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愁緒系列--招惹.惡質花蝶 - 招惹.恶质花蝶-第六章

2013-07-07

 

 

 

 

 

 

 

 

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即使跟一些人发生肉体上的关系都似乎变得没所谓。

 

也没去到没所谓,只是会坦然接受事实,发生了就发生了,呼天抢地又怎样?难道对方是自己不喜欢就硬要在一起了吗?太可笑了吧,现代女性,真的不必像旧时代的女人一样,没了贞操就得嫁出去。

 

不太可能,特别是经济上完全不用靠男人来支撑的女强人。

 

只不过,如今发生在庄妮玲妮这位女强人身上的是她妈的复杂的一段孽情,害庄玲妮觉得自己一定是前世欠礍莄甚么的,所以今世她要还给她,如同恶魔一样缠着她,即使她没有故意要去接触她的世界。

 

没办法啊,谁叫礍莄身边有太多推波助推澜的始作俑者,特别是姓”弯”的那个婠妖女,还有妖女身边的三大”护法”助阵,她这位唐三”庄”再怎么厉害也得跌入妖女的圈套之中。

 

啊!!

 

真是万劫不复!

 

现在她还情痴于礍莄这小家伙身上,看甚么男人都不顺眼,提不起好感,甚至上次那个广告策划的设计总监的关小子约了她出去吃几次饭也让她使不上趣味,亏她还左暪右暪礍莄跑出去跟他吃饭见面,一心他可以将她喜欢礍莄的心清晰一点,谁料是清晰了,但…….

 

清晰的却是她似乎让礍莄占据了全部的心思。

 

跟这关小子约会时还得花心思去担心礍莄这夜到底喝了多少酒,怎知那朝早六点多时,一条酒味甚浓的物体便钻进她的被子里,还色迷迷的对她上下其手,她很难才从情欲之中清醒,踢她下床,要她去洗澡。

 

每朝早六点多礍莄回来都要为她服务,先踢她去洗澡,在她洗澡时便跑去泡一杯醒酒的花旗参茶,由于她的职业是要喝酒,玲妮也得担心她的肝,便托身边的朋友若去韩国的话,便替她买一些韩国很有名的护肝的产品回来,由于礍莄那死小孩以为自己年轻,总不愿定时吃那些护肝丸,她只好每一朝早这时候泡参茶时偷偷加进去。

 

那小孩还厌参茶太热,不要喝,玲妮要耐心的为她吹干那头短发,再为她按按头部后,又得哄她把参茶喝了,但每一回哄她喝都得给她吃豆腐,有时还要她含在嘴里和她接吻时喂喝。

 

有时的有时,她也得一大清早就先失身,礍莄才满足的大口大口喝掉参茶,然后倒头大睡,而她这时候也只好起身去洗澡,准备上班。

 

有时她,玲妮会觉得到底礍莄是恋上她的肉体和成熟感,还是真把她当一个伴侣来看。

 

她以往摸不懂礍莄的思心,现在更加摸不懂。

 

所以,由于礍莄这家伙,玲妮每日下班回家吃个晚餐看一下新闻就会严重的想睡,导致很多以往她会亲身上阵的应酬都推掉给主任去做,每天只想赶快回家休息。

 

这些举动,一两次的话都只会觉得经理是太累,但长期下来已经快一个多月,很多奇奇怪怪的传言开始蔓延,当传言传到关爱树那儿的时候,传言则变成了挺让人有遐想内容。

 

内容如下:

企划部的庄经理股票蚀本,为了还巨额债务坠落为援交女,晚上四围捕猎,赚许外快。

 

起初,关爱树闻言也倒觉得好笑,单是慷葵给玲妮每一季的花红就有接近七位数字,整年的花红合起来足够买一间两房一厅的小房子,她的好友怎可能沦落到做援交少女……嗯,应该说败犬女才对。

 

若她真的是股票蚀了全部财产,她关爱树也绝对会出手相助!

 

关爱树听后也一笑而过,没把这传言放在心上。

 

但是,她也很关心这位好友的动向,频频对玲妮邀约去夜店喝酒,怎知好友也频频拒绝,以为她工作忙所以推掉,后来经过企划部时见到企划部主任赶着去跟甚么经理应酬,一问之下,才知道庄玲妮根本放工后没有事情,还把唯一的应酬推给她去。

 

当下,那个传言窜入她脑里去……

 

难道……

 

她家的小妮妮果真跑去当援交败犬女!?

 

她是难为情才没有要她关爱树出手相助!?

 

糟了!

 

她要把这位好友救出火坑才行!

 

所以,在周末的某个中午时份,关爱树带着向慷葵要来的一张空额支票,一鼓作气的来到庄玲妮的家门前,连环炮发的按了十次门铃。

 

直到门口有人打开。

 

她瞄也不瞄开门的人,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揭了她私人的便把支票递上去道:「拿去啦!金额随便写,一切从来来过,别再做援交败犬女了!」

 

开门的人把支票拿走,瞄了瞄支票,是一张没写金额的支票,出手真的很阔绰,还以为是无聊的千金名媛杀上来要包养她呢!但后来却听到这位不速之客说甚么援交的话语,实时怒火冲烧,把手上的支票撕掉!

 

听见撕掉纸的声音,关爱树才正眼看看门口的……男人?

 

不对,凭她的经验,眼前的人绝对是属于赖慷葵那种的”人妖”级别,还比慷葵更野性,更男性化!

 

「妳是谁?啊!?小妮妮竟然沦落到房子也给卖了!?糟啦!她真的要做援交帮补吗!?她到底蚀了多少钱啊!」关爱树无视眼前帅劲十足但同时满眼怒火像是要杀人般的人,自个儿继续自言自语的。

 

正当爱树要打给玲妮看看她这败犬女到底出了甚么状况时,很好的巧合便出现。

 

「礍莄,是谁啊?」屋子的主子很不适合时机的只穿了件浴衣和头包着毛巾就跑出来,真让人有无限的遐想。

 

外加,礍莄身上也穿得清凉,脖子锁骨都有明显的吻痕。

 

玲妮是刚好在擦身时听见好像有女声在说话,而她很清楚知道礍莄的脾性,阻碍她大爷睡觉是一项大罪,她真的可以一脚踢走门外的人,还比中指后才回她的床上睡她的大爷觉。

 

为了不要再得罪邻居,玲妮在家时都会抢着去应门,不让礍莄大爷动手!

 

 

「一个疯婆!还说妳跑去做援交,妳告诉我,妳有没有!?」礍莄醋意甚极的把庄玲妮一手搂在怀间,瞪住她质问。

 

倒是很乐意把头凑近她,吸取她清新的沐浴乳的香味。

 

闻言玲妮也一阵错愕的回瞪她。

 

「疯婆?我那需去做援交啊,我这么有钱!」玲妮啧了一声,白她一眼,然后自然的瞄向大门口那儿,而门那儿则站着那一脸惊吓万分的好友。

 

暗自叫糟,庄玲妮也无言以对的瞪看着关爱树。

 

她一脸苦笑,一脸装没甚么的把黏人的礍莄推开,呵呵笑道的邀请关爱树进去屋里作客。

 

关爱树回了一点魂魄,在玄关脱掉高根鞋,换上属于她放在玲妮家的拖鞋后,便随随来到沙发里坐下,但不忘带着好奇的心态盯着站着在她面前的一对……很诡异的情侣。

 

她绝对可以判断,小妮妮跟这个语气很坏的人已经滚在一起很久,久得这个人已把她家的小妮妮吃得干干净净。

 

单是现在她们这身衣着打扮就知道刚才她们才大战完吧?

 

看看看,那个人脖子上全是吻痕,想不到玲妮真是狂放。

 

「怎么不跟我介绍一下,小妮妮!」爱树气疯了,好友有了个这么帅的痞子情人也不跟她说一声!

 

「哦呵呵呵,现在不就介绍,她叫韶礍莄,这位是我有提过的好友关爱树。」玲妮自动省略她跟礍莄之间的关系。

 

因为,她也界定不到她与礍莄之间到底该说甚么关系,情侣不太像情侣,纯粹身体上的关系又不能这么说,至少她有时感受到礍莄是很想爱她,却总会因为某些因素而刻意对她差劲……

 

总之,她们之间,太错综复杂了!

 

「哼!胸大多数没脑!」被介绍给爱树的人不屑的瞄她一眼,以一个很痞冷哼作为向爱树打招呼。

 

「礍莄!」玲妮怒瞪向她严重地警告。

 

「切!她有脑的话就不会说妳去援交!没脑!」礍莄无视她的目光,继续一脸不屑的。

 

玲妮先抱歉的往爱树看了一眼,由于要在爱树面前撑一下她的架子,便往礍莄低吼:「妳给我闭嘴,悲夏!」连在BD的艺名也搬出来,证明她现在真的气疯了!

 

礍莄瞪大她帅劲的眼睛瞅看着玲妮,这是自从算是跟她一起之后,第一次这女人对她用吼的,足以证明,这个胸大的女人,对她来说是有一定的重要性,还有,她得在这女人面前给她面子。

 

好吧,这女人要她这么做,她就做了!

 

只是,礍莄不会这么容易就范!

 

她双手硬把她的腰钳制住,再故意瞄一眼爱树之后往玲妮唇上攻过去,来一段铁铁实实的火辣湿吻,满足味蕾后才放开怀间已被吻得迷糊的女人,还在这女人发火前逃到她的房间,继续睡觉。

 

爱树来的时候,她刚好和玲妮”做完”,玲妮去了洗澡,正要入睡时,这疯婆子就按门铃,打扰了她的午睡。

 

玲妮回过神来,瞪住爱树一脸看得很投入的该死烂表情,她顿时尖声咆吼,帐红了脸。

 

「哦呵,那小家伙很有占有欲,没想到咱们家的小妮妮真的跑去养一杖小白脸。」爱树慵懒的伸个懒腰,打个呵欠。

 

世事……真难料呢!

 

「这不算养吧……我们之间财政非常独立的。」玲妮泄气的躺到沙发里,慨然爱树都杀了上来见到一切,她也没甚么好隐瞒,所以随随地说了如何结识礍莄的过程。

 

听了大约二十分钟,爱树到最后不禁大笑起来,还猛拍沙发边来泄泄气。

 

「庄玲妮,老牛吃嫩草,真够妳的了!而且这珠嫩草的职业也太扯了吧,难道妳不妒忌?」当初她还说她跟慷葵差四年,现在可好了,庄玲妮跟那个小家伙至少差六年吧!

 

年龄还算了,无视它,可这个艺名叫悲夏的小家伙是个陪酒小姐,每晚得跟那些千金名媛亲亲密密的,身为女朋友不吐血已经算好!

 

「甚么嘛!我也是跟她在一起后才无意间翻到她的身份证,才知道她才二十五,早知我就不接收那婠妖女的货品!唉,至于她的职业……我只能装驼鸟,再没有去BD,那就当不知道,也不敢幻想。」想到这里她更无力,有时候她真觉得自己不是有一个伴侣,而是一个妹……呃……弟弟比较适合。

 

「干,妳现在是大她七年!」爱树瞪大眼睛,还用手指再作准的计算她和那家伙之间的差距年龄!

 

「啧,关爱树,妳别再算手指了,妳很烦!」玲妮无力瞪她一眼。

 

眼见她的手指一只一只的曲下去,那代表一年,足足曲了七只手指!

 

「呵呵呵,我是想确保事实的真相!」爱树欠扁的又再用手指算一遍!

 

她收起玩弄,其实也替好友心疼,一直在感情上寻寻觅觅,当对的人出现了,却无论年龄和职业都那么跟好友不搭调的,好歹她以前会觉得妮玲再糟糕也会找到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来做老公,谁料好友还跟自己一样,找了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女人来作伴。

 

这还可以接受,最难接受是礍莄那个职业!

 

玲妮又啧她一声,忽然肚子传来鸣叫,她红着脸瞅看着爱树一脸暧昧的表情,她打算自招好了,免得爱树嘴里说出那些一鸣惊人的屁话。

 

「别这样看着我,我跟礍莄的确在她下班之后就上床滚去,滚到妳按门铃,所以难得爱树小姐来了,不如就跟我一出去用一顿午餐吧!」她瞄向挂钟,时针正指向一点钟。

 

「当然,最好选一个较没人的角落,好让我问问妳跟女人上床的体验!还有……礍莄做那一门的工作,是不是技巧会特别精湛,花样特别多!」爱树呵呵一笑,从沙发上起来往厨房泡咖啡,因为依她对玲妮的了解,这女人换衣服也得半个小时。

 

庄玲妮红着脸没话可说,她记得当初她也有问过爱树与慷葵上床的体验,还偷看过她们在浴室里火热的搅在一起,这件事爱树私下一直记仇,还誓言会找个机会跟她还的!

 

可好了,现在是时候要还债!

 

唉,套某一套港产片中的一句对白:出来行走江湖,预了某天要还啊!

 

 

 

爱树已经坐在沙发上看了半小时午间新闻,还叹了一杯顶级的蓝山咖啡,刚好半小时之后,玲妮终于打扮好走出来,一脸风骚。

 

「怎么啦,有性福的女人果然不同。」爱树瞄向她一身的打扮,比以往青春少艾多了,顿时看上去带了点少女的味却又不失成熟美。

 

「屁啦!快点走啦,待会礍莄醒来就没得出门,我很饿!」玲妮小声的瞄向房门口说。

 

「是是是,人家是怕老婆,而妳是怕老公!」白好友一眼,爱树没想到一向女强人气场强盛的玲妮会变得如此胆小。

 

啊,不,是怕房间里那只小睡狮!

 

「呿,我怎会怕她!」玲妮死不也承认,已经在玄关那儿的鞋柜里挑着鞋子来配衬今天的一身清新打扮。

 

最后挑了一双浅绿水的低根鞋。

 

「哼,少来了!」爱树反而没有穿回自己那双高根鞋,她轻推玲妮到一边,自动往她鞋子里翻出她想穿的低根鞋。

 

以她们之间交情,实在不会只去享用一顿午餐就回来,加上难得玲妮从小睡狮的魔爪中得以休息,她一定在吃完午餐就拉着她去逛街!

 

所以,她便从她鞋柜里找了一双很贵又舒服的低根鞋。

 

玲妮没有阻止她,反正以往她们都会这样做,何况玲妮心里跟爱树想的都一样,她们两个女人一定不会只吃顿午餐就回来!

 

因为……

 

难得礍莄这小睡狮正呼呼大睡,看怕不睡到上班前都不醒来,今天是周末,没理由呆在家里啦!

 

两个女人终于出门,由玲妮开车载到一个百货中心去,先到21楼的酒吧餐厅看着一个美景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基于爱树的坚持,她们的位置是较接近无人的一个角落。

 

当吃到差不多的时候,玲妮瞄了一眼爱树就知道她接下来是要被迫供了!

 

 

「小妮妮,先别怕,床事一会儿再说,现在我想听妳如何看待妳跟礍莄之间呢?妳比她大七年是一个问题,虽然社会上总是说爱情无分年龄,但七年,礍莄对妳来说真是一个小朋友吧,我看她的幼稚行为就觉得头痛。第二,她的职业……若是我的话就无办法接受了。」

 

爱树不忍心见着朋友的爱情处于这个状态,看起来已经够辛苦了。

 

「唉……」玲妮放下水杯,手托着腮骨,目光瞄向窗外那处看过去的一大片海景,借着这片怡人的风景抚慰有点颤栗的心灵,顿了一会才淡淡轻说:「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只是多了一个……呃……弟弟,但无可否认我跟她有了肉体的关系,我不知道我们之间那种感情算不算爱情,我只知道自己已经无办法放下礍莄,除了她,我真的对其他男人完全失去了兴趣,不过猛男秀也可以定时去看一看,满足女人的好奇心~」说到这,玲妮以暧昧的目光投向爱树。

 

爱树回以一记不屑的白眼,说正经时她却耍这种无聊的玩笑。虽然玲妮在耍白痴的幽默,可跟她相识这么多年,从她的语调之间,爱树感受到她对礍莄的情感很深,现在她在自嘲也是在苦中作点乐。

 

「算了吧,庄玲妮,现在妳是那只小狮子的奴隶了,妳敢跑去看猛男?别笑死我了!」爱树端起那杯餐后加了一点香草粉的拿铁细尝一口,最近爱上了喝拿铁,经过星巴克总忍不住走进去点一杯。

 

「谁说不敢?我还暪过她跟之前合作的广告公司的设计总监吃过几顿饭呢!」

 

不悦损友这么亏她,好像她真的被礍莄操控似的,但说来,那几顿饭她的确过程很不自然,总觉得礍莄会无意间跟客人来那些餐厅吃饭,但明明地点是她故意挑了和BD另一端方向的了。

 

「哇!就是那个年轻才俊关甚么来着?」爱树实时闪亮起来,没想到小妮妮背踢偷汉耶!

 

「对啦,就是关甚么来啊!」名字她也不想提起了,反正对她生命来说是无关重要了吧?

 

不过,最近她所遇到的男人,这个关明铭倒是让她最看得顺眼,至少事业上她很欣赏,可能是做广告的,为人也幽默,每一回吃饭都逗得她满开心的,只可惜啊……

 

她中途转”基”了!

 

「喔,连我只待在财务部门的世界都听过这男人的名声,那个有只猫猫的广告就是他做总监的,闻说真人样子很不错。」拿起小汤匙搅动咖啡,泡泡和咖啡慢慢地化为一体。

 

「我有跟他合照,要看不?」拿出手机在损友面前晃,她太了解爱树的个性!

 

「当然!拿来!」爱树欲伸手想把手机抢过来。

 

看吧,她太清楚,所以实时把手机往上举起来。

 

爱树配合地撑起身来,十足一只想抢东西吃的小狗。

 

玲妮嘿嘿地抱着肚子笑起来,因为只要爱树略为大动作,她惹人羡慕的巨乳就会晃得特别厉害,然后四周的女人男人也会盯着看。

 

见到损友越笑越贱格,爱树才意识到被耍了!

 

「可恶!庄玲妮,妳这个贱人!」爱树实时坐下来,很腼腆的拉拉小西装外套,意识挡住胸部的地方,脸颊一阵滚烫。

 

「呵呵呵,别气别气,给妳看啦!」把手机自动送上给皇太后。

 

爱树一把拿起手机,完全不用多想就解开了手机上的开屏图案锁,因为玲妮对密码是白痴,太复杂的图案她记不住,也总会划错,所以解锁就是一个L的路线。

 

这点,玲妮倒没所谓,反正她的私人手机里,只有些生活照片,她也不是自拍狂,不会有太多有人物的照片,最多就是跟爱树和比较合得来的同事的合照等等。

 

噢,最近多了几张跟关明铭的合照。

 

噫……

 

连关明铭的合照也有了,可玲妮醒起她跟礍莄连一张合照也没有!

 

那……

 

她们还算不算情人?

 

她不是很喜欢照相的,可跟以前的男朋友也至少有十张八张在手机里。

 

 

真的妈的见鬼了。

 

「OMG!小妮,妳真的要一只小狮子也不要这个关甚么吗?这小子挺帅耶!笑起来还有酒窝哟!」爱树不停重看手机里头不过就只有两张关明铭的照片。

 

蔓妙的思朝由为爱树的鬼叫扯回来,玲妮没好气的把手机抢回来,自己也左右扫了手机,看了看她跟关明铭的那两张合照。

 

嗯,随了她气场较成熟一点外,他们看起来也挺合衬吧。

 

无论是职业和外型上面。

 

黯然的叹了口气,默默把手机按上了锁屏铤,手机画面顿时黑乌乌的。

 

低头啜饮了一口那杯香焦梅子特饮,酸酸的,很可口,但也不及心里那股酸意浓烈且不安。对,跟礍莄在一起,好像若有似无,她可以给的爱太有限,而她要的爱却比自己想象来得强,

 

再坚强的事业型女强人,偶尔也想有一个温暖的怀抱给她躲一躲。

 

只是她找到的怀抱,不是暖的,还有点冷冷的,很可怕的感觉,有点像如果礍莄要走,妳一点也用去找她了,因为她绝对不会给妳找到。

 

爱树也没再往这方面谈论,醒起甚么似的,她压下声问:「喂,小妮,到底礍莄技术是不是很精湛?」

 

正细喝特饮的玲妮实时被呛到,实时用手捂住嘴巴,往包里翻找面纸,怎么话题突然跳到这个方面?

 

「关爱树!」厉住这位损友,玲妮快要无言以对。

 

「有!庄经理!」爱树耍白痴的举起小手,正经八度,可又忍不住笑起来。

 

「屁啦!」在公司里,玲妮也不想听到爱树这么叫她的,即使有时候爱树故意作弄就会在别人面前这么称呼她。

 

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关爱树是总裁“夫人”!她这个小经理何德何能让这位夫人叫自己经理!

 

「爱树啊……别这样,我已经很烦了。」玲妮泄气的靠在椅背上,手轻敲着桌面。

 

「喂,妳偷看过我跟慷葵,我现在只是要妳回答她到底技术精不精湛而已!」爱树嘟起小嘴,又饮了一口咖啡。

 

「很精湛,这行了吧。」脸红红的不敢直视损友,目光一直往外的风景看去。

 

一想到今早礍莄喝得有点微醉回来就拉着她又亲又摸的,已够玲妮此时此刻没脸见人,两颊火烫,耳根也有点红霞。

 

爱树得到答案便就此作罢,随便找了另一个话题来聊。

 

两个女人一聊就不知时间,眨眼过了一个多小时,随后果真很默契的二人,不用多说,她们手挽手的在这间名店都很齐全的百货商场大买特买。基于现在她们的经济状态也是处理不用多看价钱就出手那种程度,两个女人难得一聚就疯掉的狂买。

 

由里到外,由头到脚,买了很多。

 

一买又忘了时间,脚也忘了累,直到,某人的电话响了,而这电话的主人一听见铃声就很紧张的接听。

 

「喂,起床了吗?」玲妮的声调突然就变得很温柔。

 

站在一边的爱树暧昧的盯住好友,玲妮尴尬的白她一眼。

 

「嗯,妳去哪了?跟她疯婆出去了?」礍莄还躺在床上,但屋子太静,她已猜到玲妮跟下午来的不速之客外出去了。

 

「她叫爱树,别叫她疯婆。」玲妮有点不悦的纠正。

 

爱树听见实时大吼:「我是疯婆,妳就是烂人。」哼,一杖职业要到处留情的烂人!

 

「啧,关爱树!」手实时捂住手机,玲妮又瞪向她。

 

可惜,礍莄完完全全听进耳里。

 

「哼,那疯婆!」她跨下了床,瞄向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已经晚上快七点,但今日她想迟一点才回去BD。「妳跟她在哪里?」

 

她起来走进浴室,拿起属于她的牙刷刷牙。

 

「在百光,妳在刷牙?」听着声音,玲妮有点心暖的猜测,她最喜欢跟着礍莄进去浴室,在门外看着她惺忪地刷牙会发现她很可爱的。

 

「废话。」吐了口中的泡,她才没好气的回应。「百光附近有一间餐厅我挺喜欢吃的,妳跟那疯婆过去找位子,我待会过来。」她近乎命令地说,接着要换衣服和抓头发就索性把电话挂掉。

 

 

耳边传来嘟嘟声,玲妮错愕的看着爱树。

 

「怎么啦,她是不是突然觉得妳不是她的菜,说分手?」爱树非常想这是事实!

 

「不是,她要我到附近的餐厅拿位子,待会就过来,还有,她说要妳也一起。」玲妮收起手机,有点不可思意,因为过往一个月,她们职业时间会颠倒的关系,几乎每晚她起床后都是她弄晚餐给她吃,她们完全没有像情侣一样到外约会。

 

而且,她说要爱树一起去,证明她认同了关爱树对她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朋友。

 

「不会吧,她原来这么快移情别恋,恋上我了?」爱树很厚面皮地说。

 

「算了吧,关爱树,告诉妳,悲夏在BD里最出名就是不喜欢奶子特别大的女人!」玲妮瞄了一眼她雄伟的山峰,嘴角不屑的扬起。

 

回望自己那对略略有点大却不失比例的SIZE,才是完美的身材!

 

「庄玲妮,妳很贱!」爱树一脸红光,胸大又不是她想的啊!

 

 

玲妮无视爱树在后面的抱怨,此时此刻,她心情特别好,夜里湿潮的轻风吹过,她闻起来的味道都是甜的。

 

 

她的爱情,是不是现在才叫正式开始?

 

 

 

一个小时,爱树和玲妮足足在餐厅里等了一个小时。

 

爱树已经心里准备那烂人来的时候,她会先揍她一拳,但相反,她的好友等得很乐也悠悠,还用手机翻着放上DROPBOX中的文件来看,完全无视这间高级餐厅里的服务生已经暗里在她桌边来来回回走很多遍来加水,催促她们快些点餐,好让她们所占的四人桌可以轮下一桌的客人。

 

一个小时零十分钟,餐厅外的接待又响起了:「欢迎光临,先生,有订位子吗?」

 

来者完全无视这个接待小姐,直接擦过她身边走进餐厅里。

 

「啊,先生,请问有订位子吗?」

 

「妳很烦。」礍莄冷冷瞪了她一眼,随即扫了一眼餐厅里的所有桌子。

 

永远,在她眼里,庄玲妮就是那么的耀眼,四周的人她都看不进眼里,一眼,她就找到她出来。

 

再次从接待小姐身边擦过,直走那张靠窗的桌子,很霸气的就坐在玲妮身边的位置。

 

爱树目定口呆的看着来者,怎么外型跟中午见到的差那么远?虽则态度还是不可一世的。

 

看看这小狮子,中午的一头乱发现在抓得太过抢眼,但她就是承受得起这种抢眼的抓头,衣着更不用多说,中午是清凉的黑色背心和长运动裤子,现在是蓝色小白波点的衬衣,衬衣钮扣只扭到心口,露出里面的黑色束胸吧!外面加小背心西装外套,配了一条土黄色的修脚休闲裤子,还很时尚的把裤脚折了两折,腰间是一条纯白色的皮带,脚上穿了一双半高度的兰色帆布鞋子。

 

再仔细打量,耳朵一边载了一只钻石耳环,手上的其中两指也载上了黑钢和银的戒指。

 

她真是一个很会打扮的人!

 

慷葵待在外国多了,平时跟她出街衣着也很随性,比较简单为主,而眼前的礍莄,真是把自己的男性化推高到极点,加上她的五官有一点西洋味道,轮廓比一般踢向女人更要深,绝对怀疑她也是一个混血来的。

 

「盯着我干嘛,虽则我知道我很帅。」礍莄笑得很痞的对着爱树说。

 

「糗屁!」爱树实时回神,厉害的白她一眼。

 

「点餐了没?」没跟这个胸大的女人拉扯,直接伸手就把玲妮的腰拥过自己身上去,翻开餐牌问。

 

玲妮身体僵硬,在公众地方,她没想过会与礍莄这么张扬的,实时瞄了一眼餐厅的四周,似乎已经有不少目光瞧她们看去,特别有些女人的目光投过来都对她身边的礍莄出于投好的。

 

她知道这群女人都误会了礍莄是男性,而且她敢铁定她们在说有一个阿姨老牛吃嫩草,吃掉这个小弟弟!

 

唉,她介意!

 

原来事实放在眼前,真会介意起礍莄外表像一个刚满二十的少年。

 

「还没,小妮说要等妳来,要不然菜凉了。」爱树代替回答,她心知好友心不在焉。

 

这一点她也经历过,起初跟慷葵张扬的在街上牵手,那个关口她也冲了很久才比较坦然一点接受别人会有不一样的目光看她们。

 

但似乎其他人投来的目光的确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却是认为老牛吃了一杖嫩草弟弟。

 

真有趣呢。

 

「嗯……吃鲑鱼扒意粉,这里特别好吃,好吗?」礍莄回神瞅看着玲妮,才察觉她表情不对劲。

 

「怎么了?」她低沉的嗓音带柔的问。

 

「没甚么。」身体像是自然的扭动,也像是不经意的脱开她的怀侧。

 

扶在她腰上的手空了,礍莄静静的瞅住她,继而抬头,扫了一眼餐厅里的其他人。

 

咬下了唇,她吞了这口气。

 

照她的意愿,与她保持距离。

 

「那妳要吃甚么?点个饭吧,最近妳瘦了。」礍莄淡淡的把餐牌翻到饭类,她也无法无视对座的爱树,语气不佳的问:「那妳呢,吃甚么?」

 

「一早想好啦,海鲜意大利饭配龙虾汤。」对她还是忍不住翻个白眼。

 

暗里,爱树却欣赏这小家伙还挺细心体贴,小妮可能当局者迷吧,这小家伙比她想象的还要爱小妮吧。

 

「嗯哼,AA制。」礍莄冷言说。

 

「切,我也只会请小妮!」嘟起小嘴,这家伙让她觉得慷葵是个很好又很爱她的情人!

 

「我吃甚么好?我最怕想吃甚么了。」玲妮还对着餐牌苦战。

 

「啧!」

 

礍莄把餐牌合上,招来侍应生就点餐,她为玲妮点了一个白汁杂菌配鸡柳饭,另外点了两杯特杯,最后才向侍应点爱树要的。

 

「妳迟了上班,姓婠的会说妳吗?」玲妮随随的喝了口水。

 

心里,却很在乎她跟婠曲璩之间的微妙关系。

 

「随便她。」礍莄跟玲妮一起之后,她已经不管了,有时候还特意提早走,或是明明要上班,也请假,回到家里却跟玲妮说放假。

 

「爱情,真伟大。」爱树插了一嘴。

 

这一嘴,换来礍莄一记冷薄的瞪眼。

 

「喂,疯婆……」

 

「喂,韶礍莄,她叫爱树。」玲妮不悦的声音打断了她。

 

「啧,爱树吧,好啦,爱树,妳跟玲妮关系是那一个级别?有没有不该有的行为?」礍莄瞇眼的瞪住对座的人,看似要迫供的警察般敏感。

 

「喂,韶礍莄,妳脑袋有问题?」玲妮实时用指尖推了她的脑袋。

 

「呵呵呵,我们已去到裸裎相见的级数!」爱树还暧昧的把玲妮的小手握在手心里。

 

「呿,爱树!去泡温泉难道还穿衣服吗?」真搞不懂这个损友到低要作弄她到甚么时候。

 

还在一头很爱吃醋的小狮子前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嗯……妳最不要爱上她。」礍莄对爱树命令。

 

「哈哈哈,小弟弟,我有我的慷葵。」爱树大方的拿出手机,锁屏画面就已经是她跟慷葵脸贴脸的合照。

 

「啊,原来妳也是爱帅帅的女人,那就别说到妳很清高。」礍莄拿了手机只看了一看。

 

随即,她转着头跟玲妮命令道:「待会我们要照一个合照,妳拿来用在桌面和锁屏。」

 

「嗄?」一时之间,玲妮没反应过来。

 

「手机拿来。」不等她,礍莄已自动翻开她包包拿出她手机,也很熟练的知道她的手机怎么解锁。

 

说来,她从不侵占玲妮的私人手机,她觉得是给对方的空间,她也没那么占有欲,所以她没真正知道手机的解锁路线到底是怎样,不过倒看过一次她解锁时手指的方向,大慨猜一猜就中了。

 

只是,一解锁,映入眼中却是玲妮跟一个样子挺帅的男人的合照,当下怒火也来了。

 

「这是谁?」她压着火气指指手机上的人。

 

「啊!那那那那……那个是广告公司的设计总监,妳别误会,那是工作上的应酬饭局。」紧张欲想把手机拿回来,但给礍莄快一步

 

「哦,应酬。」礍莄哼了一声。

 

「切,妳自己不也上班要应酬那些千金小姐!」爱树替好友不值,帮口反击。

 

「要妳管!」礍莄语调恶劣。

 

「爱树,礍莄,妳们俩是前世交换了骨头?」头有点痛,这两个人能否闭上嘴?

 

「谁跟她交换骨头!」二人同时说。

 

那么合拍,让她们也不得不看了对方一眼后,才冷哼各自看别的地方去。

 

食物在这种气氛下送了上来,稍稍缓和了一点气氛,用餐过程中,礍莄会跟玲妮聊天,爱树也会插一嘴,但多半是爱树和礍莄在斗嘴。

 

用餐过后,礍莄有点撒野地想打电话回去说不上班,可最后给玲妮说服了。

 

怎么说服?

 

就是玲妮答应送她上班。

 

结账后,礍莄自然和玲妮牵着手走去停车场,爱树则由慷葵过来接走了。

 

坐电梯来到B1层,电梯门当一声打开。

 

正好,刚才相中的男人活脱脱的出现眼前。

 

「啊,玲妮,很久不见!」见到心怡的女神,关明铭自动忽略了她旁边的礍莄。

 

玲妮下意识紧张地用力甩开礍莄的手,走出电梯,扬起公式化的笑容「明铭,真很久不见,真巧。」

 

下一秒,玲妮懊恼了。

 

礍莄冷冷的还待在电梯里,直到电梯门再次关上。

 

「对不起,明铭,我还有急事,先走。」

 

她快步走向她的车中,打开引擎连安全带也没扣就把车开走,想从商场门口截住礍莄。

 

车子回到商场门口,已经来不及,她已经见到礍莄坐上出租车走了。

 

 

脑袋空了,暗里骂了自己几千次笨蛋。

 

她……

 

 

怎可能做出这么烂的事情?

 

 

太伤人了。

 

 

她,可以怎样做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