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六十二章

2012-06-26

“你刚才说什么?”史诗发够了呆,转头问常娥。

 

常娥干咳一声,扬扬巧克力,一字不差的重复刚才的话:“吃点热量高的,你也太瘦了,骷髅似的,吓人!”

 

常娥别具一格的关心让史诗心里暖了暖,嘴上却调侃道:“我这具骷髅都睡在你旁边两个多月了,还没能吓死你,看来你的球籍应该在冥王星。”接过巧克力,剥开纸吃一口,又问:“你找过两个男朋友了,跟他们谈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心不跳脸不红,一点感觉没有!”常娥一边找吹风机一边说:“我那算什么恋爱啊,初恋三天二恋七天的,人家分手痛哭,我分手痛快,真没劲。”

 

“别灰心,”史诗鼓励她:“争取三恋十天,四恋二十天,五恋一个月,六恋四十天,六十恋一年,八十恋两年,九十恋三年,九十九恋黄昏恋,九九归一,恋完你就可以安息了。”

 

“混蛋!”常娥怒视她:“你天生不会说人话是不是?稍微对你好一点你就蹬鼻子上脸,么航航子!”

 

史诗刚想说话,手机响了,是王灵打来的。她看一眼常娥,去客厅接电话。常娥哼一声,拿起吹风机吹头发,不用想,一准是王灵打来的。

 

吹完头发,常娥打开台灯躺在床上看连环画,大约看了三四分钟,史诗进来了,常娥翻着书问:“这么快就打完了?”

 

“嗯,”史诗把她手里的书抽出来扔到桌上:“躺床上看书对眼睛不好。”

 

“没事,我躺着看了十来年,眼睛照样杠杠的。”

 

“难怪我觉得你不像地球人,果然是冥王星使者。”

 

“我不是使者,我是仙子,仙子!”常娥的八卦细胞突然上涌,她很想问问史诗跟王灵发展到了哪一步,就娇滴滴的喊:“史——诗——”

 

史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能不能别叫的这么吓人?有事快说,别这么喊,难听死了!”

 

“你这人真难伺候,凶也不行柔也不行的!”常娥埋怨一句,又满脸堆笑:“史诗,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嗯,谈了,跟王灵谈的,好几个月了,”史诗瞥她一眼:“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不是跟小沐成天偷听我打电话么?还装什么?”

 

“吓!”常娥不承认:“你可不能冤枉我!我至多知道你有个高中同学叫王灵,还是她来咱们这儿吃饭那天认识的,你们谈恋爱的事我可知不道!”

 

“还装!卉舒都告诉我了,911那天在宾馆你根本没睡着,我们说的话你都偷听了。你快去骂小沐吧,是她告诉卉舒的。”

 

“他大爷的!小沐这个混球!我就知道她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天生靠出卖朋友吃软饭,比你还混蛋!”

 

“你骂她就骂她,别把我带上。”

 

常娥哼哼两三声,挠挠耳根,又明知故问:“你们真谈上了?”

 

“你有意见?”

 

“我没意见,我有疑问,”常娥上下打量她三遍,说:“你怎么没一点沉浸在爱情中的模样呢?看人家小沐卉舒,一脸春风洋溢,你怎么一脸秋风扫荡呢!人家煲电话粥都一两个小时,你煲电话粥六七分钟都算长的,你确定喜欢她?”

 

史诗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阴郁,接着又恢复了正常:“各有各的恋爱方式,你不用大惊小怪。”

 

常娥撇撇嘴,没反驳她。虽然她的撇嘴已经是十足十的反驳了。

 

史诗轻叹一口,闷闷地拿着睡裙去洗澡。常娥继续翻弄连环画,翻弄了几张没心情看了,就把连环画扔到一边,盘腿做冥想状。

 

史诗洗澡回来,一看常娥跟佛似的乐了:“你是在修仙还是练内功?”

 

“瑜伽!”常娥摇摇莲花指:“瑜伽冥想懂不懂?没学问!”

 

“就你有学问!腰都弯成虾米了还瑜伽,谁家瑜伽是弯着腰冥想呀?”

 

“你懂什么?挺个腰多累,这是我独创的一套冥想大法。”

 

“你都冥想出什么来了?”

 

“可多了,”常娥伸伸腿,慢言慢语的说:“老衲刚才在冥想关于你的问题。”

 

史诗抚平被常娥弄皱的床单,问:“关于我的什么问题?”

 

常娥爬到她跟前,说:“好歹咱们也认识两年了,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时间也不短了,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要不要听?”

 

“你先说说看。”

 

“你先发誓不能介意。”

 

“怎么发誓?”

 

常娥严肃的思考思考,说:“你发誓你要介意你就是大王八!”

 

史诗喷笑:“你也就值个王八钱了!行,我发誓你要介意你就是大王八!”

 

“是你!不是我!”

 

“行了,我不介意就是了,发什么誓呀!快说。”

 

“那我说了,”常娥咳嗽两声清清嗓子瞪瞪眼,上来就轰了一炮:“老娘讨厌王灵!”

 

“我知道。”史诗很镇定的说。

 

常娥神秘的眨眨眼:“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

 

“什么问题?”

 

“我要对小沐说我讨厌卉舒,小沐准跟我拼命,我对你说我讨厌王灵,你一点事都没有,这个问题够大不够?”

 

史诗愣一愣,垂头不语。

 

“你对王灵其实并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喜欢吧?”

 

史诗思量片刻,实事求是的说:“可能吧,我一直觉得我们俩的感情不踏实……怎么说呢,就是跟她在一起我不敢往长久里想,可是我又想跟一个人长长久久的过一辈子。我说不清楚我跟王灵究竟是我有问题还是她有问题,可能我们俩都有问题吧。”

 

“我恋爱的时候一看有问题了不合适了就分手,从来不拖,我就认一个理儿,感情这事越拖越闹心。你真该跟我学学,学学怎么快刀斩乱麻。”常娥倚着床头翘起二郎腿,说:“你们这些学文化课的,成天在象牙塔呆着都把脑子搞傻了。我当年背着画板啃着方便面连夜坐着火车天南地北的去考试,这世道有多俗我比你清楚。千变万变,为利来为利往的世道不变。身边没人了,找你了让你陪,身边有人了,踹你了让你滚蛋,得不到念着想着,得到了束之高阁,有多少人就是这么一副臭德行。王灵长的还行,追她的人肯定不少,她比你还大一岁,你到现在不跟她同居,老吊她胃口,她能受得了?肯定对你有怨气!大学能耗着,眼瞅着就大三了,大学毕业还能耗?当然,你是五年制还得读研,能耗,但女人的黄金段就这么几年,王灵一旦毕业一旦工作,她还会陪你个学生耗?你个死心眼可别傻呼呼的老往一棵不靠谱的树上吊,顶好小心点,小心被她伤到。”

 

史诗皱起了眉,手指无意识的点击床单,半晌,她问:“你怎么看出来她对我有怨气的?”

 

“我不是看出来的,是感觉出来的。”常娥双手按按肚皮,说:“你也不想想,这年头搞对象的有几个是先谈上四五年再同居的?你不跟情人住倒跟我们这群朋友住,她对你没怨气才怪。卉舒够正经吧?她跟小沐今天刚确定关系吧?我敢打包票,不出半年,她跟小沐也得尝尝鱼水之欢,之后乐此不疲,我一心等着听房呢!王灵要是真喜欢你,也保准想跟你滚滚床单,不信你亲自问问她,一问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

 

“你有过经验?”

 

“放屁!老娘是正儿八经的黄花大闺女!我要把第一次送给最爱的伙计,要不我宁可当一辈子老处女!老娘正经着呢!”

 

史诗瞟眼她的胸,打趣:“真看不出来!”

 

“所以说你眼拙嘛!我问你,王灵以前同居过没有?”

 

“她说没有。”

 

“没有?没——有?”常娥发出的音阴声怪调的:“就她那样的?会没有?都谈过两次恋爱了,我可不信。”

 

“看样子你真是打心里不喜欢王灵,其实不光你,小沐卉舒也不喜欢她,我清楚,我都清楚……”史诗走到窗前,双手环胸,又直直地盯着夜发呆。

 

她的背挺得像个电线杆,半湿半干略带弯曲的头发盖住了大半个肩。她的头发很漂亮,乌黑浓密而秀丽,她那头长发撩拨了常娥的眼,常娥抖抖眼皮,琢磨着自个儿要是烫个卷会不会更漂亮一点?

 

史诗关上窗,拉上窗帘,低头沉吟一会儿,带着某种程度上的剖析,平静的说:“一直喜欢男人的一个女孩,为了你转了性向,这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事。我总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二十年男婚女嫁的思想突然因你而颠覆,你还去要求这要求那,换个位置想一想,你要是她,你会怎么做?转眼就能拿着世俗不当回事了?短时间内就敢于面对一切了?可能么?其实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我不觉得跟男人同居过的女孩就不是好女孩。说到同居,这倒让我想起一件事来,男人妻妾成群都不说什么,女人一旦多交几个男朋友就容易被骂,不光男人骂,女人也骂,男人骂就罢了,女人骂又是何苦?当骂女人是荡妇的时候有几个人会想过那个男人可能是个比荡妇还荡的荡夫?男人白手起家很多人都会称赞,女人白手起家很多人却会捕风捉影的去八卦她背后有多少男人,评价一个男人大家往往会综合各方面去下定论,评价一个女人却往往不会这么客观,但凡女人所谓的‘作风’一旦不正,她无论干过多少好事都容易被人否定。在这方面男女永远平等不了,这种歧视……”

 

“你他妈可把老娘误会死了!”常娥打断史诗,嗷嗷叫:“谁歧视谁了?谁说跟男人同居过的就不是好女孩了?老娘身边的女同学但凡有男朋友的大部分都跟男朋友同居了,照样个个是好姑娘!女人要不跟男人上床咱们怎么能出娘胎里出来见世面?要跟男人上过床的都是坏蛋那些离了婚的还怎么再结婚?别说王灵,就老娘本人还交过俩男朋友呢,难不成老娘能说自个儿是荡妇?”

 

“你也误会我了!”史诗挥挥手让常娥冷静,“我又没说你,你急什么?我不过就事论事,不过说说男女在感情上的不平等,你都扯哪儿去了?”

 

“我管你平等不平等!这年头哪来这么多平等的事?十根手指头还不一般齐呢,你想平等?见鬼去吧!”常娥憋憋气,努力冷静冷静,说:“咱们不是救世主,别把话题扯的那么远,再转回来,真心相爱的前提是什么?坦诚!只要坦白,只要真诚,就算她玩过上万个男人离过上万次婚也没事!你刚才又是平等又是歧视的说的那一套,是想给王灵忽悠你找借口还是你怕被忽悠就给自己找借口?看你挺聪明的一个人,跟卉舒一样每年都拿奖学金,跟我吵起架来也个顶个,怎么在恋爱上这么糊涂!你是真糊涂还是故意装糊涂?她说没有你就信了?你信吧,反正我不信。哼,我还对我二恋男友说过‘嘿!小子你是我初恋’呢!”

 

史诗咋舌:“难怪你们才恋了七天人家就跟你分手。”

 

“不是他跟我分手,是我踹的他!”常娥得意的晃晃胸:“他对我动手动脚我能不跟他分手吗?那小子跟你一样,我说他是我初恋他就信了,供着我跟供着土地奶奶似的,他要不毛手毛脚,我说不定还能跟他多恋一会儿。哼,这年月大家都装都撒谎,装腔作势谁不会呢!不过就是一个想装不想装的问题罢了。说起来也不能怪你,智商高的情商都低,你,卉舒,还有那个叫什么杜松大帅哥,哪个情商高?要不是小沐追卉舒追的紧,卉舒能识清自个儿的感情?你们这号人,光知道闷头学习没见过什么世面,跟你一样傻人太多,都怪跟老娘一样的精明人太缺乏!”

 

“你……”史诗不可思议的问:“你是觉得因为有小沐的追求,卉舒才认清自己感情的?”

 

“当然!”常娥信心满满的说:“小沐卉舒能在一块儿也有我的功劳!当初可是我帮小沐策划怎么去追卉舒的。”

 

“好吧你厉害!”到底是谁情商低呀!

 

常娥一被夸就飘起来了:“这有什么厉害的?我谁呀?我是仙子!仙子是俗人能比的吗?老娘情商高着呢!”

 

史诗忍着笑没打击她。

 

常娥飘够了,又本着为史诗好的原则,十分诚恳的说:“我把对王灵的偏见放到一边,客观的说说她吧,她长的没我好看,也算不赖,这是她第一大优势;她说话软声细语会撒娇还会摆谱,不跟我似的那么直,这是她第二大优势;她读的大学排名没我的好,也好歹是个名牌,说明她肚子里头有墨水,这是她第三大优势;她能在业余时间叽里呱啦的学法语证明她有上进心,这是她第四大优势。她皮囊瓜瓤都算上等,你能喜欢她一点都不奇怪。她最大的劣势就是不真诚,咱们都有不真诚的时候,跟卉舒似的,除了小沐除了咱们这几个知根知底的朋友,她实心实意的对待过几个人?别说卉舒,我对外人也是这样,非亲非故的谁敢轻易露老底?谁不爱面子?谁不喜欢让别人把自个儿当成明星来崇拜?跟外人装腔作势没什么,跟情人还这样就坏了。我才不信王灵没对你撒过谎,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一点都不信。我还是那句话,你小心点,小心被她伤到。”

 

“可是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不就是信任吗?”史诗的眼睛里画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就像个问妈妈我该不该吃糖的孩子。

 

常娥看着她那狮子狗一样的眼神心里软了软,难怪大家都那么喜欢狮子狗,她都想摸摸毛了,手刚伸出去想摸摸她的毛慰抚慰抚,真摸到毛了又拽着人家的自来卷发恨:“信任是重要,就怕你信错了人!刘红当初百分百的信陈航,结果得到了什么?你以为我当初哭的时候是单纯为刘红哭的吗?我他妈还是为我眼瞎哭的!你比我眼还瞎!我是傻实在,可老娘如今能分得清谁靠得住谁靠不住,心里明镜似的,眼睛雪亮着呢!”

 

史诗把头发救出来,揉着眉心躺了下去,她承认她有点怕了,具体怕什么?她说不清楚。什么时候怕的?她也说不清楚。她只是在秒针滴滴答答的走了一圈之后,带着几分枯燥和疲倦,几乎轻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怕。”

 

“乖娃!知道怕就好!”枕头风真厉害,都把这伙计吹怕了!常娥咧着嘴自豪的不行,母性大发的帮她盖好被子,豪情万丈的拍拍她的肚子:“有老娘在,咱谁都不怕!我给你唱摇篮曲吧。”

 

“嗯。”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在两只老虎的守护下,史诗迷迷糊糊的闭上眼,迷迷糊糊的跟周公下了一盘迷迷糊糊的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