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一百零五章

2012-08-21

傅卉舒把筷子一扔,走到沙发边,朝着戚小沐和常娥的屁股一人踹一脚,训斥:“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成天满嘴跑火车,嘛都不懂的瞎说话,也不怕吞苍蝇!”

 

“苍蝇算嘛?她们连屎壳郎都敢吞!”史诗也朝着她们的屁股一人给了一脚。

 

戚小沐揉揉屁股,看着身穿白大褂又一脸怒容的傅卉舒,眼珠子突然亮了,她拽着傅卉舒的胳膊跑到隔壁的休息室,把门一关,一个熊扑抱住傅卉舒就亲,傅卉舒有点发懵,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一把推开戚小沐,又训斥:“你个流氓不想要命了!在医院不准胡来!”

 

“深更半夜的不胡来嘛时候胡来?”戚小沐拽拽傅卉舒的白大褂,撒娇:“卉舒卉舒,你穿白大褂的模样真好看。”

 

“少拍马屁!”傅卉舒撕戚小沐的嘴:“成天看我看烦了是不是?现在又瞄上护士了,你要敢给我戴绿帽我非把你撕烂剁碎不可!”

 

嘴巴被傅卉舒撕着,嘴皮合不上,戚小沐含糊不清地说:“怎么会怎么会?除了你我才不喜欢看别人。”

 

“还油嘴滑舌的不认错!”傅卉舒加大了撕嘴的力量。

 

“我认错我认错!卉舒卉舒我向你发誓,我不能保证以后不再犯错误,但我能保证以后尽量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你还想变着花样的犯错误?”

 

“呀呀呀!怎么可能呀!”戚小沐抹脖子剖心的表明心迹:“卉舒卉舒,我整个人整颗心都唯你独尊,你对我还不放心嘛。”

 

“不是对你不放心,是你从来就没办过让我放心的事!”

 

“你看你又诬蔑我,”戚小沐掰开傅卉舒的手,揉揉被撕扯的发麻的脸,又眯眯着眼鼓鼓着小嘴亲她,模样煞是可爱,傅卉舒一看她这模样嘛气都没了,咬咬她的脸蛋,朝着她的小红嘴亲了过去。

 

亲着亲着戚小沐动了情,爪子不老实的解开了傅卉舒的腰带,随之就往里面探,傅卉舒心下一惊,往后一闪避开了侵袭,把腰带重新扣好,嗔道:“太大胆了你!快点跟常娥回家去!”

 

戚小沐求欢不成十分抑郁,坚决不回家,要守着傅卉舒跟她一块儿值夜班,傅卉舒没办法,就带着她重新回到了办公室,不想刚打开门就看到史诗跟常娥在沙发上滚成了一团,刚才戚小沐拽着傅卉舒出去后,常娥也撒娇也讨好的哄史诗,还故意挺着大皮球往史诗身上蹭,史诗脑袋一热,就冒着被人抓奸的危险跟她亲热了。俩人听到动静急忙分开,小脸都羞得通红,她们只是在亲吻,衣衫还很整齐,但突然被撞见也够让人害羞的。

 

戚小沐嘿嘿笑:“仙子你欲求不满了没有?”

 

常娥瞪她一眼,撇着嘴没说话。

 

史诗理理头发,站起来说:“常娥你跟小沐回家吧。”

 

常娥摇头:“我不回去,你不在我睡不着。”

 

“你以前是怎么睡着的?”

 

“以前是以前,今晚是今晚,”戚小沐色兮兮地说:“今晚我跟仙子十分寂寞,孤枕难眠,都睡不着。”

 

“废话少说,快点回家!”傅卉舒按按她的脑袋,嘱咐:“大晚上的开车小心点,听到没有?”

 

戚小沐高声回答:“没听到!”

 

“混蛋!”傅卉舒踢她一脚,又哄:“你不回家谁给我做早饭?明天一早我就回去,你早早做好早饭等我回去一块儿吃好不好?《2012》快上映了,你要乖乖回家到时我就陪你看世界末日去,怎么样?”

 

傅卉舒工作忙,还动不动就值个班,她跟戚小沐一起休闲娱乐的时间没法再跟学生时代相比了,这种一块儿看电影的机会并不多,此等诱惑也就十分大,戚小沐歪头想想,终于不情不愿的拉着常娥回家了。临走前还让傅卉舒给她的脸蛋消了消毒,常娥见状也赶紧把脸递给了史诗,史诗也亲了亲,这才都心满意足的抱起饭盒来晃悠出去。

 

十一月中旬,由灾难片之父罗兰艾默里奇执导的《2012》在全球火爆上映,傅卉舒遵守诺言,跟史诗一起陪着戚小沐和常娥看了一场长达150多分钟的灾难片。

 

大手笔的商业大片《2012》创下了灾难电影的十宗“最”,像是制作经费最高,典型建筑和中国元素运用最多,故事知名度最高,音乐制作最大牌等,虽然里面有几处穿帮镜头和漏洞,而任谁也不能否认,作为商业片,赚了一个盆满钵溢的《2012》是成功的。

 

从影院出来,戚小沐抱着没吃完的爆米花和可乐说:“淹死的都是草民穷人,活下来的都是富翁权贵,权贵的狗都能活下来,穷人的孩子只能等着被淹,看来咱们想活命得多挣钱,省得到时候上不了船。”

 

常娥踢块小石子,说:“这片子最好的地方就在这儿,它敢从侧面讽刺全球权贵一族,甭管民主不民主,世道都是一个样,有钱在哪儿都是天堂,没钱在哪儿都是地狱。我就纳闷了,电影里头那些有权势的伙计剥削了老百姓那么多的血汗钱来造船,结果连条活路都不送给百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衣食父母被淹死,这群孙子就真不知道反悔反悔,搞搞良心的谴责什么的?”

 

“良心的谴责都出来了,仙子你可真够天真无邪的!”戚小沐咕嘟一口可乐,说:“让我告诉你嘛叫良心,小时候你偷了妈妈一块钱,你问上帝你是不是该接受良心的谴责?上帝要是还懂点常识,他一准会这么对你说:好孩子,别这样,你需要的不是良心的谴责,而是再接再厉继续偷,当你偷了一个亿的时候,良心的谴责什么的,就成浮云了,因为那时候你已经没有心了。总之一句话,偷有理,抢无罪,革命强盗精神万万岁!在荣华富贵跟前,良心算个屁呀!”

 

“良心没了还有兽心备用不是?”傅卉舒嘻嘻一笑:“不管怎么说,你们俩都得赶快拼命挣钱好买船票,我跟史诗的小命就交给你们啦!”

 

“就是,”史诗夺过戚小沐手里的爆米花来,吃着说:“我跟卉舒这辈子是挣不着什么大钱了,2012眼瞅着就快来了,买船票的任务你们得全包。”

 

“放心放心,”戚小沐神气十足的摆摆手:“难得你这伙计没狗眼看人低,真不赖!我跟仙子就从没指望过你们挣大钱,买船票的任务也只能交给我俩。唉,仙子,咱们找了两个没嘛本事还见天朝咱们颐指气使的婆娘,你看咱们这条命苦不苦?”

 

“苦!十分苦!”常娥摇头晃脑的用蹩脚的四川话悲叹:“人家对咱们颐指气使咱们还甘之若饴,妈的皮!这是整的啥子事哟!”

 

傅卉舒和史诗大笑。

 

关于人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的争论已经延续了千年,这个问题很难得出让所有人都满意的结论,善恶之争将会继续维持下去,而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就是,人性是复杂的,简单的善与恶很难一言蔽之。

 

2009年的最后一天,傅卉舒史诗和杜松在报纸上看了一条让她们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的新闻——医生偷肾。而偷肾的主角之一,就是她们的大学同学,于耀志。

 

于耀志一直在一家私立医院工作,工作表现也十分好,汶川地震那会儿他痛心过,掉过泪,也捐过两千块钱,可是随着年龄一天天的增长,随着娶媳妇买房子的压力的加大,他逼不得已的走了一条黑路。他工作以后经人介绍谈过两次恋爱,对象都是在事业单位上班的本地姑娘,在事业单位上班的女孩在谈婚论嫁的问题上,眼光多少的会有点挑剔——工作稳定,户口又在本市,这种女孩不愁嫁不出去,有挑剔的资本。因此于耀志的恋爱每次都是以女方看他没车没房薪水还不高不大适合结婚而提出分手告终。不能怪女人太现实,因为贫贱夫妻百事哀,一套房子完全能把一对小情侣压垮,谁喜欢被压垮?也不能怪男方太清贫,没什么太好的背景全指着自己打拼的男孩子,能考上名牌大学能找到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已经算是鲤鱼翻身了,有几个空手打拼的男人能在30岁就买上房?社会的压力和生存的压力造就了男人女人在谈婚论嫁时的是是非非,而这些是非,对也好错也罢,终究无法让其中一人承担全部责任。

 

人都是爱攀比的,也是爱虚荣的,于耀志快30了,眼瞅着周边出身好的同学朋友同事都有了车有了房有了家,就他自己嘛都没有,他心里难免压抑。两个前女友又都是由于他没房子不愿跟他过清贫日子才提出的分手,他一想这个更压抑。他想尽快在这个城市扎下根,而房子就是扎根的必备硬件。年岁长了,他也现实了不少,他不会去做什么有生之年要成为亿万富翁的美梦,他只想有套自己的小房子。但房价太高了,他工作这么些年了,攒的钱离着一套40平米的蜗居的首付还很遥远,只凭着他那点工资显然无法实现这个小小的梦想,于是他在另一个同样清贫的同事的劝说下,跟一位麻醉师和两名护士一起,以手术为名搞起了偷肾行动。

 

行动了一次尝到了甜头,就有了二次三次四五次,于耀志的腰包终于鼓起来了,终于能买得起房子买得起车了,也终于有了一个愿意嫁给他的对象了,而他的人生也终于扭转了——从青年才俊转变成了牢狱之囚。

 

傅卉舒史诗和杜松看完报纸,久久沉默。沉默够了,杜松闷闷的说:“上学的时候我就看这小子阴啦吧唧的,可是看他再阴也不觉得他能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有时候没事干了,我就在同学群里看他们聊天,他们说于耀志这几年帮过不少人,有个小男孩在他们医院要做截肢手术,交不起手术费,还是他给垫上的。真没想到,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还记得非典那会儿于耀志还跟咱们一块儿报名参加了志愿行动呢,”史诗叹口气,说:“人都是会变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钱的诱惑无限大,可不能小瞧这东西。也不能全怪于耀志,都说当医生好,可一般医院尤其是小医院的年轻医生也真挣不了什么钱。这年月什么都涨就是工资不涨,如果一个人拼死拼活的干,拿的工资却只能勉强度日,这种情况下有几个人不想挣外快?卉舒你还记得吧,当初于耀志一天对你说一遍I Love You,现在想来搞笑,不过也说明当时他很单纯,喜欢谁就直接表达出来了。咱们都大了,也都变了,这是没办法的事。”

 

傅卉舒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些另人难以辨清的东西,带着些许沉重的音调,她说:“要是于耀志的付出跟回报能持平,拿的工资能稍微多一点能买得起房子,他还会干这种事么?他变成这样到底是谁造成的?这倒让我想起小沐了,当年她去替考,跟于耀志一样都是为了钱,干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不同的是小沐那会儿年少无知,越变越好了,于耀志正好相反,年纪一把,越变越离谱了。我还记得小沐替考回来对我说的那句话,她说‘在学校呆久了,总以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一出去才知道根本没那么多黑和白,满眼看的,满耳朵听的,都是灰调子’,她说黑白分明的少,灰不溜秋的多。小沐其实比我敏感,比我成熟,只是她的性子把她的成熟都给遮掩住了。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之处在于人类能思考,有责任感,有广义上的伦理观念,包括医学伦理和生态伦理,这些可以归纳为人性。可是人又是从动物进化来的,人都有欲望,欲望之下潜藏着人性的反面,兽性。兽性引发兽行,人性一旦控制不住兽性,兽行就会被引发,我看于耀志算是把人性和兽性全发挥到极致了。史诗杜松,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我就知道我现在的眼睛里没有太多黑白分明的东西了,就像我不愿说于耀志是个好人或坏人,我只是把他当成一个人来看,一个干过好事帮助过别人,也干过坏事伤害过别人的人,‘人’而已。”

 

杜松说:“人不人的吧,我就认一个理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人找嘛人,我厉害,我就跟你们这些厉害的玩。”

 

“杜松行啊!都会自恋了!”史诗拍拍杜松的脑袋:“跟曹姐在一块儿之后你可比以前开朗多了,这真是个好现象。”

 

“说起曹姐来,”傅卉舒好奇的溜达一圈眼珠:“杜松你跟曹姐在一块儿私底下叫她什么?不会还是‘曹姐’吧?”

 

杜松顶神气的推推眼镜:“我早改称呼啦。”

 

“改成嘛了?”傅卉舒猜道:“沛如?”

 

“不对。”

 

史诗猜:“小如?”

 

“不对。”

 

“那是什么?”

 

“老曹!”杜松傻笑的跟个痴呆儿似的。

 

傅卉舒和史诗同时崩溃。

 

新的一天,迎来新的报纸,也迎来新的一年。2010年的元旦没雨没风,是个大晴天,外出逛街的人有不少,戚小沐最喜欢的就是周末和假期,因为越到休息日店里越是忙,忙意味着挣钱多,挣钱多没人不喜欢,但这个元旦戚小沐有点喜欢不起来,原因很简单——感冒了。

 

冬天是易感冒的季节,屋里暖气十足,屋外风刀霜剑,门里门外的一晃悠,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跟感冒谈恋爱。戚小沐就跟感冒谈起了恋爱,感冒来势汹汹,前一天还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到了第二天就蔫蔫儿的发起了低烧,并且鼻涕横流,不到半个小时用了半卷卫生纸,小鼻头擦的红红的,像是按了一个红色乒乓球,看着怪可爱。

 

傅卉舒一边喂戚小沐吃药一边批评她:“都是在一个店里忙,人家常娥老徐都没事,就你有毛病,为嘛?见天耀武扬威的觉着自个儿身体好,见天不拿老天爷当回事,这下感冒了吧?难受了吧?让你出门不知道穿件厚衣服!活该!”

 

戚小沐吃完药,撕块卫生纸擦擦鼻涕,呜囔囔地说:“我都感冒了你还说我活该,你不爱我!”

 

“一点没错,我一点不爱你!”傅卉舒把一大杯子水送到她嘴边:“全喝光!”

 

“哼!不喝!”戚小沐仗着自己是病号使性子,拉起被子蒙头上不理傅卉舒了。

 

傅卉舒笑笑,趴到戚小沐身上往下拽拽她的被子,亲亲她的脸,顺着她的意哄她:“天大地大病号最大,你生病你是老大,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好不好?”

 

“我想听你说你最爱我。”

 

“你先喝水我再说。”

 

戚小沐抓起杯子咕嘟咕嘟灌下去,抹抹嘴:“说吧。”

 

“我最爱你。”傅卉舒敷衍了一句。

 

“你真不坏!”戚小沐咧嘴傻乐,“我还想听你说你以后都得唯我独尊。”

 

“想得美!”

 

“我生病了!”

 

“行!我以后唯你独尊!”

 

“我还想听你给我读童话。”

 

“你多大了还童话?”

 

“我就爱听你读!”

 

“行!我读!”傅卉舒去书房拿本童话书,又揽住她慢声慢语的读:“快乐王子的雕像高高地耸立在城市上空—根高大的石柱上面,他浑身上下镶满了薄薄的黄金叶片,明亮的蓝宝石做成他的双眼,剑柄上还嵌着一颗硕大的灿灿发光的红色宝石……”

 

戚小沐插嘴说:“我真想也有个这样的王子雕像,浑身上下都是宝贝,咱这辈子不愁没钱花。”

 

“少做美梦。”戚小沐的鼻涕又淌出一点来,傅卉舒抽张纸帮她擦擦,抱着书继续读:“世人对他真是称羡不已。‘他像风标一样漂亮,’一位想表现自己有艺术品味的市参议员说了一句……”

 

药性上来,戚小沐又沉沉地睡了过去,傅卉舒合上书,安静地看着她的睡容,眉心中凝聚着化不开的爱恋。眼前的这个人不懂浪漫,从没在意过情人节,从没给自己送过花,嘴巴跑起火车来个顶个,甜言蜜语却只会说“你真好看”,实在是个没什么情调的家伙,可是跟这个人生活在一起,却有着十足的踏实。她跟自己一块儿出生,一块儿长大,在不久的将来,也会一块儿老去,当年岁上了八十,当皱纹爬满皮肤,当满头青丝变成苍苍白发的时候,她是否依然爱看童话,是否依然爱听自己给她读童话?一定是爱的,因为她是戚小沐。

 

是了,她是戚小沐,傅卉舒的戚小沐。傅卉舒的戚小沐是爱童话的,而童话离自己也并不遥远,两个人,一个家,不就是传说中的童话么?

 

是的,家就是童话,每个人都有可能去拥有的童话。它或许没有故事中的浪漫,或许没有故事中的惊心动魄,但它却有着故事中的美好结局——有情人共建一个家;也有着故事中没有提到的未来——一家人围着柴米油盐团团转。有家就有童话,它就围绕在人们身边,只等着人们能停下向前匆匆行走的脚步,仔细认真地来看一看它。

 

傅卉舒帮戚小沐掖好被角,亲亲她的额头,去了厨房。她的厨艺并不怎么样,但煲个粥炒个简单的家常菜还是可以的,这些年在三餐方面一直是戚小沐给她做饭,她通常情况下张嘴就吃,嘛都不干,锅碗瓢盆也大多是由戚小沐来洗来刷,她下厨的次数顶有限,这回戚小沐病了,虽然只是小小的感冒,她也是心疼的,她想给戚小沐亲手做顿饭吃。

 

傅卉舒熬了一锅小米粥,又做了一份十分清淡的豆芽粉丝和芹菜豆腐汤,她厨艺不精,做饭也就十分慢,等她把菜做好,小米粥也凉了,再把小米粥重新温上,戚小沐也醒了。戚小沐趿拉着大白兔棉拖溜达到厨房,看着来回忙活的傅卉舒心里暖暖的,她走到傅卉舒身后,环住她的腰,吻吻她的脖子,说:“卉舒,你真好看。”

 

“嗯,你也好看,”傅卉舒拿着勺子搅搅小米粥,问:“感觉好点了没有?”

 

“比早晨那会儿好多了。”

 

傅卉舒转转身子,把掌心贴到她额头上测测,皱眉:“还是有点烧。刚才睡觉没出汗吗?”

 

“没有,我觉着有点冷。”

 

“快去加件衣服,等会儿吃完饭我给你熬点姜汤,你喝下去出身汗才好的快。”

 

“抱着你就不冷了。”戚小沐跟猫儿似的蹭蹭她的头发:“卉舒,我喜欢看你做饭,又不喜欢让你做饭,怎么办?”

 

傅卉舒眼笑眉舒的问:“为嘛不喜欢让我做饭?怪我做的不好吃?”

 

“才不是。”戚小沐轻轻握住傅卉舒正在搅和小米粥的手,说:“你这双手是用来拿手术刀用来给我性福的,不是用来做饭的,我舍不得它们受委屈。”

 

“傻,”傅卉舒揉揉她的脸:“你那双手就舍得让它们受委屈了?”

 

“我这双手给你做饭才不委屈。”戚小沐抱紧傅卉舒,喃喃地嘟囔:“卉舒卉舒,我想你。你工作比我忙,还动不动就得值班,有时候你在医院的时间比在家都长,跟同事病人相处的时间也比我多,你干的就是这种工作,我不埋怨你,我就是想你。”

 

“感冒了才对我说这些,不感冒的时候怎么不说?”年轻的医生们几乎没有太清闲的,傅卉舒工作以后跟戚小沐一起玩的时间跟以前相比的确少了许多,傅卉舒心里一酸,说:“以后不管想到什么都得告诉我,别憋到心里头,憋着不好,嗯?”

 

“嗯。”

 

“从现在起我只要不上班值班,就去店里看你在家里陪你好不好?”

 

“好。”

 

“走吧,吃饭去。”

 

“你喂我!”

 

“我喂你?”傅卉舒横她一眼:“给你点好脸你就上脸是不是?”

 

“病号最大!”戚小沐学着傅卉舒的语气,盛气凌人的昂昂着脖子颐指气使:“我让你干嘛你就得干嘛,渣渣!不能不听话!”

 

戚小沐学的有鼻子有眼,傅卉舒忍不住的咯咯笑了半分钟,拿件外套裹到她身上,又拿起筷子来一口口的喂她吃饭,以满足她那份“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虚荣心。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