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姐叫茉莉 - 18

2012-09-23

白钦和蒋韶予匆忙赶回去,老远看见董倾跺着脚在跟一辆红色的拉风跑车讲话。走近一看,原来她是在跟车里的沈璇玑讲话。不知道沈学姐说了什么,董倾一张清秀的脸给刺激的悲愤交加,耳朵都红了。

一看见白钦,董倾就跟抓住救命稻草般迎上来,“白钦你们怎么现在才来?我们快走吧!”

话音未落,沈璇玑缓缓开着车过来:“哟,室友都到了嘛。”她带着一只巨大的墨镜,迎着阳光瞎子一样看过来,最后定在一个目标上:“你是董倾的室友蒋韶予吧,长得不错,来,上车学姐带你去兜风。”

蒋韶予闪动着扇子一般的睫毛,本着要尊敬前辈的心态答话,却被白钦一把拉开。

白钦只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妖艳美貌的学姐想干嘛。虽然平常上节目出现在公共视野里时很正经,却实打实是个喜欢漂亮孩子的凤凰女。看嘛,两句话就暴露了。对付这种凤凰女,只有一种办法:避。

白钦伸手遮着阳光,淡淡道:“学姐,我们还有急事,暂时就不劳烦你指导学业了。谢谢,再见。”

白钦拉着蒋韶予的手就走,董倾狠狠瞪了沈璇玑一眼。哼,吃瘪了吧!却发现后者正意趣盈然看着她们,看董倾瞪她,就送了个飞吻过来,笑的妖孽无比。

董倾打了个冷战,慌忙跟上白钦。

怎么找呢?

白钦她们已经把M大所有跟甜食糕点有关的店问了个遍,基本上没什么进展。到了快下午的时候,三人累的舌头都吐出来了,便在“南区一条街”的咖啡厅里买了点东西果腹。这里的咖啡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好喝,配食有奶皮果冻,酥油小蛋糕,齐浅很喜欢。这家店的老板听说是学生,不过从来没见过面,神神秘秘的。

白钦用银勺搅拌着黑咖啡,黑咖啡的苦香蔓延,很香。

对面的董倾和蒋韶予正往咖啡杯里放奶和糖。

蒋韶予拿着精致的小奶壶咕嘟咕嘟把奶倒进杯子里,董倾抱着糖罐一勺接一勺把糖舀进杯子里……然后很快她们发现杯子满了。

董倾和蒋韶予商量:“再要两个咖啡杯来,继续中和。”

ORZ……

白钦很庆幸自己把脸遮住了,也很庆幸自己早淡定的换座了。

嘛,如果是齐浅,估计换的就是奶壶和糖罐了。

隔着落地玻璃窗,大家突然发现沈璇玑的红色跑车正慢慢驶过去。上帝!三人终于默契一回,不约而同把脸朝内。奈何蒋韶予动作幅度太大,打翻了咖啡杯。

“啪——”落地碎八瓣。所有人都看过来。

外面已经没有跑车的影子了,白钦淡定的坐了回去,看着蒋韶予:“韶予,你最好期待这店隔音效果很好。”

蒋韶予双手合十:“我有罪……”

这时店内突然一阵骚乱,因为有帷幔隔着,看不到是谁。

董倾嘴里含着一只樱桃:“我们不要怕她,不就是个学姐吗?可恶,我最好期待她青光眼白内障,不,耳失聪目失明,这样她就永远看不到我们啦。你们说对不对?”

对面的白钦突然带着一点惊讶道:“董倾你刚说什么?抱歉我忙着吃蛋糕,没听清楚……”

吃蛋糕和听有冲突麽……

蒋韶予正要说话,白钦温和而迅速地拿叉子叉了一大块蛋糕喂到蒋韶予口中:“蛋糕很不错呢,韶予尝一块……”

蒋韶予被蛋糕堵嘴:“呜呜……”

董倾又吃了一颗樱桃:“什么嘛,白钦你不要被姓沈的骗了。今天早上见到她和辰学姐,我心都快吓跳没了。如果关学姐在就好了,关学姐正直又明朗,才不像沈……”

身后一个娇媚的声音阴恻恻地问:“怎么样呢?”

不用说,那凤凰女在身后呢。董倾惊得下巴都掉了,背上都起了白毛汗。

董倾给了白钦一个眼神:怎么不告诉我?

白钦:没来得及,救不了你。

董倾:现在怎么办?

白钦:凉拌。

董倾:凉拌你妹!

眼神交流结束。

董倾感觉一只又白又娇的手臂顺着自己的脖子缠了上来,很舒服没错,却让董倾忍不住想到吐着红信的蛇……现在蛇的主人弯着腰,脸放在董倾的小肩膀上:“继续说嘛小倾倾,学姐对你的想法很感兴趣呢。”

感你妹!

董倾被刺激的毛炸开:“老子受不了啦!”她愤而起,清水般的眼睛瞪着沈璇玑:“我也是有脾气的,学姐你干嘛一次又一次来找我麻烦!虽然我打不过你,可是划花车子爆轮胎都做过,散播谣言也很在行,趁黑拍块砖头什么的更不再话下……学姐你不要逼我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我、我、我可是黑道出身……”最后这句话明显弱了下去。

董倾你撒谎……这是白钦和蒋韶予的心声。

沈璇玑早就笑的不行,继续调戏:“学姐好害怕呢怎么办?原来小倾倾这么厉害,学姐好崇拜你,你简直太伟大太可爱了,不好好保护可怎么办呢?”

崇拜你妹!这韩国女生的腔调是怎么回事?!

董倾发现她陷入一个怪圈,怎么也无法把沈璇玑或者自己一头甩出去。

这时白钦出场了:“学姐,虽然我很不想打扰你们的打情骂俏,可是……我们要走了。”

沈璇玑笑容妖娆:“你们要去找那只虫子?”她的声调带着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得意而不屑。

虫子?暂且认为是齐浅吧。

白钦很快就猜出沈璇玑的意图来:“沈学姐,你有齐浅的消息?如果有的话,还麻烦你告诉我们。”

沈璇玑点头:“我的确有。但是我很公平,既不便宜你们,也不亏待自己(这句话真的很欠扁)。你们可以用钱来换。”

白钦:“多少呢”

“一万。”

看着沈璇玑并非开玩笑的眼神,白钦内心活动:坑爹啊……

董倾:死吧财迷!

蒋韶予:一支艾伊尔唇彩+一套米兰时尚季服装=齐浅的消息。

沈璇玑眼角下的泪痣美艳动人:“当然,我也很贴心的准备了另一个选择……”

她带着侵略性的目光落在董倾身上,看的董倾心中一跳。

……

现在是什么状况?

发现被带到著名的红酒圣地之后,白钦狐疑的看了一眼沈璇玑。“东方酒庄”以前听同学讲过,酒庄美轮美奂,以拥有世界各种顶级红酒享誉盛名,不仅出售红酒,还附带着酒店、温泉、饭店等一条龙服务。

进出这里的人非常多,而且看起来身份非富即贵,连商人都很有国际气质,大气而品位非凡。今天是试品会,明亮辉煌的大厅里站着许多人,红酒分好类别,放在酒架上鳞次栉比,晶莹诱惑。打着领结的服务生端着托盘走来走去,为客人送上标有号码牌的红酒。

大厅中央的一根高大雪白的柱子下,辰羽然冷漠的站在下面。她穿着黑绸衬衫,领口开得很低,下面配着高腰套裙和银色高跟,端着一杯红酒,眼神冰冷,看起来居然美得令人惊心。冷冰冰的美人无人搭讪,更加衬托出一股出尘的神韵来。

沈璇玑一眼就发现了辰羽然,走上前两人低声交谈,继而沈璇玑带着白钦她们从别处进了一个灯光凄迷低暗的走廊,走廊两边雕刻着浅色的浮雕,似乎是西方的神。出了走廊,眼前豁然开朗,居然是一个小型的度假山庄。

一路上三位学妹就顾着惊叹了,稀里糊涂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等她们回过神来,发现已经到了一个别墅样式的房子里。白钦发现这别墅跟辰羽然的别墅惊人的相似,不,简直一模一样。进去发现辰羽然早在里面了。

辰羽然道:“你们在下面等着。”

说完她就和沈璇玑上楼去了。

三人互看一眼,等着?开什么玩笑!

战线再次统一。

她们偷偷跟着学姐上了楼,发现学姐只上了二楼就停下来,看见她们跟上来,沈璇玑挑了挑眉,却没说什么。辰羽然拿出钥匙打开门……所有人的表情凝固了。

门大开,里面一室春光。穿着单薄的轻纱浴衣的莫莉仰躺在柔软的地毯上,眼睛微闭,轮廓柔和朦胧,侧面看起来无比诱人。她双手无力的放在头顶上,玉腿屈起,浴衣垂落在雪白的大腿上无限引人遐思。她的浴衣单靠一条带子束缚,所以上身隐隐约约露出某些不和谐的曲线……

莫莉很美,但,更劲爆的是……

骑在莫莉身上,面容萌动白嫩,耳边翘着柔软的小卷毛,迷糊而呆愣的齐浅。她双手撑在莫莉耳边的地毯上,以一种邪恶的姿态吻在莫莉的粉红柔软的嘴唇上。

听见开门声,齐浅呆呆的抬起头,懵懂而无邪的与众人对视……一道可爱蜿蜒的鼻血流下来……

人类已经阻止不了齐浅了……

作者有话说:

为什么叫青兰呢……是因为创建者名字里面带这字吗……(默默爬)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