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愁緒系列--招惹.惡質花蝶 - 招惹。恶质花蝶-第八章

2013-07-07

 

 

 

 

 

 

 

 

 

 

 

 

 

爱,要简单可以很简单,只需分爱与不爱。

 

 

 

往往,我们都不会把爱看得这么简单,还会没事都把爱搞到很得复杂。还把爱分暗恋、明恋、苦恋、三角恋、四角恋等等等等。

 

还明明很爱很爱对方,却也得装作不爱他/她,继续做友情以上,爱情以下的妈的关系。

 

看吧,只是爱或不爱,我们都把爱,越搞越复杂。

 

 

甚至有时候,明明大家爱了,却又要因为很多环境因素而假装二人没那么会事。

 

 

妈B,爱,真的很麻烦。

 

 

 

最近,玲妮早出晚归,以往她已经会提早一小时上班,现在,她则要再提早一小时上班做准备功夫,晚上几乎十点才下班回家。这真的又一次拜赖慷葵这亚太区总裁太有当商家的才,去几趟美国出个差后,便在上星期的某天招了她到房间。

 

会谈内容几乎只有十分钟,或者那该死的慷葵只是对她下达命令的会谈而已!

 

她一句:某一个在外国很受欢迎的运动饮料产品,我老爸收购了”些许”股份,现在他和股东们想把这产品打进亚洲市场,成为能与台湾五大品牌饮料并驾齐驱的地位,甚至,要一名惊人,登上销量榜第一名。

 

慷葵那一句”想登上销量榜第一名”,对着玲妮说的时候,嘴角深深的笑着,笑得很深意,笑得......

 

玲妮当下打了个冷颤。

 

还说,若此事达成目标,庄玲妮的职衔会从企划部总经理荣升为直接隶属她之下的首席执行官,可能用英文大家会明白一点就是:CEO

 

那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一的职位。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位。

 

玲妮听了之后回到办公室,足足呆了一整天。

 

那是她未曾想过的地位,她只敢想到总经理罢了。

 

CEO?

 

她能升任嘛?

 

思想有点混乱,可她对于要把这个外国很有名但亚洲来说是很陌生的品牌饮料打造成台湾销量第一名,这任务大有挑战,她很兴奋!

 

她把CEO甚么的都放下,只全心合意去搞好这次的企划的任务,还对企划部全体职员下令随了每周假期之外,都不得请假、补假等等,除非生病,但也得要指定医院所开的医生证明才接受。

 

企划部的职员知道这是一场硬仗,全都无怨言,若他们能够把这品牌饮料登上第一名,他们的薪水也会上涨10%!

 

这也是玲妮向赖某争取回来的。

 

所以,企划部上下每天都准时上班和OT到九点之外,玲妮身为上司,更要以身作则,更加拼命,日以继夜,还得每天跟设计部那群艺术家上身的设计师和广告部那些桥段王周旋,有时候,也得跟设计部和广告部开会同时,还要跟那个该死的关爱树财务主任谈判此计划的拨款问题,她们各自有立场,每一次跟她开会,都闹得很火。

 

妈的,爱树明明不是财务经理,却职权上就做经理的事,薪水是经理水平,但职衔就是主任,死也不肯荣升上去。

 

那还好,她也不用事事把钱抓得那么紧,还在会议上大大声不要脸的说,她就是公私不分,要为老公省钱,她当下要在设计部总监和广告部长面前咆哮直接想伸手捏死她。她向慷葵打这损友的小报告,谁料,她错了,她不该这么做,因为被老婆管的踢,都是对另一伴宠爱有加。

 

就只有越宠越过份,是不会反抗。

 

 

这仗,打得水深火热,玲妮已焦头烂额,身心都十分疲累。

 

严重睡眠不足,但昨夜,玲妮看完文件已经深夜两点钟,她才躺在床上睡,可早上,她要跟慷葵和那品牌的饮料的创办人的代表一同听她讲解企划部熬出来的初部计划书。

 

这点,她有点紧张。

 

 

紧张之下,虽两点才趟在床上,可她到了三点多四点才真正睡去。

 

太疲累,连电话闹钟响了,她随便一按就把闹钟关了,睡得很沉很沉,直到她睡得有点觉得有点不对劲,不对劲的点是因为有猛烈的阳光射到她脸上,据以往两个多星期,她起床时天还没亮起。

 

突然间,睡虫啾一声消失,她惊慌地抓住手机一看,已经快踏入九点钟,那个初步计划书的会议则是十点半钟!

 

「妈啊!该死的!」

 

玲妮实时掀开被子,跑进浴室实时梳洗。快速化上淡妆,换上较正式的名牌套装,随便把文件收一收,便换上高根鞋出门,车速,几乎飙到一百,还遇上了上班族上班时间,有点塞车。

 

到达公司已经快要十点钟。

 

回到公司,她实时招了所有人到会议室先开一个小会,可当她翻着她的手提文件袋时,脸都绿了。

 

糟,她昨天改了的计划书的电子文件PPT的那只U盘,她没带!

 

她回想一下,昨天她在书房里插在笔电上去了。

 

头实时泛痛,全部人都静了下来。

 

「离开会还有多久?」

 

「呃,不到半小时。」有人颤抖心惊的回答。

 

「先出去准备开会要用的事,把事情告诉总裁,叫她能拖便拖,我找人给我带过来。」

 

「嗯!」

 

全部人相信这位上司,便都出去准备打这一场初战。

 

玲妮拨着电话屏幕,寻找可以帮她的人,可是,离她家最近的爱树都跟她同在一间大楼里了,还有甚么人可以帮她啊?

 

忽然,脑里闪过一个熟睡时都很痞子的脸颊,害她微颊发烫,很不愿打这个电话,可她真的找不到比直接在她家里的人带那个U盘来更快更有效。

 

于是,她的指尖,微颤的按下拨打键去。

 

 

清香洁净的房间,悲夏正睡得可好,虽则这两个多星期来她几乎见不到玲妮,心知她一定公司有很多工作了,所以她也没烦她,还故意早上迟一点才回去,让她多睡点,这是她的体贴。

 

怎知,才熟睡不到几小时,她的电话响着一首歌的铃声。

 

铃声是她为这个来电者特别设定的,虽则,在过去两个月内,都没响过几遍。

 

熟睡的礍莄半梦之间听见铃声,起初还以为自己作梦,怎知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半分钟的歌唱了一遍又一遍,太真实了!

 

眼睛瞪大,礍莄弹坐起来,实时把手机拿上,她觉得那个女人在这时候敢打扰她大爷睡觉铁定是出了问题。

 

「喂,庄玲妮,妳最好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可她的起床气还是很重,重得忘记要对这个女人多点温柔,少点粗暴。

 

「呃……对我来说都挺重要。」玲妮吞了吞咽,实时要双手拿着电话,以防她怕得让电话松开了手。

 

她真的太怕吵醒这位大爷,这大爷的起床气太可怕!

 

「那就说啊!别那么多废话。」抓抓一头乱头发,礍莄睡意开始退去,连带起床气也消减。

 

「我忘记了带插在笔电上的U盘,里面有今天我要开会的文档,妳可否……现在用最快最快的速度带过来?」

 

「妳想我怎快?我没可以快的交通工具。」她低吼的下床,跑去浴室用水漱漱口,脑里已经在想办法。

 

「对!那那那怎办!这次初演,我绝不能失场!」玲妮已经眼眶泛热,她很失落、很失落,不是因为CEO这职位离她而去,而是她团队辛苦了两个多星期就白白给她白费了。

 

「行,妳别给我哭出来,世上只有我才可以把妳弄哭,总之,我半小时之内到!」她听见她已鸣哽的声线,心已经扭成一团,当机立断把电话挂掉,再打给大金。

 

「悲夏大爷,我刚睡!」大金咆哮!

 

BD几乎每位高层和当红陪酒都很有起床气。

 

「拜托,大金,开你那部比赛级的烈火战车过来玲妮家!你住最近啦!别给我废话,限你两分钟到!」礍莄管他还想咆哮甚么,实时又把电话挂掉,她相信大金不会不理她。

 

两分钟又三十秒,大金真的把机车开了过来,而礍莄正好跑出大门。

 

「哦呵,这个模样的悲夏,真少见。」大金掀开超炫的黑银色的全包式的赛车头盔镜面,一对眼瞇了瞇便打量了此时此刻的悲夏。

 

一身街坊造型。

 

头发应该没抓过,而且很乱,故意用运动外套连着的帽住盖住了头,戴住了盖了半张脸的大墨镜,想必没睡几小时的她眼泛红丝。运动外套的防风防水那种布质,颜色是反差很大的黑色配荧光黄,里面则是白色英文字图案T恤,下身则是天蓝色的宽松绑带式七分休闲裤,最最最最特显她街坊造型的,是她脚上那对白色的人字沙滩拖。

 

「少啰嗦,快点,我只给你二十分钟到达她的公司。」悲夏看看手表,她承诺过的半小时已经没了六分多钟。

 

给大金二十分钟,她还要预留三分钟坐电梯。

 

「啥!?二十分钟?会被照超速耶!罚单妳付?」大金已发动引擎,礍莄也戴上了大金同款不同色的全包头盔。

 

「快点,你还有十八分钟!」礍莄大偷了大金一分钟时间。

 

「是啦!妳抱好哩!」

 

大金扭动引擎,呼一声,礍莄吓得即使抱住大金的腰,大金在头盔中扬起得意笑容,这个被吓怕的悲夏,实是少之又少能遇到啊!

 

他在马路上疯狂穿插,有几次黄灯转红灯时都冲了,还专走他知道的横街窄巷,再来到大直路便狂飙,他这台以比赛的车来订造的,时速可以飙到两百,所以一去到直路,大金很爽快的便扭到两百。

 

后头的礍莄已经不想睁开眼,她索性闭上眼睛把性命交给大金,只感受到身体在承受速度的离心力,她不敢想象到底大金速度开到多少。

 

忽然,离心力没了,打在她身上的风速都没了。

 

「喂,悲夏,还不滚下车,现在才过十五分钟,我还得飙回去睡觉!」大金拍拍腰间上的手。

 

「到了!?」怎么她觉得没过多久……

 

妈B,以后她绝对不坐大金的摩托车!

 

啊,不行,她也要买一台125CC的摩托车,还有一台房车才行。

 

礍莄有点腿软的跨下车,把头盔脱下塞到大金的怀间,用怨恨的目光瞪了瞪他后,便踢着她的人字沙滩拖跑进去大楼。

 

一进步大楼,她根本不知道在哪一层,便问了柜台小姐。

 

「喂,庄玲妮在那一层?」这里该死的有太多层了吧,每一层部门都不同名字?妈的!

 

「请问妳有预约吗?」柜台小姐已经不停打量这个用运动外套帽子套着头和戴着墨镜的客人,虽则那墨镜盖住了大好的脸容,但她阅人无数的经验让她觉得眼前的人一定很帅气。

 

所以,平时遇这种态度的人,她都会冷言拒绝,如今,她先好好和她周旋一下。

 

「妈B,我还要预约那女人吗?妳只需告诉我她在哪一层!我有东西要交给她,若她得不到她想要的,然后在我面前哭了,我第一个就把妳丢到大海喂鱼!」礍莄冷着脸咬着牙低吼。

 

「呃……庄经理在二十一楼。」站在前面的人一下子气场强势了,若不是见这个人很着急,而且还说要把东西交给庄经理,她才不理这小子!

 

「哼!」

 

礍莄冷哼后赶上了快要关门的电梯,电梯里的人全都在盯着她看。她无视他们又冷哼一声才踏进去电梯里,按了二十一楼。

 

等待是很磨人,电梯因为其他人而停了很多遍,她已在电梯里待了五分钟,幸好大金的技术是吓人,现在距离半小时还有五分钟,一定够时间吧,不知道那女人现在有没有怕得在哭?

 

啧,想起她哭了的模样,心都被揪住。

 

当,终于到了二十一楼企划部。

 

她一踏出电梯门,已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气氛,她绝对无视了企划部的前台小姐的拦截,直接走进去部门里面,还直接推开挂着经理办公室的那扇门。

 

可经理室内,空无一人,更无言的是,全个部门都空空如也。

 

她回到柜台,又冷冷发怒地问:「庄玲妮去哪了?」

 

「妳找她有甚么事?庄经理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前台小姐被这个小子给吓倒,但同时欣赏这小子的帅气。

 

「妈B啊,她说很重要的东西在我这,她那有重要的东西开重要的会,快点告诉我,她在那一层开会!」糟,时间已余下两分钟,这间公司的职员都怎么了,脑袋全是草?

 

「她……她在三十楼的会议室吧。」前台小姐结巴回应。

 

又一声冷哼,走到电梯门前,妈B!三部电梯都往下走!

 

好,很好,非常好,她也只好走楼梯!

 

从后楼梯一路跑上去,才三层已经喘过不停,平常喝太多酒又少运动的后果,她发誓之后要跟大金小刚去健身室多做点训练体能的运动。

 

一路跑,喘到不行的推开三十楼那扇防烟门,再走进去这楼层的前台,她再次无视前台小姐的阻拦,满身大汗和气喘的走进去,直觉的往最大那扇双开式的门走过去。

 

管那些甚么屁人拦住她,她就是很神地推开了这扇门,然后戏剧式地让里面正要开始会议的人都错愕的看着门口的她。

 

「礍莄!」玲妮高兴的跑过去抱住她,然后直接就往她裤袋里掏,便掏出那个U盘。

 

为何她直接就往她裤袋掏,因为礍莄上下只有裤袋或外套袋才有地方安全地放下那个U盘。

 

「对不起,各位,文档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会议。」玲妮马上把U盘交到助理手上,助理则快手快脚把U盘插上,实时打开那个PPT。

 

玲妮宣布开始后,专业的声线让错愕的人一时之间拉回到屏幕之上,灯被关掉,PPT开始播放,然后玲妮也开始讲解这个初部计划书的理念和走的路向,预计的销量和一连串宣传的渠道、平面广告的风格,电视广告的风格等等。

 

而所有人,都忽略了那个满头大汗,喘气变得轻微的礍莄。

 

反正睡意全走,出来太赶,钱包也没带,身无分文的她,现在基本上只有走路这方法可以回去,但她太累,完全不想动,便大遥大罢的走到会议桌边其中一张空出来的大班椅上,很突兀的依然套着运动外套的帽子和戴着墨镜,她第一次看到工作上的庄玲妮。

 

原来,是另一种更遥不可及的感觉。

 

看来看去,台上演说的女人,都不会喜欢上她这种孩子气十足的踢。

 

会议眨眼开了一个半小时,玲妮经验十足的演讲,声线控制得宜,专业而又温婉,举手头足,都散发出成功事业型女性的魅力,梳理整齐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而轻轻跳动,完全暴露的脸颊,在昏暗的光线之下,更加深邃,也带有神秘的媚惑。

 

在快要两小时之后,会议结束。

 

玲妮站在屏幕之前,在场却安静得只听见空调发出的微弱声响。

 

她以为她的计划书很差,所以慷葵和那个品牌的创办人都没反应之时,品牌创办人却站起来走到她面前,用力地抱住她!

 

「太好了!完美!!!我相信由妳来把饮料推到亚洲市场,一定能够登上台湾销量第一!」那个品牌创办人罗理斯兴奋得把她抱紧之余,还往她脸上大波了一吻。

 

看得……某人挑起眉梢,额角上爆出了青筋。

 

「没甚么,我对这项挑战也很兴奋,合作愉快。」玲妮温婉一笑,完全没在意自己的腰被这个罗理斯一直抱着。

 

「啊,对了,妳说平面广告和电视广告的其中一个夏日动起系列是找几个新面孔,我想问其中一个是不是这个小子!这个小子我觉得很合这个系列啊!」

 

此时,灯已开,罗理斯在众人错愕的视线之下,手指指向竟然大遥大罢却刚好坐在慷葵助理旁边的某人之上,这某人依然用帽子套着头,脸上被一大块墨镜遮去了帅气又痞子的脸容。

 

刚才,当礍莄坐在慷葵身边时,慷葵眉角已向上挑,心猜,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悲夏了吧,她也够呛的,敢这么随便就挑了她旁边坐下,害她助理瞪大了眼,却无言以对的站在后面去,以免影响了会议的进程。

 

玲妮把全个会议室扫了一圈,然后无法不把视线落在衣着是全场最突兀的某人身上,她刚才一拿到U盘就完全只想着她的计划报告,把礍莄忘记了,而且,她认为礍莄会自己离开回去睡她的大爷觉啊!

 

她没想到,礍莄没走之余,还坐在……慷葵身边把会议内容都听了!

 

这算是机密的事情!

 

「啊,罗理斯先生,这个人……呃……不是……」玲妮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哈,罗理斯先生,你眼光真好,对,这位就是这个夏日动起系列的新面孔之一!」慷葵打蛇随棍上,何况这小子把全个秘密计划都听了,而且虽然现在她把脸都盖住,但当上BD陪酒的,一定有几分帅气和姿色。

 

「甚么!」这下,玲妮和礍莄同时大叫,礍莄加站了起来,冷眼瞪向比她高一点点的蓝眼踢。

 

礍莄在前一刻觉得玲妮会替她解围,谁料旁边这个明显是她一族的踢就开口说话!

 

「啊,不过,罗理斯先生,要跟你特别说明一点,这不小子,她是女孩子哟,近年台湾流行她这类的,我也刚好是这类人~哈哈哈~」慷葵以为自己很幽默。

 

她的幽默,却惹来玲妮和礍莄的怒目。

 

「真的?台湾流行女同性恋都这么男子气哟!没关系,我对庄小姐的安排很放心!啊,那其他三个都是跟这女孩一样的吧?那应该是很新鲜啊!绝对能震撼台湾和亚洲地区!」罗理斯似乎很开通,也对这个点很有期待。

 

「其他三个!!」玲妮要晕了!她去哪找能跟礍莄匹敌的这类人?

 

「当然!迟一下我约齐四个人,一起跟罗理斯先生妳会一次面。」慷葵往玲妮打眼色,玲妮也只得赔笑。

 

送走罗理斯之后,各人的笑容瞬间消失,一脸愁云,不过目光很一致的看向那个一脸很臭的某某身上。不过,他们同意罗理斯所说,这位某某此刻的造型,虽有点随便,可运动的服饰之下,这个人很适合夏天动起系列的气质。

 

「庄玲妮,妳给我说清楚!别以为我听不懂那洋人说甚么啊!」礍莄把墨镜脱下,一张清俊的脸容顿时让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感叹,这女孩……会不会太帅了一点?

 

「哎……礍莄,我……没决定权。」玲妮把目光瞄向慷葵,意图把责任推给那个始俑者。

 

慷葵深深一笑。

 

好吧,当老板就该承担一下本身不是她搞出来的责任呗!

 

「好!庄玲妮,这笔帐我迟一下跟妳算!那妳又是谁?」礍莄手指戳在慷葵的胸口之上,目光更为怒气。

 

「我是这公司的亚太区总裁赖慷葵,简单说,我是她老板。」慷葵很优雅地把胸口上的手指拿下来,再很优雅地双手插在裤袋里,脸上,依然挂着很优雅的笑靥。

 

这个女孩,真够呛啊。

 

「OK,很好,妳是老板,那妳干嘛跟那个洋鬼子说我是甚么新进面孔的其中一个?我告诉妳,我绝对不会成为那些可笑平面广告和电视广告里的主角之一!」妈B,怎么来送个U盘变成这样?

 

她上辈子真的欠了庄玲妮这个女人吗?

「除了庄经理,其他先散会。」慷葵的笑靥滑了下来,重新坐回她所属的大班椅上。

 

其他人也不想管太多事,当小职员,高层的事,少知为妙。

 

会议室里,就留下了三个人。

 

「慷葵……其实……是不是可以跟罗理斯先生说另找更适合的面孔?其实我接下来的计划书就会提出公开招阳光男孩计划,率先打响头炮的。」玲妮自私的也不想礍莄暴露在大众传媒和一众少女的眼球下。

 

若多了些青春少艾的女孩接近礍莄身旁,那她这个败犬中女不就有失恋危机了!

 

慷葵没意思要跟她谈,她伸手止住她的话,转向看着礍莄道:「妳听了我公司的高度机密,我为了确保公司机密不外泄,妳必需成为其中一份子,然后签合约,合约内容便会有一条项写着不得把机密外泄,否则会惹上法律责任。若妳不愿签,要不然,妳想庄玲妮重新计设过另一个计划书?妳应该知道,她这次用了很多时间日以继夜去写这个计划书啊,OK,除非妳想小玲妮再熬夜啰!」

 

礍莄冷冷地咬着牙,死瞪着那一张胸有成竹的脸,真想一拳扁下去!

 

静默好一会儿,礍莄霍然起来,很不甘愿道:「我要附带条件,任何广告,无论何种形式,我都必需戴墨镜!」

 

「OK,无问题,我待会就约沈媴圆聊一聊,把其他三个当红陪酒一起当我这系列广告的新进面孔。」打从一开始见到礍莄,她就打算要了其他三个人。

 

礍莄和玲妮瞪大了眼,玲妮道:「妳怎知道……其他三人适合!?」虽则,她脑里已浮现了很多很捧的广告画面。

 

此四人结合起来,真的够呛!

 

「哈哈哈哈~小悲夏都这么帅了,何况称为BD四大陪酒的其他三人?我很相信沈媴圆的眼光啊!」慷葵重新把笑脸挂上,她拍了拍手,站起来,拍拍礍莄的肩「真期待妳和其他三人的广告呢!」

 

慷葵失笑遥头离开,留下那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人。

 

「哼!」礍莄冷哼。

 

「对不起,我想到事情弄成这样,好了,妳也累,快回去睡觉吧。」走过去捏捏她还是一张的臭脸,给她一个很美丽的笑容。

 

「我要留下来。」礍莄双手拥着她的腰,很霸道地说。

 

「留下来?干嘛!」把她的帽子拿开,轻抚她那一头很乱的发。

 

「我为了妳,才穿成这样,连钱包都没带,总之,我不会回去。」抬起头,深深的凝视她的眸子,越看,这女人真吸引人。

 

微微踮起脚,猛然就吻住她的唇,这两个星期有多,她真的连她的唇都没碰过。

 

或者,玲妮也太久没跟她亲吻,被吻住的唇渐渐响应她,忘记了她们还在会议室里面。

 

「肚子饿不饿?去吃午饭,我再给钱妳坐出租车回去吧!」玲妮感觉到她的吻越来越浓烈,深怕这家伙甚么也敢做之下,微微红着脸推开她。

 

「饭可以吃,不过我今天不回去,我要跟着妳,妳去哪我就去哪!」礍莄淘气的咬了她的下唇。

 

「喂!」玲妮烫了耳珠,怒瞪着她。

 

「我饿死了,去吃饭。」

 

她牵住了她的手,可是,玲妮则止住步伐。

 

「……」玲妮默然的看着她。

 

礍莄也默然的看着她们牵着的手,无奈的叹了口气,松开了。

 

「谢谢妳。」玲妮温柔的往她脸颊亲了一吻。

 

「我,韶礍莄,怎会哉在妳的手上!」她叹了口气,重新把帽子套上,再戴上墨镜。

 

她们一前一后离开会议室,也一前一后去到附近的餐厅享用午餐。

 

午餐过后,礍莄耍赖的跟玲妮回公司,企划部的全体职员都错愕的盯着这个人直接跟着他们的经理身后进去办公室里面,经理还吩咐了她的助理出去一趟买些零嘴和饮料回来。

 

明显地,那些零嘴和饮料都不是平常经理会吃的,那这些东西……不就是给那位很痞子的家伙啰!

 

企划部开始私下议论起来,到底这位大爷是何许人物。

 

后来,根据助理事后把东西送进去出来的描述,当时那位很痞的大爷躺在沙发上,而庄经理也没理会大爷,跟她笑了笑便继续投入工作。

 

他们之间的气氛,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而再根据当晚保安所叙述,晚上十点钟,痞子大爷和庄经理一同坐车离开。

 

属于办公室的八卦,从此又多一单了。

 

 

 

当礍莄被玲妮送回BD后,她还以为那个甚么老板不会那么快行动!

 

谁知,她跟莐媴圆和其他老板,还有冬愁、伤秋和春绪都谈好了!

 

妈B,她们三人都很爽快答应!

 

唯一冬愁跟她一样,同样要求必需戴墨镜的。

 

 

合约还已经签好,只差她一个。

 

 

 

 

在莐媴员、婠曲璩、菾可锞、禧弸芃,还有那个始作俑者的甚么赖慷葵的注视之下,礍莄无奈的拿起那名贵得要合的钢笔,在合约之上,签下她的大名。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