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七十八章

2012-08-12

又放寒假了,对即将毕业又不打算考研的大四生来说,这个寒假,是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假期了。

 

戚小沐常娥和徐则林没有再去考前班代课,而是聚集到了戚金贵的工作间,在老爷子的指点下继续练手艺。关于制作铁画的技法他们已经熟练掌握,但还没有熟练到戚金贵的程度,他们如今要做的,是要在熟练的基础上更加熟练。

 

三个年轻人有自己的打算,戚金贵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对几个孩子说:“我开了二十多年的店,结交了一把老主顾,咱们这个店能维持至今,就是指着这些老主顾往外掏银子。这些老主顾都是明白人,眼珠子刁钻的很,你干的活儿地道不地道,有没有往里头掺水,他们一眼就能瞧出来。你干的活儿要是好,他们就会把你往外推荐给他们的朋友,这么一层又一层的往外推荐,才有了咱们这个店的今天。你们仨做的东西要能让这些老主顾相中,要能让他们对你们称赞有加,别的我不敢说,三五年内买辆好点的轿子开开准没问题。你们现在有本事,但本事还不到火候,也别贪这贪那的贪太多,别一会儿想搞铁画一会儿想搞景泰蓝的,搞了那么多玩意儿,什么都会做做,就是没个精的,有用吗?我看没用。卉舒她们要当大夫的,不是还得分个骨科眼科的吗?有几个大夫是不管碰到什么病都能治的?那些什么……专家,啊,不也是分成什么眼科专家脑瘤专家的吗?我可没听说过全能专家。咱们这一行当也是分的细,铁画首饰景泰蓝,随便拿出一样都够你学上大半辈子。一个人精力有限,不可能什么都会,逮住一个点,先把这个点啃透,再慢慢往外扩,这才是正事。等抽个空我把你们介绍给那些老主顾,让他们先对你们有个印象,等你们练到火候了,把自己做的东西往他们眼前一放,人家自然就信服了。先把老客人笼络住,再往外吸引新客人,骑着驴找驴,这就是咱们这个店的根本。你们能明白我的意思不能?”

 

“明白爷爷,”戚小沐说:“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先跟你学手艺,先征服那群老家伙,等我们仨先在铁画上站稳了脚,再搞些首饰什么的小花样,对不对?”

 

“对,对,我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戚金贵摸摸山羊胡:“我唠叨了那么多,你两句话就说的差不多了。我倒不是让你们光跟着我学铁画,小蛾子喜欢捣鼓首饰,小徐喜欢捣鼓铜,既然喜欢就继续捣鼓。但是要有根主线,就跟吃饭要有主食一样。咱们是指着铁画立脚的,铁画就是主线。先把骨头架子竖起来,再往上添血添肉,这样才能站的稳当。小蛾子小徐,你们俩能明白不能?”

 

常娥和徐则林点头表示明白,常娥问:“爷爷,怎么才能让手艺一日千里的往上飙?”

 

“你这丫头,净想美事,”戚金贵将手边的茶碗微微一端,说:“饭是一口口的吃的,咱们要的是真功夫,不踏踏实实的干,练不出来。你们现在的手艺比半年前强多啦,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是打小学铁画,小沐也是打小学铁画,我在20出头的时候做的铁画都没小沐做的好。一代人比一代人强,我看了高兴!你看我现在比你们做的熟,手比你们的巧,这都是时间琢出来的。你们都是块料,是块料就得慢慢敲打,才能琢出真品,别着急嘛,我老头子都不急,你急什么?这几年我做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玉泉给我捣鼓的图样,玉泉厉害,咱们这店当年多亏了玉泉打广告才能搞出名堂来。你们能当人家的徒弟是你们的福气,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多跟着他学学保准没错。玉泉说想让你们在年后先去大公司看看人家都是怎么做的,他这想法挺好,你们是得多看看,首饰锻铜我教不了你们,你们得去外头跟人家学。这两年你们就多看多练,看得多了练得好了,不用你找财,财它自己个儿就会来找你。别一个劲的想着走捷径。”

 

常娥挨了批评,不再想着让手艺一日千里的飙了,塌下身子老老实实的干了。寒假期间,常娥只回家呆了一周,大年初四就返回,跟戚小沐和徐则林一起在戚金贵的工作间挥汗练习。

 

有蔡玉泉的引导和戚金贵的指点,戚小沐三人的设计水平和制作技法在寒假又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戚金贵看了欣慰,蔡玉泉看了欢喜,两位长辈主动为他们开路,戚金贵借着做寿的由头把他们介绍给了一些老主顾老朋友,蔡玉泉则是送给了他们一些国外金属工艺品的图样和参考资料,让他们消化掉,再推陈出新。

 

一般说来父母都是希望孩子能有个稳定工作的,比如戚大成和冯燕,他们就希望戚小沐能当个公务员或者老师,却也深知自家孩子有多顽劣有多不听话,加上有戚金贵和蔡玉泉的支持,他们也只能去默认戚小沐的职业选择。戚大成有时觉得自己父亲的店和手艺没人继承的确太可惜了些,闺女既然喜欢摸锤子砸铁那么就让她去继承,也不是什么坏事,无形中倒也支持了戚小沐的想法。

 

开学后戚小沐几人要做毕业作品写毕业论文,没有太多时间再去戚金贵那里了,到了五月份,等他们把毕业作品和毕业论文都捣鼓的差不多之后,蔡玉泉介绍他们去了一家首饰公司,让他们先在那里干上几个月,虽然他们是以做铁画为主,但是艺多不压身,能有机会多学点就多学点,再说常娥设计的首饰一直挺棒,不能把种子选手给埋没。

 

要去公司体验当上班族的感觉了,戚小沐常娥和徐则林都有点兴奋,他们虽不喜欢被太多规则拘束,但体验一把别样的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徐则林问:“我是不是该系领带穿西装?”

 

常娥说:“有你能穿的号吗?”

 

徐则林被这句话打击的不轻,小脸憋的泛紫。

 

戚小沐说:“先去店里看看再说。”

 

三人去了一家男装店,小号倒是有,就是徐则林穿起来不大雅观,他个子小,又是娃娃脸,正儿八经的西装一被他穿到身上跟个中学生校服似的。徐则林差点哭,穿西服不好看,以后结婚真难办!戚小沐和常娥帮他选了一套休闲味儿的正装,穿上后看起来顺眼多了。

 

得知戚小沐和常娥要上班,傅卉舒和史诗也挺兴奋,俩人也拿高跟鞋也拿粉饼的帮她们打扮,打扮了半个小时,戚小沐和常娥对着镜子一瞧,淡雅的衣服精致的妆,看起来比以前成熟稳重多了,两个活泼的人突然稳重了,两人表示不习惯,又一想要去大公司上班,必须看起来稳重些,俩人又表示很满意,真是矛盾。

 

常娥穿着七分袖的米色雪纺长裙来回走两步,瞧瞧史诗,拉了拉她的手,传达感谢。史诗翻个白眼,表示接受感谢。

 

穿着蝙蝠袖丝质衬衫和白色褶裙的戚小沐踩着高跟鞋转个圈,脚步轻盈,衣衫飘飘,再学着费雯丽摆个pose,问傅卉舒:“我看起来怎么样?”

 

“不怎么样。”傅卉舒嘴上不屑,眼珠子越看越绿,一把将她拽进卧室,狠狠亲了两分钟,看那架势,要不是她自己有课戚小沐要上班,非得把戚小沐就地正法不可。

 

“卉舒卉舒,”戚小沐嘻嘻笑着咬她耳朵,“快点承认,你才是个大色狼!”

 

“不想活了?”傅卉舒掐她屁股:“听说那个公司美女帅哥都不少,你要敢胡乱瞟我就把你那对眼珠子抠下来当球踢!”

 

“除了你我才不稀罕看别人,”戚小沐的爪子溜进傅卉舒的裙子,挠挠人家的小裤裤,一腔正气的说:“卉舒,百花斗艳,我只采你这一朵!你放心吧!”

 

“色狼!”傅卉舒把她的手揪出来:“还说我大色狼,你脸蛋长的得有多奇葩才好意思说出这种话!跟你比我永远差半截!”

 

“别说的这么露骨嘛,”戚小沐掩面:“我害羞!”

 

傅卉舒无语。

 

上午八点半,戚小沐常娥和徐则林准时来到了首饰公司的大门口。公司实力较强,历史较长,占地面积较大,建立在热闹繁华的市中心,在很多城市也都开有零售店,从原料采购到市场推广自成一套体系,并且拥有一支比较庞大的内部设计团队,这支团队的组成人员有本地土生土长的,也有海外留学归来的,还有靠裙带关系进来的,总之五花八门,丰富多彩。

 

戚小沐三人被安排到了设计部,设计部跟市场部紧挨着,两个部门共用一层楼,设计部的首席珠宝设计师是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叫吴义华,同时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经常围着世界跑,拿着飞机当出租。吴义华气质含蓄儒雅,长的慈眉善目的,让人一看就觉得他和蔼可亲,大家都亲切的叫他吴叔。他跟蔡玉泉是老朋友,蔡玉泉介绍戚小沐几人过来,他连面试的套路都没走就直接把几个孩子安排下了,戚小沐常娥和徐则林都知道他跟蔡玉泉的关系,一个比一个嘴巴甜的拍吴义华马屁,吴义华特别受用,当即就把他们交给了他最青睐的设计师兼设计主管曹沛如,让他们在曹沛如手底下跟着混。

 

曹沛如性别女,个头 一米六五,27岁,长的有点像蔡琴,声音也有点象蔡琴,并且留着蔡琴式的短发,要是她眼角底下再多个风情万种的大黑痣,那就更像蔡琴了。她喜欢穿白衬衣,也喜欢穿高的没谱的高跟鞋,高跟鞋一旦配上白衬衣,给大众留下的第一印象往往会是两个字——干练。

 

曹沛如很干练,行事如风,说话快,吃饭快,不管干嘛都跟风似的,快的很。还能一心三用,比如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电视一边画草图,眼嘴手耳各自发挥各自的功能,互不耽误,实在是个人才。她年龄不算大,在珠宝设计界却已创出了一番名堂,这当然跟当时国内的珠宝设计师太稀少有关,物以稀为贵,那会儿但凡有真本事的基本都能发发光。她的高中和大学都是在国外读的,大学时半工半读,读完大学后在一家意大利珠宝品牌公司工作了两年,积累了不少经验,23岁回国,被这家首饰公司以高薪聘请后就一直在这儿呆着,整整四年没挪过窝,这对爱跳槽的年轻人来说是十分难得的。

 

曹沛如独立要强,很能忍,也很有耐性,人品不错,就是不大爱搞亲民政策,跟下属总是保持一段距离,不太容易亲近,戚小沐拍马屁的本事在她身上自然也就没了用武之地。她也十分没有时间观念——不爱按时下班,总爱加班加点。她不下班,戚小沐常娥和徐则林就不好下班,三个人也算懂事,晓得自个儿是来这里学艺的,不是来享福的,基本上没抱怨过什么。在人家手底下的混了一个礼拜,总体上看还算说的过去。

 

只有一样让三个人有点受不了,那就是曹沛如的语言问题。

 

曹沛如的语言问题并不是她不会说普通话,而是她很会两语共用。或许是在国外呆的太久的缘故,也或许是她的交际圈子是以白领金领为主的缘故,她说起话来总爱中英混杂,惊讶了不说天啊说Jesus!迷茫了不说不知道说Who knows!看到好东西不说棒呆了说Perfect!同情谁了不说真可怜说Poor thing!——她说起话来夹杂英语不是为了显摆,而是纯属个人习惯问题,根本算不得什么缺点。但这种小资味十足的表达方式让普通民众一听,恐怕大部分都得退避三舍。先别说英语坏的根本听不懂,即使英语好的也大半会听着有点怪异。

 

戚小沐和常娥天生爱损人,私底下俩人常常学着曹沛如的说话方式来开玩笑。

 

这天常娥用电脑做了一副手镯的草图,做完了就拿捏着曹沛如的表情对戚小沐说:“小沐,你look look我make的how how?”

 

戚小沐隆重的拉扯一把鼻眼,也拿捏曹沛如的表情说:“OK,OK,Let me see,Good,Good,简直他妈的太Perfect!”

 

“听你这么一said,我浑身great,你真sweet,我真glad,明天给你买个pig蹄儿eat eat!”

 

“我agree,你要再加根pig尾巴,就更wonderful啦!”

 

曹沛如站在她们后边,脸黑的跟锅底砖一样。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