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六十八章

2012-07-04

戚小沐快回来了,傅卉舒激动地团团转,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涂脂抹粉换衣服,争取能有多美就有多美。

 

她每打扮两分钟就问史诗:“你看我穿这件白裙子好看不好看?”

 

史诗说:“挺好看的。”

 

“我觉得那件蓝的也不难看。”

 

“是不难看。”

 

“我头发散着好看还是扎起来好看?”

 

“都好看。”

 

“这件吊带也挺漂亮吧?”

 

“嗯,挺漂亮。”

 

“你别老是附和我,给点意见嘛。”

 

“我怎么给你意见?”史诗有气无力的说:“妹妹你算算你换了多少件衣服了,换一件问我一句好不好看,就是神仙也熬不住这种问法呀!万幸你不是开服装店的,要不就你这种换法换一年也换不完。”

 

傅卉舒涂着唇膏说:“我跟小沐半个月没见了,总得给她点惊喜瞧瞧。”

 

“你要真想给她惊喜就干脆什么也别穿,小沐那么色,一见你裸着等她保准既惊又喜,就是不晓得她敢不敢扑。”史诗说着说着自己哧哧笑了起来。

 

“什么话!”

 

“实话。”史诗挎上包,说:“你别急着打扮,小沐常娥晚上才能到家,你先跟我买菜去吧。她们俩在那个据说有钱也花不出去的地方八成吃不很好,多买点菜,也好让她们把营养补过来。菜买多了我一个人拿不了,你得帮我分担分担,买菜回来你再打扮也不迟。”

 

傅卉舒想想也是,就随便穿了身休闲服跟史诗去了菜市场,还第一次下厨帮史诗做饭。

 

不管做什么,人生中的第一次总会伴随着尴尬。

 

史诗说:“你切土豆吧。”

 

傅卉舒摸起菜刀来切土豆,土豆圆,老往菜板下边滚,她征服不了人家,史诗看不过去,把刀抢过来咔嚓几下切完,说:“看到没有?圆的,先从中间来一刀,让它变得不圆之后再切。”

 

傅卉舒说:“我懂了。”

 

“懂了就好,接着切洋葱吧。”

 

傅卉舒又摁着洋葱切,洋葱倒是好切,可是刺激眼,她切了不到五刀金豆子就开始四处飞溅了,鼻子还一抽一抽的,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史诗看着她大笑:“你真够笨的,不想辣眼就把洋葱放水里切嘛,不愿从水里切的话戴个眼镜也管用啊!”

 

傅卉舒抽抽儿着鼻子抱怨:“你不早说!”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白痴呀!

 

“我不切洋葱了,这东西太讨厌了!”

 

“你吃起来就不骂人家讨厌了!得了公主,你嘛都别切了,给我递调料吧。”

 

递调料傅卉舒是真会,可惜所谓的“会”只局限在“递”这个动作上,至于调料她就分不清了,什么长得像双胞胎她拿错什么,不是把盐拿成糖就是把酱油拿成醋,史诗急了,极想把她轰出去,又不愿抹了她那份想为戚小沐做顿爱心晚餐的渴望,只能努力忍耐。

 

好不容易做完一桌子菜,傅卉舒赶紧冲了一个澡,好把油烟味都冲走,又跑回卧室换了件乳白色无袖抽褶雪纺连衣裙,裙子的肩部有肩章设计,腰部有个蝴蝶结腰带收腰,前襟和裙摆的褶皱层次感很强,女人穿上轻盈而知性。她刚换好衣服没多大会儿,戚小沐和常娥就回来了。

 

戚小沐把行李往地板上一扔,狼似的扑到傅卉舒身上左蹭右蹭,一遍遍的嚷嚷:“想死我了想死我了!你想我不想?想死我了没有?”

 

傅卉舒抱着她笑:“没有,一点不想。”

 

“就知道你爱说反话,肯定很想我,我都听见你心跳了。”

 

“我心要不跳就成僵尸了。”

 

“美女僵尸更诱人。”戚小沐拽拽傅卉舒裙子上的腰带:“以前没见你穿过,新买的?”

 

“嗯,前天新买的,”傅卉舒含着一丝羞涩问:“怎么样?”

 

“不赖!”戚小沐鼓着小嘴点头:“我也想穿穿,我穿起来肯定也很好看,你脱下来让我试试。”

 

为她打扮了大半天,就换回一句“你脱下来让我试试”,傅卉舒那一丝羞涩立时跑到了九霄云外,瞪着眼揪她耳朵:“这阳世间还有比你更愚钝的动物吗?”

 

“有!有的是!”戚小沐嘻嘻笑着说:“卉舒卉舒,裙子好看人更好看,裙非凡人不凡,你简直就是九天仙女到人间!”

 

“不害臊!”常娥踢她后脚跟:“想说情话回你们屋说去!少让我这个女光棍看了嫉妒!”

 

史诗打开常娥的画夹,把她画的画拿出来一张张的看,边看边问:“这就是太行山?怎么跟在网上看的照片不一样?”

 

“网上才几张照片啊?”常娥神气的挺挺胸:“我们去的地方可多啦!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我们越喜欢去,足见我们有着多么伟大的冒险精神!等会儿给你看看我拍的照片,你准能羡慕的想死!”

 

“羡慕的想死?我真害怕!别光说话,你和小沐赶紧洗洗手准备吃饭,要不菜都凉了。”

 

常娥拉着戚小沐去洗手,戚小沐挂在傅卉舒身上不肯下来,史诗拿起扫把狠狠抽了她屁股一下,这才跟常娥老老实实的去洗手。

 

吃饭的时候戚小沐和常娥大侃她们在太行山的日子,傅卉舒和史诗兴致勃勃的听,关于太行山的日子戚小沐每天必向傅卉舒汇报,这次听她们再唠叨一遍傅卉舒也不觉得烦,只是一再虔诚的祈祷上苍千万别让她们再说蹲大号的故事。

 

戚小沐啃着猪蹄说:“在山里头住了半个月,虽然吃不着香的喝不着辣的,但是吃的喝的都是纯天然健康食品,人家那儿的空气新鲜的没谱,见天晚上能看见星星,不像咱们这儿成年见不着几回月亮。在那儿成天看不见一辆大汽车,我都习惯耳朵旁边没有汽车喇叭声了,今天一进城冷不丁见到那么宽的马路那么多的车,总觉得这半个月像是在做梦。”

 

“一点没错,”常娥吃口鸡肉,说:“在那儿呆了半个月我花了才不到二百块钱,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在咱们这儿二百块钱能买着什么呀!从上了大学我就没在半个月里只花二百块钱过,二百块钱……” 常娥跟突然跟看见鬼似的打个哆嗦,小心翼翼的问史诗:“我花了你不到二百,你花了我多少钱?”

 

史诗眼皮都不抬的吐出俩字:“两千!”

 

“你大爷!”常娥气呼呼的捶捶桌子:“我就知道你没少花!你个大王八就爱占老娘便宜!我也不指望你还钱,往后我一个季度的伙食费你全包就行啦!”

 

“常娥你可误会史诗了,”傅卉舒扫一眼史诗,说:“你钱包的钱史诗一分没动,人家花的全是自己的。”

 

“真的?”常娥用胳膊肘碰碰史诗:“钱包都让我拿走了你怎么花自己的钱?”

 

史诗耸耸肩:“卡拿走了还有存折啊,存折不能取钱么?”

 

“你跟我见外!”常娥小声咕哝了一句,满脸不痛快。

 

傅卉舒玩味的笑了笑。史诗的睫毛微微一闪,岔开了话题:“赶快接着说你们在那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是怎么过的。”

 

“什么鸡不生蛋鸟不拉屎?那里是世外桃源!世外桃源懂不懂?没见识!”戚小沐批评史诗一句,又说:“那地方太好了,太能让人省钱了,我们在那里都跟大富翁似的……”

 

“对对对!”一提太行山常娥又来了精神,刚才的不快一晃而过,她接着戚小沐的话说:“我们在那边就是富翁!大的!反正最贵的雪糕才两块,想买嘛就买嘛,一个个的都是有钱人,可拽了,真跟做梦一样。唉,一进城就得花钱,打个车都得好几十,一晃眼富婆梦就碎了。”

 

史诗说:“你们完全可以再移居太行山,在那里定居,当个永恒的有钱人,我相信太行山会十分热情地伸出双手迎接你们,就怕你们不肯去。”

 

傅卉舒说:“她们肯去但不肯常呆,十天半个月的能行,十年八年的就不行了,体验生活跟正儿八经的过活可不一样,都娇生惯养的,压根过不了苦日子。”

 

戚小沐说:“卉舒卉舒你真厉害,动不动就说精髓,真讨厌!”

 

一阵大笑。

 

笑过之后几个人边吃边喝的继续聊,说到周靖涵,常娥先发自内心的夸赞周靖涵几句,又坏心眼的往戚小沐身上加调料:“小沐一看靖涵同志是个人物是个人才,可了不得啦!卉舒你不知道小沐对靖涵阿妹有多好,老乡送她的核桃她自己舍不得吃,全送给阿妹吃,阿妹那三脚猫的摄影技术明明不怎么样,她夸人家照相照的炉火纯青,还以学摄影的名义跟人家拉近乎,那表情是整个一只哈巴狗!我爸是搞摄影的,我打小跟着我爸玩相机,就算不能跟大师布拉塞比,也能堪当得起专业俩字吧?我就纳闷了,她不跟我学,跟阿妹学什么呀?我真搞不懂!卉舒,你懂不懂?”

 

常娥成功的让傅卉舒喝了一口山西老醋,傅卉舒斜眼瞥戚小沐,凉凉地说:“大人物就爱下大棋,我也实在搞不懂。”

 

“卉舒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戚小沐拿筷子打常娥脑袋:“你摸着良心说句话,周靖涵的摄影技术哪里比你差?老乡送我的核桃我就送她吃了仨,哪有全送?你个女光棍唯恐天下不乱,成天跟刚出了车祸似的喊爹骂娘哭大丧,太刁民了!你怎么不说你蹲大号的事?比老美拍的黄片还激情,嗯嗯啊啊的那么high,就差再喊声‘yes!再来!’啦!”

 

史诗差点喷饭,傅卉舒的脸拉长了一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又扯到蹲大号上去了!还老美黄片,还yes再来!渣渣!这是背着我干过多少好事!

 

常娥被人揭短,眼珠子气的几乎要凸出来,刚要还击,戚小沐的手机响了。

 

傅卉舒从她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屏幕上写的是“周靖涵”,抿了抿嘴。

 

常娥凑过去看看,抖着大胸奸声笑:“卉舒你危险了!小沐桃花泛滥,你赶快收拾她吧!赛!”

 

“是谁打来的?”戚小沐嚼着豆芽问。

 

傅卉舒把手机扔给她:“你自己看!”

 

戚小沐拿起手机,一瞟是周靖涵,急忙瞄了瞄脸色不善的傅卉舒,分明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好孩子,偏偏扭扭捏捏的咬咬筷子,把电话直接挂断了。

 

傅卉舒的脸又拉长了一半,瞬间变成了一头俊俏的黑骡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