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五十一章

2012-06-09

傅卉舒正在气头上,那一拳下手不轻,戚小沐捂着鼻子疼的直掉泪,傅卉舒见她往外蹦金豆子了,才意识到自己出手太重了,急忙拉开她的手,检查她的鼻梁骨有没有被自己打断。

 

还好,戚小沐的鼻梁骨非常顽强,挨一拳没问题。傅卉舒松了一口气,又埋怨戚小沐:“倒霉德行!怎么不知道躲开呢!”

 

“你可真好意思提这种建议!”戚小沐皮肤白,掐一把就能留红印,砸一拳红绿相接,深知自己皮肤的缺陷,赶紧去照镜子,不出所料,鼻头红中有青,青下有绿,鼻尖还反射着太阳光,十分像折成梯形的印度国旗,她盯着国旗发恼:“你看你把我揍破相了!”

 

“活该!”

 

“哼!”

 

史诗和常娥回来了,一看戚小沐的鼻子挂了彩旗,同时“呀”了一声,史诗问:“小沐你鼻子让猪啃了还是怎么了?”

 

傅卉舒立即说:“她走道儿没长眼,自己撞墙上了。”

 

常娥惊叹:“小沐,你又多了一个让我鄙视的理由!”

 

戚小沐有苦说不出,倒沙发上装死人。傅卉舒把史诗手里的购物袋接过来,打开看看,问:“今天晚上咱们吃什么?谁做饭?”

 

史诗说:“你们几个都不会,今天晚上我做吧。”

 

常娥说:“你不能多放辣椒!”

 

戚小沐一听辣椒,不装死人了,也跟着说:“辣椒不能多放。”

 

傅卉舒拍拍戚小沐的屁股,说:“要饭吃就别嫌饭凉,以后你要学学做饭,不能只让史诗一个人辛苦。”

 

“男足那么臭都能出线都能滚进世界杯了,做饭还能难倒谁?”

 

“拿男足励志,没出息!你怎么不拿女足励志?你也就跟男足一个水平了!男足少不了在世界杯上丢人现眼,我等着你做出的饭也丢人现眼。”

 

“哼,小瞧人!我和仙子当初做的煎饼果子你跟史诗也没少吃!”

 

“就是!”常娥得意的挤挤眼:“煎饼果子都会做了,炒个菜还不是小菜一碟?小沐,我买了本食谱,晚上咱俩研究研究。”

 

史诗笑话她:“你买的食谱不是木瓜炖雪蛤就是木瓜炆带鱼,你胸都这么大了还吃木瓜,不怕坠下来砸自己的脚?”

 

常娥踢她:“看你胸前那俩黄豆……不,扁豆,扁不拉矶的也太不像回事了!我是针对你买的食谱,你先天基因不好,但是现在抢救抢救还能来得及,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耍了一会儿嘴皮,史诗一拍脑袋,说:“忘了买大米!还有筷子碗盘,总得买新的。都怪常娥,一路上老跟我吵,只顾得买菜买调料,倒把这些东西给忘了。”

 

傅卉舒说:“你看看厨房里还缺什么,写纸条上,等会儿咱们两个去买吧。”

 

史诗在厨房里转悠一圈,把需要的都写到了纸条上,傅卉舒拿过纸条来看看,问戚小沐和常娥要不要跟她们一起去,戚小沐嫌鼻子难看出去丢人,不去;常娥跟史诗斗了一路嘴,累了,也不去。她偏爱面食,吩咐史诗回来的时候买几个馒头上来,史诗翻了翻白眼,算是回应,常娥看了郁闷,差点又跟她吵嘴,为避免战争再次爆发,傅卉舒赶紧把史诗拉走了。

 

常娥去卧室换衣服,一进门接着又出来了,出来再进去,进去再出来,反复了两三次,问戚小沐:“你得羊癫疯了?”

 

“没啊。”

 

“怎么咱屋里这么干净了?地上的零食呢?你把零食都藏哪儿了?”

 

“零食都放柜子里了,卉舒帮咱们收拾的。”

 

常娥夸赞:“卉舒真是贤妻良母,地上不扔点东西我还有点不习惯。”

 

“习惯习惯就好了,以后我收拾。”戚小沐想到傅卉舒说的那句只要卧室干净就考虑跟自己同房,又想到那个甜腻腻的舌吻,白净的瓜子脸上随之挂了一层红润润的春,跟挂着印度国旗的鼻子互相辉映,显得格外猥琐。

 

“看你那德行!跟刚偷完汉子似的!果然得羊癫疯了!”常娥嘟囔着进卧室换衣服,换着换着脑子突然迎来了一道强光,她急火火的把裤子提上,光着脚丫跑到客厅,摁着戚小沐的使劲审。

 

戚小沐被她审的发毛,问她:“你干吗跟狼似的看我?”

 

常娥再摁着她审一会儿,坐她身边,义正言辞的说:“戚小沐,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喜欢卉舒?”

 

“怎么突然这么问?”戚小沐缩了缩脖子。

 

“老娘初恋才三天没错,但也算是过来人,特别能理解你那颗想偷汉子的心!”常娥跟个老学究似的咳嗽两声,说:“前些日子在宾馆你那反应就有点不正常,当时我没琢磨出味儿来,后来一寻思,才发现你有问题。那会儿我对你说史诗喜欢女生,你脸色正常,我再对你说卉舒是死心眼,你接着就变脸,还对卉舒发那么大火,你还当我是真傻啊?快说,你是不是喜欢卉舒?”

 

“你真厉害!”戚小沐见瞒不住了,再说同住一个屋檐下也不好瞒,只能坦白:“我喜欢她,你帮我保密。”

 

常娥点个头,深为自己的火眼金睛骄傲,咬着手指头思量思量,跳脚:“我这是跟一群什么人合租的房子呀!有一个史诗还不够,又多了一个你,难道老娘生下来就是为你们保守秘密的?我真恨我的耳朵太好使眼珠太明亮脑袋太聪明魅力太无穷!”

 

“仙子,别这样,”戚小沐拍她马屁:“有多少人想为我们保密还不够格呢!你打生下来就是肩负重任的料,没办法!下一届的女总理在向你抛媚眼呢!”

 

常娥一被人戴高帽就升天,这次也不例外,她飘飘然了一会儿,又问:“卉舒知道你喜欢她吗?”

 

戚小沐凄然垂头:“应该不知道。”

 

“你打算怎么办?”

 

“暂时不知道。”

 

“蠢货!怎么能不知道呢!卉舒是个好姑娘,还是跟你玩到大的,她对史诗不反感,对你更不可能反感,你不能当缩头乌龟,要追到底,姐支持你!”常娥说着拍了拍戚小沐的肩膀头,以赠予她力量。

 

迄今为止,戚小沐的秘密只有老八届和常娥知道,老八届能理解她安慰她,却从未说过支持。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支持”二字,戚小沐说不出什么滋味,鼻子一酸,抱着常娥嗷嗷哭,她不懂自己干嘛要哭,只是想哭。

 

常娥傻了,见戚小沐哭的厉害,就稀里糊涂的陪她哭,抱头哭了三四分钟,戚小沐撩起常娥的衣角擦擦鼻涕,说:“我哭是为了感激你支持我,你干嘛哭?”

 

常娥抹泪:“我最见不得别人哭,别人一哭我就想哭,呜呜呜……”

 

戚小沐乐了,又抱着常娥嘎嘎笑,常娥来气了,也哭也笑的逗老娘玩呢!还在我身上擦鼻涕,刚换的衣服呀!踹戚小沐两脚,找拖鞋去了。

 

有了常娥的支持,戚小沐顿时觉得秋日灿烂秋光明媚,看哪儿哪儿都是希望。史诗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她还过去帮了忙,大忙帮不上,洗菜的小忙总能帮。她觉得她跟史诗是同林鸟,同属弱势群体,应该统一战线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拍了史诗不少马屁,连呼吸里都带着巴结的味道。谁知史诗压根不吃她这一套,不是抱怨她干活不利索就是批评她帮倒忙,戚小沐总算发现她跟知识份子当不成红颜知己,气的直想挠史诗两爪子,一劲儿的嘀咕:秦琼卖马,英雄落难,待我一朝腾龙在天,姑奶奶专门看你那张热脸是如何来贴我的冷屁股!

 

忙活了一个小时,晚上六点半,准时开饭。史诗做了四道菜,除了麻婆豆腐多放了一些辣椒,其他三道都没多放。常娥朝她挺了挺胸,表示同志你辛苦了!史诗一看到她挺胸就想挖眼珠,立刻检讨自己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没有多放辣椒辣死她。

 

隔天晚上常娥和戚小沐玩了一会儿电脑,跑床上开夜谈会,常娥帮戚小沐制定了一套追女路线,第一条是想抓住一个人的心请先抓住一个人的胃,第二条是想抓住一个人的眼请高高挺起自己的胸,常娥让戚小沐学努力做饭,努力把双乳培养壮观。戚小沐对第一条完全认同,第二条她只能望洋兴叹。常娥安慰她说:“没关系,现在有一种手术,叫做隆胸。”

 

戚小沐想想傅卉舒爱拿的那把锋利的手术刀,打个哆嗦,抱着胸脯再次望洋兴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戚小沐一改以往的懒散,把卧室收拾的干干净净不说,还没事就去厨房捣鼓。常娥是个实在孩子,她既然支持戚小沐,就决定帮着戚小沐把傅卉舒追到手。她揣着食谱,跟在戚小沐屁股后边也去了厨房,她抱着食谱念:“加入酱油、大料、葱段、姜片,大火烧开后转小火”,戚小沐就往锅里放酱油大料葱段姜片,把大火转小火。从来不爱听话的戚小沐难得的听了话,常娥威武的不行,念的更欢了。

 

戚小沐每做出一道菜,第一个勇敢的品尝者都是常娥,起初她做的菜不是咸了就是焦了,正常人都不忍看,更不敢尝,常娥为了帮朋友追人,舌头受了不少罪,但她也是有收获的——味蕾越来越敏锐。

 

戚小沐在厨房捣鼓了几天,总算能做出一份像模像样的家常菜了,常娥见了喜欢,挽挽袖子也要当一回厨娘,她当厨娘,就换戚小沐抱着食谱念。两人在厨房同舟共济锦瑟和鸣,一度把做饭的任务全部包揽了下来。

 

傅卉舒和史诗见她们突然变的这么勤快,直呼受不了。再看有现成的饭吃,又喜欢极了这种受不了。可是一个星期之后,她们又不喜欢这种受不了了,菜里必有木瓜莴苣,粥里必有红枣花生,常娥为了帮助戚小沐实现拥有一对大乳的梦想,什么丰胸她们做什么。这些菜这些粥,傅卉舒还好些,比较能接受,史诗则是完全不能接受,四个人里数她胸最小,若说戚小沐和傅卉舒的乳有常娥的二分之一大,那么她的乳仅有常娥的四分之一大,乳是她说不出的痛,乳是她说不出的伤,做些丰胸的东西是嘲笑老娘胸小吗?她摁着常娥和戚小沐骂了一万遍,晚上把她们从厨房里赶出来,做了一桌子川菜,不要钱似的往菜里狠放辣椒,戚小沐和常娥又摁着史诗骂了一万遍。

 

傅卉舒只管看热闹,经过上次的舌吻,她对戚小沐已然有了十分把握,一旦对爱情有把握了,心情就会跟着漂亮,看起热闹来也津津有味。她不挑食,酸辣都能吃,上至贵族爱戴的鱼翅燕窝下至草民共享的豆浆油条,人家都不拒绝,给什么就吃什么,肠胃实在亲民的很。只要别让她做饭,戚小沐她们吵翻天也没关系。人家的梦想是白衣天使,天使是上帝的使者,天使是人间的希望,天使只能拿手术刀屠人,不能拿锅铲子炒菜。

 

晚饭过后史诗同学去蹲大号,戚小沐和常娥吃了一肚子辣,心头上火,戚小沐敲着卫生间的门大唱:“辣妹子从小拉不怕,辣妹子生性不怕拉,辣妹子出门怕不拉,拉一串辣椒碰嘴巴,辣妹子拉,辣妹子拉,辣妹子辣妹子拉粑粑!”

 

常娥踹着门跟着往上拽高音:“辣妹子辣妹子拉——哟!拉粑粑!”

 

傅卉舒笑的咬肌疼,史诗那对美丽的杏眼瞪成了往外喷火的驴眸,恨不得两脚踢死她们,奈何屁股动弹不得,只好捂紧耳朵当聋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