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四十五章

2012-06-09

钞票的诱惑力是巨大的。

 

戚小沐一行人为了多赚点,又花了二百多块钱买了一台简易型豆浆机,一边卖豆浆一边卖煎饼果子,老八届还开创出了一个新花样——摊张稍微厚点的煎饼,往里面放土豆丝生菜和火腿或里脊,卷起来当卷饼,四块钱一个。这种卷饼后来居上,卖的比煎饼果子火。

 

整整一个寒假,除去大年二十八到大年初六,其他的日子几个人都是五点半起床,六点半开张。常娥为了挣钱缩短了在家玩的时间,二十七走的,初七就回来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四个人挣了两万多,足见想在这个世上赚钱并不很难,关键看你肯不肯吃苦,肯不肯拉下脸。

 

分到钱以后,老八届和徐则林去馆子海吃海喝了一顿,常娥买了一套化妆品,戚小沐赔偿给父母一千块钱的精神损失费,剩下的全交给了傅卉舒,傅卉舒也不推辞,先带她去修修头发,又去银行帮她把钱存了起来。

 

由于专业不同志向不同,以傅卉舒为代表的广大医科工科或文科类同胞将大把的时间用到了学习上,他们有的准备考研考博,有的准备出国留学,图书馆里几乎没有空座。相比之下,以戚小沐为代表的广大艺术类同胞就没有这么热爱学习了,灵感一来,他们会画通宵,灵感一走,他们随着性子吃喝玩乐,总之,比较松散。自是也有埋头苦干以勤补拙或以当香蕉人为目标的有志之士,只是少点。

 

戚小沐和傅卉舒还在读大一,而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已经日益突显,在这个学士不如狗硕士 满街走博士不好抖海龟多如牛人才一抓一大把的城市,就业问题更是成了一件老大难。戚小沐从不考虑就业问题,也从不把就业当回事,煎饼果子都卖过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干的?她是蔡玉泉的亲学生,蔡玉泉这辈子最爱的就是另类人才,当即对戚小沐的大无畏态度表示了赞赏。有蔡玉泉的支持,戚小沐越发放肆,逢到假期,她必定会拉着常娥去摆地摊,一会儿卖衣服一会儿卖饰品,间或给人画张相当赠品。俩人长的好看,画的画又传神,顶能吸引顾客,尤其能吸引男性顾客,钱也就好赚的多,而女人赚男人的钱,只有一个字:易。

 

摆地摊之余她们还会在学校宿舍之内推销商品,学生的钱也不难赚,她们能说会道,同学们都挺买账。不要小瞧地摊货,老百姓没几个人能见天买名牌,学生也没几个人光盯着范思哲看,更多的人是什么便宜买什么,否则后来的淘宝也不会那么火。靠着这些地摊货,常娥的钱包鼓了又鼓,戚小沐的钱包则是瘪了又瘪——为博美人一笑,她把钱全交给傅卉舒了。戚小沐够淘,冯燕和戚大成驯了这么多年也没能把她驯化成大淑女,两口子自知管不了她,即使硬管她也不会听,索性放开手,由着她闹腾。

 

傅卉舒不同,她在大一下学期就开始断断续续的考虑到了就业。想进大点好点的医院当白衣天使,即便有人有关系,也不是件容易事,而学历更是硬指标,读研还是留学,二者必选其一。

 

在7月13日萨马兰奇庄重的读出“BEIJING”一词之后,神州大地沸腾了,全国人民激动了,因为申奥成功了。从1908年首次提出要参加奥运会,到1991年第一次正式提出申办奥运会,再到2001年成功申奥,中国走了近百年的奥运之路。申奥的历史激励了无数的年轻人,傅卉舒就在这些人之内。

 

世事多艰难,无论对国家还是对个人,都艰难。都说两个女人的路难走,在申奥成功的那一刻,傅卉舒决定不再相信这个邪。能有多难?能有摘掉东亚病夫这顶臭帽子难吗?能有申奥难吗?能难死人吗?没有啃不下的骨头,只有不够硬的牙。真正的有志者,只会踏踏实实走脚下的路,而不会去抱怨路难走。

 

她当即做出了一份人生规划,主要内容就是学习,读研,工作,买房子,期间勾搭戚小沐,然后谈恋爱,最后厮守终生,欺负她一辈子。

 

身为母亲,李清芳是想让傅卉舒留学的,毕竟医生这东西,海归的比土生的吃香一点,当然前提是海龟的文凭含金量要高。申奥成功后的第二天,李清芳问傅卉舒想不想在大学毕业后出国深造,傅卉舒果断的说不,接着说:“妈,咱们家再有钱,也没法跟富商比,不过就是个小康水平。我一出国,光是几年的学费生活费就能把你和爸爸这些年的收入糟蹋完。看看这形势,海归也不见得好找工作,再说,我学校不比国外的差多少,华佗孙思邈从没留过学,不也照样是神医嘛。我打算考研,争取保研,从大二开始就在你医院实习,好混个脸熟,最后留在你医院,妈妈,咱们俩当同事,好不好?”

 

女儿如此懂事,李清芳没有不开心的道理,便支持了傅卉舒的想法,逢到年节,她和傅士隐必去看领导,好为女儿的未来铺路。

 

在对未来的不同思考中,傅卉舒和戚小沐读完了大一,步入了大二。

 

若说大一新生对校园制度还心存敬畏,那么到了大二,这种敬畏之心基本上就荡然无存了。

 

对象牙塔内的莘莘学子来说,学习,恋爱,玩,是大学生活中的三大件。

 

大学了,没有父母的监督了,老师管的不严了,在高中压抑已久的感情可以尽情释放了,于是,该疯玩的疯玩,该恋爱的恋爱了。而浪漫的象牙塔,无疑是生产浪漫爱情的根据地。

 

生活多么美好,赶快跟我来恋爱!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学习学习造小孩!

 

戚小沐宿舍里的姐妹们几乎都有了男朋友,有两个在大一暑假期间跟男友在校外租了房,正式同居,提前过起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小日子。

 

常娥同学紧跟形势,刚开学不足一周,就找了一个油画系的大帅哥,可惜,从表白到分手,只用了三天——72个小时。

 

戚小沐问她:“你们刚恋爱就分手,是不是太快了点?”

 

“这有什么?又不是刚结婚就离婚。”

 

“你们为嘛分手?他看不上你还是你看不上他?”

 

“老娘天姿国色,还有男人看不上的份儿?”常娥单手叉腰,愤愤然:“第一天表白牵小手,牵就牵吧,结果他手心直冒汗,差点把老娘的玉指给淹喽!第二天正式恋爱亲小嘴,亲就亲吧,结果他咬我鼻子,差点没把我咬死!你他妈放着嘴不亲咬什么鼻子呀!第三天!第三天!仅仅第三天!这孙子竟想摸老娘的胸!还说什么咱们同居吧你当我人体模特吧!他大爷!第一天还羞涩的像兔子第三天突然就成了色狼,油画系的果然都是疯子!老娘再也不找学油画的了!长了副人模样没点人心肠,简直跟那个叫史诗的一个样!么航航子!”

 

戚小沐憋着笑逗弄她:“现在不都是一表白就上床吗?你这么老古董,小心一辈子嫁不出去。”

 

“表白完就上床的肯定长久不了。”常娥十分严肃的说:“知道我来自哪里吗?孔孟之乡,礼仪之邦!我要对得起江东父老,在这个越来越不像话的新世纪,我要给乡亲们长脸,不能随便耍流氓!”

 

“那你还找不找男朋友?”

 

“当然要找。追我的人有一个排,我轮流的谈,就不信谈不出一个正人君子来!”

 

“正人君子?”戚小沐颇有经验的提醒她:“这年头的正人君子,要么死穷死酸死没胆,要么底下那活儿不行。仙子,你可要小心点。”

 

“呀!”常娥大惊:“小沐,你怎么知道这个?你试过?什么滋味的?跟姐说说,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不是在宿舍就是在家睡,跟谁试去呀!我是听老八届说的,他们男人更了解男人。”

 

“也对,那怎么找对象?”

 

“买车前先试车,你也先试试婚呗。”

 

“放屁!老娘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可你长了一个随便的身子呀!”戚小沐帮她出主意:“除非你谈恋爱的时候把你那俩乳包裹包裹,别成天晃啊晃的,女人看了没什么,男人看了不生产荷尔蒙才怪。”

 

“有道理!”常娥赞同,想想,又否定:“我凭什么要为了男人遮掩自己的美丽呀!哼,我就不信我找不着中意的白马。我读高三那阵子在考前班有个好朋友,家是东北的,叫刘红,是我们的代课老师,刚考上研,比咱们大不了多少。她就找了一个超好的男朋友,她对象叫陈航,对她特别体贴,人家大一开始谈,谈的时候陈航从不毛手毛脚,今年四月份才在校外租房住,现在小日子过的好着呢。噢,陈航也刚考上研,有空我带你去他们的小屋看看,可温馨了!我要跟刘红一样,也找个陈航那样的好男人。”

 

戚小沐摊手:“除了祝福,我还能说些什么?”

 

“小沐,追你的人也不少,光咱们系就三四个,你怎么不挑个男朋友谈谈呢?”

 

戚小沐歪歪鼻子:“我才多大呀,没这份儿心。”

 

常娥撇嘴:“才比我小一岁,都大二了,装什么嫩呀!”

 

“儿女情长只会造就英雄气短,美帝未灭,何以为家?我要一心为了中华之崛起而画画,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上人!”戚小沐嘴上说的大气,心里委屈滋生,人家都谈恋爱了,真羡慕!卉舒要是肯跟我谈谈恋爱就好了!

 

谈恋爱谈恋爱,不谈怎么恋爱?发春发到极致的戚小沐,腆着一张红艳艳的桃花脸,鼓足勇气给傅卉舒发了一条短信:“咱俩谈谈吧。”

 

傅卉舒正在上课,看到戚小沐的短信,以为她又想瞎扯,就痛快地回复:“没空。”

 

被拒绝了!真伤脸面!戚小沐的脖子像勒了一根麻绳,桃花脸接着变成了咸鸭蛋。

 

大部分人都在平静的绝望中过着他们的生活,她总算稍微尝了尝这句话的滋味。

 

她把脑袋钻到被子里跟驴似的拖着长音嗷叫了三个字,一个他,一个妈,一个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