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姐叫茉莉 - 被调戏了

2012-11-07

M大的凉亭有很多,假山树木,碧水徜徉,不时有抱着一摞书或抱着一个异性的人进入,临窗blablabla或者xoxoxoxoxo。

董倾咬着一只棒棒糖,很头疼的翻着一本厚重的大部头,里面全是关于美学的概论。

顶着一张清秀的瓜子脸,几缕长发松散的垂落在额前,白皙晶莹的肌肤,运动衫的袖子随意挽到胳膊肘,她整个人充满了青春健康的气息。正是这种运动的气质过于纯净,才让她成为M大的娇宠,接连拍了好几个广告。

她看着看着,忍不住长眉一皱,拔下嘴里的棒棒糖,非常有气势的一挥,指定前方:“喂!”

对面正打瞌睡的的妖孽立刻两眼发光,笑的妩媚之极:“嗯?”

鼻音里朦朦胧胧透出一点暧昧的感觉,酥软无比,慵懒中带着三分诱惑。

董倾瞠目结舌,这不要脸的大白天发什么情!

“嗯什么嗯!?我说,你从早上跟我到现在,究竟想干什麽啊喂!”

沈璇玑委屈:“我一下飞机就到这里来看小倾倾你,免得你受相思之苦,没想到你居然这样对待学姐,学姐真是好伤心呢。”

“相、相思之苦?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我怎么可能相思你!”

沈璇玑故作惊讶:“难道昨天给我发短信说想我的人不是你?难道我还认识第二个你,不可能,这不科学。”

董倾抓狂:“每次跟你说话都要气得半死!我什么时候给你发那种不要脸的信息啦?!你给我说清楚!”

沈璇玑望天,抚摸眉角,一本正经道:“我从你的字里行间感受到的。”

“感你妹!”

沈璇玑又忧伤起来:“小倾倾,最近你对学姐好粗暴,一直蹂躏学姐的情操。以前你很乖,见到我都还会很认真叫我学姐的。你看,学姐一想起来都忍不住要哭了……”

说完她那双勾魂眼里渐渐泪光迷蒙,流光溢彩,格外的楚楚动人,仿佛遭到冤屈的……那谁。

董倾冷哼一声:“有本事你别打哈欠啊!”

“我怎么能忍住嘛……”

沈璇玑真的是打哈欠打上瘾了,不停掉眼泪,刷子一般浓密的长睫毛微微垂下,眼角上挑,晶莹的泪光衬得她千娇百媚,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销魂与柔弱。

沈璇玑的容貌是魅惑的,邪气的,风情万种的。每一寸都精致到极致,肌肤晶莹雪白,气质略狂,总是带着一种睥睨不屑的表情,一旦喜欢什么,就会像开屏的孔雀,面容生动美艳,带着三分调戏七分勾引,将那东西纳入囊中。

现在这张美艳的脸挂满泪水,虽然气质不够柔弱,但娇美是有的。

好想揉一揉啊。

董倾妹妹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道:“你流泪的样子挺好看的。”

沈璇玑内心淌血,哭哭啼啼道:“小倾倾,你是有多想压倒我……”

董倾疑惑:“什么压倒?”

沈璇玑张张嘴,又识趣的闭上了,继续打哈欠流泪。

董倾不满的看了她几眼,把棒棒糖塞进嘴里,继续翻书:“你要睡觉就回家去睡,赖在这里干嘛,打扰我学习!”

沈璇玑有气无力:“家里没人气,学姐怕怕。”

“不要发嗲!那不会回你沈家吗,豪宅奴仆千万,够有人气了吧!”

沈璇玑打哈欠的手有一瞬的停顿,继而微笑道:“小倾倾你有所不知,我们断绝关系了呢。”

董倾不信:“家人怎么可能断绝关系?你别……”开玩笑……了。

董倾没有说下去。

因为沈璇玑狐媚的眼睛斜斜看着董倾,眸子里映着两点光芒,嘴角的微笑是深深的厌恶与不屑。妖孽的神情很陌生,没有反驳,懒得反驳,不想反驳,不屑多费唇舌……

董倾很少见她这样。因为沈璇玑总是喜欢笑着的,妩媚笑,赖皮笑,挑逗笑……但是这种笑,几乎从没见到过。

董倾抠着桌子,抱怨:“你讨厌就讨厌,干嘛不说话,干嘛赖着我?我要赶你走!”

听完,很快沈璇玑就恢复可怜兮兮的样子,咬着粉嫩的下嘴唇,撅嘴。

“小倾倾,你这么急着赶学姐走吗?学姐忙了很久,只不过想找个地方睡觉,找一个人陪,你都不答应。你看我都不会说话吵你,你说学习就学习,说看书就看书,我连M大假面舞会的安排流程都推了,可你……你太霸道太冷酷太无情太叫学姐伤心了!”

董倾面色发白:“学姐,你别说了,我想吐。”

沈璇玑马上闭嘴。

董倾翻个白眼,继续看书,对面的沈璇玑也像之前那样安静,撑着头,美腿翘起,微微闭着眼睛,似乎又开始睡过去了。

一只白色的鸟略过水面,碧波荡漾,涟漪悠悠扩散开来。蔚蓝的天空漂浮着大片大片的白云,斑驳的树影落在凉亭前面的台阶上,光与影的恢宏结合,做出绝色的水墨画。微风顺着树尖吹过,“刷——刷——”

沈璇玑微微睁开眼,看到对面的董倾妹妹,正悄悄看着自己,清秀的脸因为偷偷摸摸的动作而羞红起来。

正想调侃两句,忽然觉得,董倾妹妹偷偷摸摸的注视,真是无比的令人舒服啊。

于是沈璇玑闭上眼睛,装作一切未发生。

—————————————————————————————————————

董倾一直等到沈璇玑有醒过来的迹象,才开始收拾书本,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唤沈璇玑:“喂,睡那么久睡够了没有!我要走了,你走不走?”

沈璇玑揉揉眼睛:“走?去哪里?”

“去吃饭!”

沈璇玑揉眼睛的动作令董倾火大,一大把年纪还做这么萌的动作,真是太……讨厌了!

董倾说完抱起书就走了,走到凉亭外面的台阶上,回过身来看沈璇玑还呆呆坐在凉亭里面,忍不住一阵暴躁。

“喂!”

沈璇玑慢慢回头,看见站在阳光下的董倾妹妹,脸上满是恼怒的表情,却依然站在那里,等待她走过去。

大约嫌沈璇玑动作过慢,董倾跑进凉亭,抓住沈璇玑的右手,一边拉着走一边喷火:“你真是我见过最讨厌的学姐了!”

沈璇玑身子后倾,懒洋洋走着,阳光落在脸上温暖的触感,以及被紧紧握住的充实感,真是叫人销魂得想要立刻死去。

很想谈一场恋爱呢。

而董倾费劲把沈妖孽拉到了餐厅,预备让沈妖孽好好吃顿饭,补充营养,沈妖孽却在餐厅门口接了个电话,转头就说,因为假面舞会的事情,她要马上离开。

“不能吃完饭再走吗?”董倾炸毛。

“好时光当然要花在睡觉上喽,特别是抱着小倾倾入睡,真是格外美妙啊。”

“胡说,我什么时候被你抱着入睡了!快把你那肮脏的思想从你那肮脏的脑袋里清除掉啊清除掉!”

“好好,清除掉,清除掉……”沈璇玑敷衍着。

说话间,沈璇玑那辆闷骚的红跑车就被人开过来了,沈璇玑利落的上车,转眼发现董倾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沈璇玑冲她一笑,董倾哼了一声,扭开脸。

沈璇玑敲敲车窗:“小学妹,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董倾过来,还是一脸别扭。

沈璇玑点点食指:“头低一点,对,再低一点……”

然后,沈妖孽迅速的、蜻蜓点水般的在董倾唇上落了一个吻。

董倾石化:“……”

红跑车立刻绝尘而去,消失在拐角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点骂声。

董倾:“……”

路人:“……”

董倾:“……”

路人:“……”

董倾扭头冲远处喊:“……啊,导演,下一场戏马上开始吗?”

路人恍然大悟:“哦,拍戏啊——”

——————————————————————————————

M大的假面舞会是由沈璇玑的伯父沈秋华提出举办的,赞助商和主办方都提名让沈璇玑主持。虽然沈璇玑在外面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但是作为一个好侄女与一个好学姐,沈璇玑是不会拒绝的。

假面舞会的举办,沈璇玑一直觉得很奇怪。辰家是M大的主要股东,沈家一向不太参与学校杂事,这次举办大型舞会,不可能没有来头。

而沈秋华只是笑呵呵的说:“这是送给我们璇玑的礼物。”

沈璇玑是有一点感动的,在沈家,没有一个人像伯父那样关心过自己。那些人全部都在追逐利益,追逐名权,“德莱兄弟”无论有多大产业,在自己眼里,也不过是……(和谐词汇)。

既然是礼物,更不可能拒绝了。

沈璇玑看到白钦也在会场走来走去……好吧,忙来忙去,就生出想要调戏一番的念头。

“哟,小白,在做什么呢?看你这满头大汗,学姐给你擦擦。”

白钦抬起眼睛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拿着文件夹走到别处去了。沈璇玑就跟着她转移阵地。

“听说你转系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给你办个道别宴会什么的。”

白钦继续屏蔽外界干扰工作中。

“脸上这道疤怎么还在?学姐真心疼。要不要……”

“不要。”白钦一口回绝。

沈璇玑眯起狭长的凤眼,眼下的泪痣愈发娇艳:“你都还没听完,怎么说不要呢。”

“学姐,我还在工作,有事的话等我忙完再说好吗?”白钦叹一口气,无奈的说。

沈璇玑道:“我也在工作。”

“什么?”

看着沈璇玑美艳的狐媚脸,白钦略带疑问,继而已经猜到。

“莫非晚到的主持人,是你?”

“正是。”

白钦翻了翻文件夹,颇有点头疼的说:“我就知道,这钱不是这么好赚的。”

沈璇玑还要说什么,大厅的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一个背着大背包,满脸兴奋的生物蹦蹦跳跳进来,四处张望。

白钦面色一变,还来不及躲藏,该生物就欢欣的奔到她的怀里,蹭了又蹭。

“白钦,我带了爱的小点心来看你来啦!”

作者有话说:

风吹麦浪有一段好销魂……(你们一定懂的……

捂脸……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