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七十五章

2012-08-12

安静。

 

在戚小沐为自己辩解之后,卧室暂时沉入了安静。

 

傅卉舒看看常娥,常娥的小脸完全能让冰水沸腾,再看看史诗,史诗的脸上却无任何波澜。

 

她暗笑一声,拽拽戚小沐的袖子,说:“走了小沐,咱们回自己屋睡觉。”

 

戚小沐不想回去,她想看好戏,傅卉舒踢了她一脚,才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

 

回到卧室,戚小沐问:“干嘛拉我回来?你不是也好奇仙子喜不喜欢史诗吗?看仙子今晚的反应肯定是喜欢的。我都帮她们挑开了,好戏都快上演啦,为嘛不让我看?”

 

“这时候应该让她们独处,你当什么电灯泡?再说,”傅卉舒喝两口水:“你蹲了那么久的局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光想着看常娥史诗不想看我?”

 

“怎么会嘛,”戚小沐勾住傅卉舒的脖子,“我最想看的就是你了,想死你了!”

 

“再想我也不能大半夜的往回跑,非典时期一点都不能大意,昨天梦思的学校还查出一例来呢,她们整个系都停课了。”

 

“将军席梦思?”戚小沐一拍脑袋:“我的天!多么久违的名字啊!你怎么见到她的?她还好吧?”

 

“昨天我去医院找我妈妈,从医院碰见她的。她扭伤了手,腕骨有了条小裂缝,没大碍,过两个月就能好。这么久不见她没嘛变化,就是稍微瘦了一点点。脾气更是一点没改,她说除了杜松咱们几个都没怎么跟她联系,嗷嗷骂咱们俩是大垃圾,我妈妈听了都直笑。”傅卉舒说着说着乐了:“梦思那脾气,真是一万年不变啊!”

 

“不变好不变好,我就喜欢将军那种脾气,以后得多跟她联系联系。杜松跟她一直有联系?”

 

“嗯,杜松朋友不多,他跟他喜欢的朋友一直都联系,像是你啊,徐则林啊,梦思啊,我啊,没了。他联系的也就咱们几个人了,手机上的人名屈指可数,真是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

 

“大家闺秀就对啦,我一直拿杜松当大闺女看的!”戚小沐慨叹似的说:“大三眼看着都快过完了,杜松还一直没恋爱过,咱们应该给他介绍个女朋友,省得他老是惦记你。”

 

傅卉舒一怔,问:“你还是觉得杜松喜欢我?”

 

“是啊,难不成他移情别恋了不喜欢你了?”

 

“其实……”傅卉舒别扭的撇撇嘴,说了实话:“其实他喜欢的一直是你。”

 

戚小沐瞪眼:“开什么国际玩笑?”

 

傅卉舒酸不溜的说:“他从高中就喜欢你,一直喜欢到现在,怕你拒绝就一直没敢跟你说。倒是告诉我了,还让我替他保密,正好我也没打算让你知道,我看我跟杜松也就在关于你的问题上有点默契。”

 

“你确定?”

 

“当然确定!喜欢他的女生有的是,人家就对你一人情有独钟,多深情呢!”

 

“呀呀呀!”戚小沐兴高采烈地跳三下:“原来我魅力比你大呀!我还一直以为杜松喜欢的是你呢!我可怜的杜松!我误会他了,我真不该对他恶言恶语的,明天给他买个猪蹄当补偿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傅卉舒浑身都散发着山西老醋味:“你可怜他你跟他过去吧!别在我眼前晃!我见了你就烦!”

 

“就烦你就烦你,他怎么能跟你比嘛,”戚小沐冷不丁的把傅卉舒扑到床上,对准嘴巴亲了下去,一边亲一边脱衣服,嘴唇离开不足一秒又黏到一起,亲了足足三分钟才知道大喘气。

 

“渣渣!不是可怜杜松吗?还招惹我干嘛?”傅卉舒脸带红润的捶了捶戚小沐的肩。

 

“都说他没法跟你比了,我就喜欢招惹你一个,这辈子只招惹你一个,”戚小沐舔舔嘴角,蹭着傅卉舒的腿轻咬她的鼻尖:“卉舒我喜欢给你消毒,你真甜。”

 

“嗯,”傅卉舒闻闻独属于她的清幽体香:“你也不苦。”

 

“我浑身都是甜的,”戚小沐的手冲上了对方的山之巅,低头亲亲,“软乎乎大馒头,俏生生的小馒头,都是我的。”

 

傅卉舒揉揉那对俏然耸立的狗不理,笑道:“你这俩狗不理也都是我的。”

 

戚小沐咬一口小馒头,抗议:“狗不理不好听!”

 

“我爱吃就行,”傅卉舒的手滑过她的小蛮腰,往下走,“可惜没汁。”

 

“哼,你的也没汁。”戚小沐往上爬爬,狗不理压住了大馒头,贴住,蹭一蹭:“卉舒,我听到你心跳了。”

 

“嗯,”傅卉舒抓抓她的屁股,调笑:“要是你那对狗不理跟你屁股上的肉一样多就好了。”

 

“那我不就有两个屁股了?”戚小沐撩开傅卉舒脸上的几根发丝,看着那张白里透红的脸,眼睛里迸出几道火花,“想我不想?”

 

“一点不想,”傅卉舒咬着她的锁骨,纤长柔美的手指逗弄她楚楚含羞的花瓣。

 

“你就爱说反话,”戚小沐闷哼一声,抱紧傅卉舒,啃口她的脖子,“我喜欢听你说反话。”

 

“我不说反话就不喜欢了?”傅卉舒翻身骑到她身上,下半身若即若离的贴到了一块儿。

 

“喜欢,你说什么我都喜欢,我是昏君,爱美人不爱江山,不对,是爱美人身上的江山。”戚小沐搂住傅卉舒盈盈一握的腰,抬头去吃那对嫣红玉润的樱桃,长腿稍稍打开一点,让贴合的地方更加贴合,“卉舒,每次这样,我都觉得我们是连体儿,你真热,我真喜欢。”

 

“嗯。”

 

傅卉舒握紧她的手,十指交缠,腰身止不住的律动,生动而猛烈地研磨,戚小沐配合着她的动作,跟她一起跳舞,一起沉沦。

 

没有什么是比感受彼此的热度更加亲密的事了。

 

双眸紧闭,樱唇轻吟,丽靥润红,风情荡漾。晶莹的汗珠顺着脊背悄然滑落,白皙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别样的光华,这一刻,两人的心在一起跳跃。

 

柔和的光,柔和的人,柔和的水。

 

一圈又一圈的水纹向外扩散,漾动了浮光,盈满了渴望;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此起彼伏,冲过了沙滩,擦过了贝壳。两只小船游荡在海水中央,时上时下,忽左忽右,你追我逐的过家家,直到潜藏在体内的海啸来袭,将船覆没,一切才趋于平静。

 

傅卉舒仰起头,瀑布般的长发洒满了背,戚小沐弓起背,绸缎般的黑发铺满了床。

 

深沉的夜,原本就是为爱的深沉的情人准备的。

 

无需过多言语,只需相拥睡去。

 

戚小沐和傅卉舒离开后,常娥躺在床上装死人,她乳疼额头疼,浑身都疼,没力气说话。

 

史诗看看她的额头,倒出一点红花油帮她抹了一点,常娥问:“我不会脑震荡吧?”

 

“让弱小的台灯夯一下应该不会脑震荡,”史诗把地上的台灯捡起来,叹:“你脑袋可真够硬的,把台灯都震散架了。”

 

“什么话!”常娥愤愤然:“你有点人性没有?台灯不是人!我才是人!”

 

史诗哧哧笑:“你不说我真不知道你原来是个人。”

 

“一边去!”

 

“真没想到卉舒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力气还不小,简直能跟奥特曼比。”史诗问:“还有哪里疼?”

 

常娥用下巴指指自己的乳:“胸!”

 

史诗把红花油递给她:“你自己涂点。”

 

“我没力气……”

 

“那你脱下外套来,我帮你涂点。”

 

常娥想了想,跟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坐起来把外衣脱掉,再把文胸解开,一对人人向往的美乳弹跳而出。

 

史诗没想到她会脱的这么光,脸一红,头一转,说:“你不是胸疼吗?不用脱内衣。”

 

“是胸上的乳疼!”常娥低头瞧瞧,自怜:“我可怜的乳,都摔青了……我恨死小沐了!还有卉舒,砸的我毁容,真是王八跟鳖走亲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恨死她们了!今天应该看看黄历,肯定是诸事不宜。”

 

史诗的眼皮轻轻一撩,眼角的余光一扫她的胸,胸口上下确实青了一片,稍一皱眉:“怎么还能摔到胸?”

 

常娥没好气的说:“床上滚下来胸先着的地!”

 

史诗大笑:“就这样的胸还出卖色相,我真担心看门的见了会吓着。”

 

“少幸灾乐祸!要不是你我能摔下床能被台灯砸吗?你跟小沐都没良心,就会耍老娘!”

 

“小沐那张破嘴完全能跑得开十辆火车,她说的话你也信?”

 

“谁让我单纯呢!”

 

“好吧你单纯,把头发拨到背上去,我帮你擦点油。”

 

常娥把胸前的头发拨开,说:“你小心点,我可是处胸。”

 

“什么处胸?”

 

“处女处胸!贞洁圣地!”常娥看眼史诗,脸蛋微红的嘟囔:“要不是疼的厉害我才不会让你占便宜。”

 

“处胸……你可真能造词!”史诗拿起红花油,以专业的态度往她胸上涂,努力避开那俩点,也努力忽略那极佳的手感。她不能不承认,常娥的胸的确是漂亮的,大而不松垮,满而不下垂,成天蹦蹦哒哒的闲不住,胸部很健美,也难怪她成天以乳为傲。

 

常娥第一次用心观赏史诗,史诗长的很漂亮,她是一早知道的,不知为何,今晚的史诗好像比以往更漂亮一些。含烟的柳眉,水润的杏眼,柔嫩的朱唇,尖尖的下巴,浓翘的睫毛,自来卷的长头发,还有那好的要命的皮肤,除了偏瘦的胸脯以外,随便拿出一样都堪称精致,都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常娥搞不懂,这么一个让谁看了都会觉得漂亮的人,王灵怎么会不珍惜?王灵怎么能够不珍惜?

 

她盯着史诗专注的脸,心脏有些失神,心跳逐渐加速,史诗的手有点凉,触到胸上很舒服,她止不住的哼哼了一声。史诗的手稍稍一停,集中精力继续涂,涂完后,帮她找出睡裙,丢到她脑袋上,说:“穿上衣服吧。”

 

常娥若有所思的换上睡裙,蹙眉沉默。过会儿,她说:“史诗,有件事你可能不喜欢听,但我必须对你说出来,要不我心里堵得慌。”

 

史诗呼吸一凝:“什么事?”

 

史诗的脸很平静,平静的像是一个已被风化的石雕,看着坚韧,用手一戳,却会碎。常娥看着她,张了张嘴,胸口一闷:“没什么,突然想吃泡泡糖,吹个大泡泡。”

 

“嗯,明天去买。”史诗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这口气里有几分放松,也夹杂着一丝微不可见的失落,她对着常娥笑笑,说:“睡觉吧。”

 

“好,睡觉,”常娥关上灯,在黑暗中回味刚才的心跳。她谈过三次恋爱了,很清楚这种心跳意味着什么。三次恋爱,三个男友都不曾给她带来这种心跳,史诗却做到了。她一早就知道自己很在乎史诗,而不敢肯定自己是否会喜欢女人,如今心一跳,隐隐地,她肯定了一些什么。

 

她扭头看看史诗,史诗呼吸平稳,似乎睡着了。她突地有点郁闷,史诗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么?她自己有手,没必要非让史诗帮她涂红花油不可,她脱下文胸让史诗看,不过是想看看史诗会有什么反应,结果很失望,史诗对那俩乳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史诗的无动于衷让她颇受打击,生活就是这么不如意!她气恼地抱怨着。

 

气恼之下,她往史诗身边滚滚,叫了一声:“史诗。”

 

史诗没回话。

 

“史诗,你还想王灵吗?你是想她,还是想把她忘了?我觉得你不用想着忘了她,有些人绞尽脑汁的想忘记某个人,到头来记忆反而更加清晰,这样多受罪。不如顺其自然,不想也不忘,不惦记着忘,也就不会多想,对不对?”

 

史诗没回话。

 

“史诗,我这几天吃食堂,食堂的菜没你做的好吃,明天早上你给我做饭吃吧。”

 

史诗还是没回话。

 

“史诗,你没发烧,真是讨厌。你要是病了,肯定比没病的时候讨喜一点。”

 

史诗依然没回话,只是转过身子,隔着被子抱住了她。

 

天上的云彩裹住了月亮的半边脸,常娥眨眨眼,笑着入梦。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