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七十四章

2012-08-12

在寂静无声的半夜三更,在你跟周公下棋下的正爽的时刻,突然迎来了一声凄厉的鬼嚎,你会作何反应?

 

心脏好点的,八成会心跳加速,心脏不好的,八成就一命呜呼了。

 

顶庆幸,戚小沐宿舍的姐妹们心脏都不赖,没有一命呜呼的,但也离半死不活不远了。

 

戚小沐这顿暴揍是免不了了,姐妹们把她收拾了好一顿,她在整个系整个宿舍都是年龄最小的,人又调皮可爱,从不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深受同学喜爱。平时大家都宠着她,这回不能再宠了,拔牙的拔牙,踢屁股的踢屁股,拧鼻子的拧鼻子,宿舍老大发出严重警告:“你丫的再乱嚎姑奶奶当场把你枪毙!”老二也发出严正声明:“再敢乱叫老娘阉了你!”

 

戚小沐捂着小脸说:“人家是姑娘,没法被阉……”

 

老二想想也是,就改口说:“再敢乱叫老娘缝了你!”

 

戚小沐打了个哆嗦,还没被缝呢,三角地带先隐隐作痛了,连声说:“毛主席作证我绝不乱叫绝不乱叫!”

 

大家表示很满意,同时各上各床,继续跟周公幽会,除了常娥。

 

常娥摔的那一下子不轻,戚小沐那嗓子尖喊把她吓惨了,她瘫到地上半天没能缓醒过来,胸脯火辣辣的疼,耳朵眼嗡嗡直响,戚小沐喊的是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快被吓死了,黑白无常快来找她了。

 

把常娥吓成这德行,戚小沐深感愧疚,爬到常娥身边,小声说:“我真对不住你,仙子,你没受伤吧?”

 

“伤了……”常娥啪嗒啪嗒的掉泪,“我胸口疼……”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要,”常娥捏起戚小沐的睡裙擦擦鼻涕,问:“你刚才喊的什么?我好像听到史诗怎么怎么了?”

 

“噢!”为了分散常娥的注意力,戚小沐胡扯:“史诗发烧了,小病,没事,不用担心。”

 

“现在发烧还了得?”常娥呼啦一声站起来,胸口也不疼了,急急火火的穿衣服,“你也快穿衣服,陪我回去看看她。”

 

戚小沐傻眼了:“大半夜的,怎么出宿舍怎么出校门?史诗是小病,没事真没事,有卉舒照顾她呢。”

 

“还是回去看看放心。”常娥往上提提牛仔裤,说:“老大以前见天晚归,早就偷配了一把宿舍大门的钥匙,咱们把她的钥匙拿过来用就能出宿舍。校门你也不用担心,我跟看门的那俩小子还算熟,说说就能过去。”

 

“你跟看门的熟怎么不早说?”

 

“你又没问,我怎么说?再说我是这几天刚跟他们混熟的,又不是一直很熟。那个新来的家伙可能喜欢我,一见我就直着眼看,咱们跟他说说准能混过去。”

 

“终于能见卉舒了!还等什么?快走吧!”

 

俩人把老大的钥匙借过来,穿好衣服溜出宿舍,跑到学校大门口,戚小沐说:“仙子,那个新来的门卫不是喜欢你吗?为了党的大业,你朝他抛两个媚眼,他心尖一颤,保准给咱们开路。”

 

常娥说:“管用吗?我觉得只要通融通融就能出去。”

 

“为了保险,你还是抛个媚眼吧!”

 

“好!我牺牲一回,下回你牺牲!”

 

常娥送给门卫两包巧克力豆,说了一通好话,又出卖色相抛了几个媚眼,门卫的心尖当真颤了颤——吓的。为守住大节,年轻的门卫急忙将其放行。两人招手打车,直接跑回了老家。

 

史诗早就睡着了,傅卉舒一直在等戚小沐回短信,等了一会儿没等来也睡着了。

 

戚小沐和常娥站在门口,常娥想按门铃,戚小沐说:“别按别按,咱们自己开门,进去别开灯,给她们一个惊喜。”

 

“史诗都发烧了,你还有心思搞惊喜!”常娥拿出钥匙开门,“她们俩可能都睡了,咱们小点动静。”

 

“好好好,小点动静小点动静!”屋里黑乎乎的,戚小沐摸着道儿往自己卧室跑,拿出手机当电灯使,借着微弱的光线往里一瞧,屋里没人,悄声说:“卉舒没在,可能在你屋里呢,咱们过去看看。”

 

来到隔壁卧室,戚小沐轻轻推门,没推开,稍微用点力,还是没推开,拼了全身力气推,依然没推开,常娥鄙视她:“白痴!她们在里边锁门了,你推什么推!”

 

“那怎么进去?”

 

常娥把钥匙一晃,得意的说:“我有钥匙!”

 

戚小沐把钥匙夺过来,轻手轻脚的开门,又拉着常娥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边。傅卉舒和史诗各盖各的被子,一个往左侧身一个往右侧身,跟刚吵了一架还没和好的两口子似的。光线昏暗,看不清她们的模样,只听舒缓的呼吸,便可知她们睡的比较沉。

 

戚小沐轻声问常娥:“要不要叫醒她们?”

 

“让她们睡吧,还是别叫了,”常娥伸手摸摸史诗的额头,一点不热,纳闷:“你不是说她发烧了吗?”

 

“可能被卉舒照顾好了吧,”戚小沐心虚的岔话题:“仙子,她们睡觉咱们怎么办?”

 

“咱们去你那屋睡吧。”

 

“我想跟卉舒睡。”

 

“要不你把卉舒叫醒?”

 

“我不忍心叫醒她。”

 

“那怎么办?”

 

“我不困,咱们为她们守夜吧,往门口站站,省得吓着她们。”戚小沐拽着常娥来到门口,看到电脑桌上放着两块地瓜干,拿起一块咬一口,关心的问:“你胸口还疼不疼?”

 

不提疼还好,一提疼常娥差点又掉泪:“疼!疼死我了!”

 

“要不要贴片膏药?”

 

“你才在乳上贴膏药!”

 

“呀!你是乳疼不是胸疼呀!”

 

“乳不在胸上吗?”

 

“也对,要不,抹点老虎油?”

 

“老虎油是给男人用的!”

 

“噢,我说错了,是红花油……”

 

……

 

戚小沐和常娥嘁嘁喳喳的说话声把傅卉舒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她把眼撕开一道缝,好像看到门口站着两个鬼影子,以为是做梦,又把眼闭上了,想想不对,揉揉眼再看看,的的确确是两个鬼影,大半夜的,卧室突然冒出俩人来,她立刻吓出一身冷汗。还好,她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吓过之后就迅速冷静了下来。她悄悄地抓起床头桌上的台灯,悄悄地下床,悄悄地往前走,悄悄地走到那俩鬼影背后,屏气凝神,瞄准其中一人的脑袋,高举台灯,狠狠的砸了下去。

 

“嗷——呜——!”常娥眼前金星一冒,跟跳芭蕾似的转着圈趴到了地上。

 

再次高举台灯,刚想狠狠的再砸另一个,却找不着另一个人的影儿了。

 

戚小沐反应够快,一看常娥倒下了,一惊之下马上抱头鼠窜,全然不顾战友之性命,一口气跑到客厅,抓起抱枕挡在胸前,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由始至终都是条件反射,足见人的自卫本能有多强大。

 

好在傅卉舒比较理智,常娥那声“嗷呜”让她听着不对劲,赶快打开灯,一看是常娥正跟螃蟹似的在地板上蠕动,马上明白自己犯了一个极其严重的盲动主义错误,她赶紧把台灯扔一边,把常娥翻个身,检查她的脑袋,很不幸,常娥的额头上冉冉升起了一个鹌鹑蛋大小的红包,傅卉舒愧疚极了:“怎么是你怎么是你?我还以为进贼了呢!”

 

这会儿史诗也被惊醒了,她坐起来往床下一扫,对着常娥惊呼:“见鬼了见鬼了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常娥头疼的说不出话,大惊初愈后的戚小沐倒是磨磨蹭蹭的过来了,帮常娥回答:“我跟仙子是特地回来看望你们的,谁知道你们给我们送来了一场虚惊呢!”又拉傅卉舒的手:“卉舒卉舒我回来啦!你刚才差点砸到我,还好我反应快,躲过一劫,我真厉害!”

 

“回来了也不出点动静,砸到你也活该!”傅卉舒欢喜的拍拍戚小沐的脸,仔细审审她:“没瘦,还以为你会变憔悴呢,看来是我瞎担心。”

 

“我都憔悴到心里了,不信你挖出我的红心来看看,想你想的都瘦了。”

 

“少油嘴滑舌的。你一个姑娘半夜三更的来回跑,等会儿再跟你算账!”

 

戚小沐抛下自己就蹿,常娥恨的咬牙,捂着额头艰难的骂她:“戚小沐……你个……个孙子!不讲义气!老娘被你家那口子砸了,你不先慰问我,倒先调起情来了!么航航子!”

 

“你骂吧仙子,我是挺对不住你!你骂吧,我照单全收。”戚小沐郑重的道歉,又讲道理:“说正经的,仙子,一个人丧命总比俩人全光荣了好,党一再告诫我们在危难之时要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要保卫有生力量,被党教育了这么久,你也该有点献身主义精神……”

 

“滚……滚你大爷的!”

 

史诗和傅卉舒费力的把常娥抬到床上,傅卉舒拿出冰块来帮她冷敷,史诗一边找红花油一边问:“你们怎么这么晚回来?有急事?”

 

常娥说:“还不是因为你!你不是发烧了吗?”

 

“我发烧了?”

 

“你没发烧?”

 

“我身体好好的,没事发什么烧?”

 

常娥明白了,一明白,脑袋也疼胸口也疼,她虚弱的指着戚小沐,虚弱的骂:“大晚上的吓唬老娘,让老娘头朝下的往下滚,胸都快摔没了……为了出门,你他妈让老娘出卖色相,就为满足你那点私欲,见色忘友,忘恩负义,薄情寡义,背信弃义,个……个孙子!”

 

“出卖色相……”傅卉舒问戚小沐:“你怎么忽悠常娥了?”

 

“这事真不怪我,”戚小沐的眼珠子朝着史诗滴溜一圈,不怀好意的为自己辩解:“我想测测仙子喜欢史诗不喜欢,就对仙子说史诗发烧了,仙子一听史诗发烧拉着我就往外跑,不惜以出卖色相的代价去贿赂门卫,这份不择手段之精神,简直能荣登纳粹女特务之宝座!明明是她自己着急上火,怎么全成了我的错嘛,我真是无辜的!”

 

史诗看似不在意的瞟了一眼常娥,闪了闪睫毛,没说话。

 

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常娥满脸燃起了熊熊烈火,直想把戚小沐当成苍蝇,一巴掌拍死,再鞭尸!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