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四十四章

2012-06-09

在老八届的带领下,戚小沐,常娥和徐则林,带着满腔的悲壮和新鲜感,投入到了为人民币服务的事业之中。

 

戚小沐把常娥介绍给老八届认识,老八届爽快,常娥实在,没多久就熟稔了。然后老八届买来了炉子平底锅和食材原料,戚小沐从戚金贵那里推来一辆三轮车,开始做试验。

 

煎饼果子吃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费劲。戚小沐他们从没做过饭,光是和面调面糊就有点难,不是稠了就是稀了,好不容易把面糊解决了,摊出的面饼又跟他们叫板,不是粘锅就是破洞,形象十分不雅观。

 

皇天不负有心人。几经试验后,四个人终于捣鼓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成品,戚小沐捧着这个热腾腾的煎饼果子,滴下了一颗心酸的热汗。

 

热汗洒完了,就该上战场了。紧接的问题就是:战场选在哪里?

 

戚小沐提溜一圈眼珠,果断的说:“在我家小区门口卖!”

 

这个地址很不错,小区够大居民够多,老头老太太上班族和学生都要吃早点,但在这一片卖早点的人却不多,零零星星的只有四五个早餐摊,还得被城管追着跑。

 

把三轮车往小区门口一放,把木头招牌往地上一竖,几个人有模有样的干起了买卖。在戚小沐同学的提议下,木头招牌上用血红的大红字写着——同学癌症,卖煎饼果子以筹款。

 

这个招牌很招风,来回走道的都得过来瞧一眼,赚足了眼球。

 

创业的第一天,老八届负责做煎饼,徐则林负责收账,常娥和戚小沐负责招蜂引蝶招揽顾客,同时负责放哨——留意城管的出没。

 

不成想,第一天就迎来了开门红。能迎来开门红的原因很简单,戚小沐见到街坊邻里就嗷嗷叫唤:“奶奶您来尝尝我的煎饼!爷爷您过来赏赏光!叔叔阿姨您辛苦啦,过来吃个煎饼果子歇歇脚!”大家一看是戚大成的闺女在卖煎饼果子,都不好意思不买,何况还有木头招牌上的“同学癌症”几个字,老百姓的心肠多是善良,见他们几个孩子这么懂事,更是把钱往外掏的欢,不就三块钱吗?勿以善小而不为!

 

买煎饼果子的人排起了队,老八届只恨炉火不够旺,手不够快,忙的满头大汗,但成效显著,仅仅一个早上,三个多小时的时间,赚了100多块钱。

 

尝到了甜头,几个人高兴坏了,钱包一鼓,直觉得这个冬天特暖和。徐则林干脆从自己家里又推来了一辆三轮车,跟老八届并肩作战,他们要是累了,戚小沐和常娥就负责摊煎饼,他们负责站岗放哨。几天下来,几个人的手越来越熟,卖的煎饼果子越来越多,跑的也越来越快——城管一来,推车子就跑,跑到戚小沐的单元楼底下,把三轮车藏到车库里,谁也找不着。

 

傅卉舒和史诗得知他们在卖煎饼果子,兴致勃勃的前来观赏,戚小沐和徐则林正在忙,没空招呼她们,她们只能先跟正在站岗的老八届和常娥说说话。

 

史诗不认识徐则林和老八届,互相介绍完了没多少话说,就往老熟人常娥身边凑。常娥一看到史诗心情就坏,这次也不例外,她没好气的说:“什么风把您给刮来了?”

 

“东北风!”史诗瞧一眼她的羽绒服,损她:“穿的这么厚,怎么能把顾客晃来呀?”

 

“什么意思?”

 

史诗指着她的胸,提示:“你应该把那俩皮球露出来,才能让煎饼锦上添花,才能让顾客感到满意,顾客就是上帝,这么冷的天,顾客只有看场足球赛,才能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流氓你!”常娥气的抓起一根油条朝她扔,想到油条是花钱买来的,不能浪费,放回油条,一甩头发,骄傲的说:“史诗,我不跟你计较,我知道你嫉妒我,知道你自卑,也是,该凸的不凸该翘的不翘,要是没那张脸撑门面,早该自卑到自杀了。说真格的,你真不该自卑,黄豆也是乳,鸡架子也是身材啊!”

 

史诗最恨别人说她乳小,噼里啪啦的大骂常娥,常娥不服,叽叽喳喳的反驳,新一轮的世界大战开始上演,直到两人嘴巴干了才暂停。

 

傅卉舒刚过来时,一看到那个木头招牌就愣了,百思不得其解,就问老八届:“你同学有得癌症的?”

 

老八届警惕的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说:“小沐的主意,这个主意真不赖,瞧咱们生意多火。”

 

“这个家伙!”

 

“这家伙是个祸害啊!什么馊主意都能想的出来,谁娶她谁遭殃!卉舒,是不是?”老八届嘴咧的跟煎饼锅一样大。

 

傅卉舒笑嘻嘻的没吱声,算是默认,走到戚小沐身边看她做煎饼果子。

 

戚小沐的手指很细很长,跟水葱似的。由于平时常在工作室做些掐丝一类的细活,她的手的灵活度也就比一般人高的多。做煎饼果子远比做那些细活容易,只要用上心,练上一练就熟了。

 

她左手舀一勺面糊倒到锅面上,右手拿着摊煎饼的刮板快速地转两圈,一个匀实的煎饼就成形了,傅卉舒看的眼睛有点发直,不敢想象好吃懒做的戚小沐竟然能把煎饼摊的这么好。

 

戚小沐朝她挤眼:“卉舒,你看我做的好不好看?”

 

“好看。累不累?”

 

“不累,等会儿我给你做一个。”

 

“好,我等着吃。”

 

有个老大爷一下要买八个,儿子儿媳孙子孙女还有他和老伴一人一个,剩下的那俩当捐款,戚小沐忙的欢,做完了八个,大爷给了她二十四块钱,夸她一句好孩子,走了。

 

戚小沐数数钱,跺脚:“那老爷子少给了三块钱!”

 

傅卉舒拿过钱来数一遍,说:“没错呀!你卖的煎饼不是三块钱一个吗?”

 

“是呀!他该给二十七才对!”

 

“渣渣!你多大了?还逢三八就二十七!三八二十四!”傅卉舒大幅度的摇头:“小九九都不会算还敢做买卖,你真行!”

 

戚小沐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给傅卉舒做了一个,为表诚心,往煎饼上打了两个鸡蛋。她跟托仙桃似的托着煎饼果子送到傅卉舒嘴边,献媚:“卉舒,你尝尝。”

 

傅卉舒低头吃一口,点头说:“不错,以后谁娶你谁有福了。”

 

“哼!”戚小沐顶不爱听傅卉舒说娶啊嫁的,谁嫁人啊?人家才不嫁!把煎饼果子塞她手里,甜笑着赌气:“等我嫁了人,我要给我对象天天做煎饼果子吃!”

 

傅卉舒心脏一缩,死命咬一口煎饼,也甜笑着赌气:“给对象做饭,你就这点出息?哼,我才不像你,我要找个会做饭的,他干活,我享福!”

 

“你对象真悲剧,我替他默哀!”

 

“有什么好默哀的?这是荣幸!”傅卉舒把煎饼果子还给她,不吃了!

 

戚小沐把煎饼果子摔到锅上,“我给我对象做饭也是荣幸!”

 

“所以说你没出息!”

 

“我就没出息,你管着?”

 

“嘴长我头上,我就说你没出息,你管着?”

 

同时撇开头,新一轮的冷战开始上演。

 

直到收摊以后,戚小沐抱着煎饼果子鼓着腮帮子拉拉傅卉舒的手,傅卉舒把剩下的煎饼果子吃完,才和好如初。

 

戚小沐同学威名远扬,她为帮同学筹款而卖煎饼果子的光荣事迹在整个小区引起了轰动,有些热心肠的老太太甚至帮着他们站岗放哨。一时间吃煎饼果子成为了时尚,大家一张嘴,全是煎饼果子味儿。

 

有人问戚小沐到底是哪位同学得癌症了,戚小沐胡编了一个人名,还说该绝症同学就是在李清芳的医院里头看的病。为把慌圆起来,她每天必给李清芳和傅士隐贡献俩煎饼果子,以请李清芳同志帮她胡说八道。傅士隐连连感叹戚小沐有前途,是个当官的料,不入仕途是国家的损失。李清芳表示同意,为了挣钱不惜在老子头上动土,什么慌都敢撒什么人都敢贿赂,当官的最需要的不就是这几样基本功嘛。

 

李清芳好歹也是看着戚小沐长大的,孩子撒谎,大人不能不帮忙,就点头答应帮她圆谎。有李清芳作证,癌症同学的故事被大家信以为真,男女老少每天早晨必定光顾她的煎饼摊,还一个劲儿的赞扬戚大成和冯燕养了一个心地善良的好闺女。

 

戚大成和冯燕都知道内情,成天捂着脸走道儿,卖煎饼果子不丢人,撒这样的慌太丢人啊!万一谎言被戳破,这张老脸可往哪儿搁!

 

忍了几天,戚大成耐不住了,对戚小沐发出了一道命令:“你们快走吧!只要离开这个小区,你们爱往哪儿卖往哪儿卖!千万别在我眼前晃,我头疼!”

 

冯燕也说:“快走吧快走吧!只要你们走,别说胡扯癌症,就是胡扯艾滋病也没关系!赶快走吧!离我远远的!我跟你爸还想多活两年!”

 

戚小沐嘻嘻笑着往楼下跑,过会儿,又捧着两个煎饼果子上来,分给爹娘一人一个,等他们吃到一半,脸皮一绷,讲条件:“爸,妈,我能挣钱了,还会做饭了,你们该高兴才对!吃人嘴短,你们吃了我的煎饼果子,就得听我的……”

 

“哟呵!出息啦!”戚大成拍桌子:“瞅瞅你那德行!还绷个脸!吃你个煎饼果子你就想算账了?你吃了老子这么多年的饭又该怎么说?”

 

“想算账是不是?我帮你算算,”冯燕紧跟着说:“从怀胎十月我为你吃的那些营养品,到你卖煎饼果子之前我给你做的狮子头,咱们好好算一算,你到底吃了我多少饭花了我多少钱。我怀你的第一个月,怕你营养不良,做了一顿红烧肉,油盐忽略,肉两块五;第二个月,怕你饿着,买了一笼灌汤包,八毛钱;第三个月,你折腾我肚子,怕你一个人在黑漆漆的世界太孤单,就买了两张娃娃画儿见天看,一张三毛,共六毛钱;第四个月……”

 

“妈妈妈妈你真伟大!”戚小沐赶快打岔,扑上去撒娇:“妈,你就让我体验体验生活嘛,就这一个寒假,寒假一完,我们准撤,好不好?”又搂戚大成的脖子:“爸,爸你最疼我了,你说好不好?”最后威胁:“你们要不答应,我就告诉我爷爷去!”

 

戚大成和冯燕没了辙,只好作罢,继续捂着脸走道儿。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