船吧?会去找别的女生,就意味着他不是真心喜欢你。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去对他人行使暴力呢?就算你教训了她又怎么样?他还是一样不会喜欢你的。就算没有她,那个男生也会去找其他人的。你这么做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够更突显出你的悲哀而已。”

……………..

一瞬间,整个厕所间寂静了下来,只剩下没拧紧的水龙头缓缓地滴着水的声音。

季安希心随之一凉。

(……………我艹!这个人傻了吧?!)

“…老娘要打人他妈的关你什么事啊?!你他妈的给我闭嘴!不识相地话连你一起打!”

随着一声愤怒的低吼,肢体碰撞的声音重新响起。

“没有办法反驳,就只能够用暴力来让别人闭嘴了吗?何等可笑,何等可悲。”

以这句话为开端,新的混斗重新开始了。只不过攻击的对象多了一个人。

从听到的声音来判断,季安希估计那个英雄也被打得够惨。

(那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啊?为什么要向她们挑衅啊?不是找打吗?这样不但没有救到人,被打的人不是还多了一个么?)

她再一次认识到了三次元和二次元之间的巨大差距。在二次元里面使用嘴炮能够对对方造成重大的精神伤害从而获得战斗的胜利,但是在三次元里面使用嘴炮只能够获得脑残认定证书一张并附赠毒打一份。

对于三次元无能为力的季安希只能够一边感叹着,一边颤抖着蹲在隔间里,祈祷着下一位英雄的出场。

但是那位不识相的英雄即使陷入了这样的处境,也没有放弃对嘴炮使用。

她用洪亮的,清澈的而略带愤怒的声音继续着无意义的嘴炮。

“你们感到无聊。所以你们交朋友,你们谈恋爱,你们写作,你们读书,你们唱歌,你们整日玩闹。你们做了一切你们觉得会有趣的事情。你们也卖力地为着那些事哭,为着那些事笑。你们说着这样的人生很有趣。但是实际上你们还是无聊得很!”

(….那个人绝对疯了吧。)

季安希呆呆地听着英雄犹如邪教狂信徒的布教一般的话语,紧握着的手心渗出了汗。她不知道在这样的情景里,她应该把那个人说的话当做脑残的胡话来嘲笑还是应该把它当做英雄的宣言来感动。她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非常的滑稽。可是她仍然心虚地发抖着。

 

“就算你们交朋友了,就算你们谈恋爱了,就算你们假装热衷于某些事情,你们还是无聊啊!”

“他妈的说什么胡话啊!神经病啊!给我闭嘴啊!”

越来越响亮的殴打声依旧无法阻止那个人疯子一般的言语。她似乎越说越起劲了。

“你们假装着那些事情很有趣,你们无视着自己心底发出的无聊的声音。…哈哈…..你们将身心投入那些事情里,你们将思考封闭。..咳…你们说着好有趣啊,好有趣啊,但是心底的空虚却不曾被填补!”

即使声音掺杂着越来越重的喘息声,那个不知道英雄还是小丑的声音依旧像狂吠不止的犬一般呐喊着。

“你他妈的疯了吧!叫你闭嘴听见了没有?!”

响亮的巴掌声仍然没有止住那个人的话语。

“只要谁的那么一句话,只要谁的那么一个行为就能够戳穿你们的所谓有趣的现实。咳咳……哈….哈….你们害怕着假象被戳穿,你们害怕着自己发现无聊的现实。咳…咳….当有人揭开你们无聊的…哈哈…事实的时候,你们就装作不曾看见一般地移开视线,当无法移开视线的时候就慌张地用暴力将其排除。..咳咳…你们卖力地维持着虚假的生活,独自怀抱着空虚生存着。..哈..哈..真是无聊至极的人生啊!”

“真是无聊至极的人生啊!”—这句话响彻了季安希的脑海。

她一愣神,早已经麻痹的双脚维持不住平衡,整个身体撞向隔间的木门,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混乱中的人群因为这响声又变得安静下来。

“…是谁!他妈的给我滚出来!”

季安希一边在心底诅咒笨拙的自己,一边思考着应对措施。

最终她还是决定走出来。除此之外已经想不到其他的出路了。

抱着走一步算一步的想法,她颤抖着推开了隔间的门。

出现在她面前的场景使她大吃一惊。

一群在11月份仍穿着超短裙,装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们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围着倒在地上的两人。而此刻她们正瞪着季安希。在那之中,一个熟悉的面孔带着无法捉摸的表情凝视着全身僵直的季安希。

而在11月份就穿上厚外套的徐觉正半躺在地上,用身体遮挡着另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女。她裂开的嘴角依旧上扬着,嘲笑般地对着季安希笑。

季安希以为那个英雄一定是带着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对着恶人们训斥的,可是,徐觉却是笑着的。

(…….徐觉?……艳彩?……)

预料之中又是预料之外的情景让季安希的脑袋一片空白,她紧张得无法思考。

没有人再说话,所有人都看着她。

她意识到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空白的大脑无法得出任何恰当的言语。

她看了一眼徐觉。徐觉似乎一直都用身体护着那个被打的少女。但是她身上挨打的痕迹却比季安希预计的要少。当她对上徐觉那笑得饶有深意的目光时,她立马低下了头。

季安希想着自己必须说些什么。她握紧了自己满是汗水的双手。

(必须得说些什么..必须得说些什么…)

她缓缓地抬起头,不安地看着面前的人群。当她对上艳彩那曾经熟悉的双眼时,她犹如逃兵一般迅速地移开了视线。

(必须得说什么..像徐觉一样说些什么…必须得说些什么..)

她下定了决心,缓缓地开口了。

“…不要…再打了…”

细小的声音微弱地在空气中摇曳。

话说出口的时候,季安希也为自己声音的微弱而大吃了一惊。

不知为何,她感到非常羞耻,很想要跑回隔间里,把门关上,不论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再出来。

她低着头,感觉艳彩正看着自己。她咬着嘴唇,抑制自己想要逃跑的冲动。

(接下去会怎么样…我也会一起被打吗?…)

过了一会,自从季安希出现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女派的领军人物开口了。

“我们走。”

“彩姐可是….”

看到许艳彩一脸阴沉的表情之后,喽啰们都闭上了嘴。

许艳彩没有再看季安希一眼,转过头瞪了蹲坐在地上的两人之后就带着一群跟班走了。

季安希呆在原地,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她一放松下来,腿就有些软。她靠在墙上,缓缓地深呼吸着。身体还残留着恐惧与羞耻。

徐觉从地上爬起来,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衣服。

她也不看向季安希,自顾自地脱下了外套,扔给了仍蹲在地上的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大部分的脸,看不清楚相貌。衣服有几处被扯烂了,裸露出来的肌肤上显现着被挨打的痕迹。下身穿着的牛仔裤因为布料的缘故,并没有什么破损。

徐觉不再露出笑容。她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扔给那个女生,对她说,

“叫人过来接你吧。”

那女生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开始小声地打着电话。

过了一会,打完电话的女生将手机还给了徐觉。

接过手机的徐觉冷冷地对着准备道谢的女生说,

“我没有帮你什么忙。以后不要和我扯上关系。”

随后徐觉没有再看她们一眼,一瘸一拐地离开了厕所。

季安希和那个女生都傻傻地看着徐觉那有些滑稽的背影。

忽然,徐觉转过了头,小小的眼睛直直盯着那个女生。

“好好珍惜自己。”

抛下这句话之后,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

 

 

总统套房里只剩下季安希和那个女生。

厕所里弥漫的氨气味和尴尬的氛围,让两人都有些不自在。

那个女生披着徐觉的外套,靠坐在墙角,盯着地板发呆。

季安希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言语。

终于受不了这种气氛的她,怀着某种微妙的心情离开了总统套房。

在季安希缓缓地在阴暗的走廊走着的时候,徐觉的声音还有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季安希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感,汹涌的,想要淹没过那些羞耻的情感。

想要做些什么。想要有趣的人生。想要成为英雄。想要….

她摸了摸口袋,发现了自己之前装在口袋的邦迪。

(..就把这个给徐觉吧。)

她下了决心。

她要追上徐觉,她要把邦迪交给徐觉,她要帮徐觉处理伤口,她要和徐觉成为真正的朋友,她要成为有趣的人。

感受着此刻充斥在心中的这份冲动,季安希突然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现在的自己一定能够好好地说出那句话的。

她开始奔跑,在夜中的校园里奔跑,寻找着徐觉的身影。

虽然隐约地觉得这份冲动有些不靠谱,但是她觉得好快活。

心底有个季安希说着“这样傻死了”,可是她还是想奔跑,她还是想这么做。稍微有些不一样,稍微有点特别。季安希有点喜欢这样的自己。

 

跑得气喘吁吁的季安希终于发现了徐觉的身影。

徐觉正缓缓地攀爬着办公楼旁长长的石梯,向寂静的上操场前进。

季安希一阵欣喜,也开始爬上那石梯。

季安希终于到达了可以听见徐觉声音的距离。在她欣喜地准备向徐觉打招呼时,却突然愣住了。

在寂静的昏暗的上操场上,徐觉正在大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住手”啊.。老套死了啦!哈哈哈~什么“施行暴力是不对的”~哈哈哈~还以为是CC*V播的动画片啊!哈哈哈~哈哈~什么“没有办法反驳,就只能够用暴力来让别人闭嘴了吗?”..我真的是快被自己笑死了…搞不好我有当笑星的潜能哎~哈哈哈~”

像是终于笑够了,徐觉忽的止住了笑声。

她毫无预兆地沉下了脸,

“鬼扯!”

嘲笑般地吐出了这个词之后,她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百无聊赖地看起了远处的信号塔。

季安希此刻震惊得就好像李诗君看见她们家暖河抠鼻孔一样。

她张开嘴,却无法发出声音。

她呆呆地望着徐觉的背影,不自禁地握紧了手中的邦迪。

心中的那份冲动此刻已经消失殆尽,残留的只有不曾消散的羞耻感。

某种不知其名的沉重的东西将季安希的勇气啃食干净。

过了许久之后,季安希转身,慢慢地走下石梯,准备回到教室,回到那个安稳的,似乎挺有趣的,不需要英雄的日常中去。

途中看见了一个垃圾桶,季安希想了想,把早已握得变形的邦迪扔了进去。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