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二十七章

2012-06-09

上了高中以后,将军席梦思继续干老本行——七班副班长。而七班的正班长,则是一位叫姚壮壮的大男生。

 

姚壮壮17岁,是体育生, 1米8的个头,剑眉桃花眼,胸肌健壮,身材魁梧,性格爽朗,典型的阳光少年。他打篮球是把好手,球一到手,花样倍出,不少芳心就此暗许,是不少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高大英俊,待人彬彬有礼的姚壮壮颇得人心,曲世军视他为左右手,七班的同学视他为主心骨,有什么事了就去找班长,准没错。为表亲切,大家都叫他大壮。

 

从进入高中以来,姚壮壮对戚小沐就很照顾,常给戚小沐送点零食,有事没事的去找戚小沐聊聊天,主要的聊天内容,就是戚小沐的母亲大人冯燕同志。姚壮壮说,他早就听说过冯老师的大名,也一直想进一班,可惜,学习成绩不够好,进不去,只能多听戚小沐讲讲一班班主任的故事,好弥补一下自己的遗憾。

 

想当自己老妈的学生,偏偏是个体育生,多可怜的孩子啊!戚小沐对姚壮壮表示了同情,她知道有不少人想当她妈妈的学生,冯燕会教书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才是主要原因——冯燕会当班主任,能把握住学生的优缺点,而且,长的漂亮,虽然对自家孩子脾气有点爆,但对别的学生脾气非常好,戚小沐为这吃过不少醋。

 

冯燕已经人到中年,由于平时很热爱跟李清芳一起钻研保养与锻炼之法,加上天生带来的清丽容貌,使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八九岁。她领着戚小沐去逛街买衣服,当她说戚小沐是她闺女的时候,不少人都曾表现出过满满的惊讶——这个妈太年轻了呀!

 

戚小沐深以自己的老妈为傲,她觉得这世上能跟自己老妈比的,除了卉舒的妈,就没别人了。她常把冯燕挂在嘴边,动不动就说我妈怎样怎样,我妈说过什么什么,——这实在是一种恋母的表现。孩子恋母倒也正常,而冯燕这样的母亲,也很难不让孩子去恋。

 

因此,当姚壮壮投其所好,当听到姚壮壮在言谈里充满了对自己老妈的崇敬之情时,戚小沐对他也就十分喜爱了——谁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己的妈妈好呢!

 

经过近一年的接触,戚小沐和姚壮壮从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转变成了有着坚定革命友谊的亲密战友,他们走的越来越近,关系越来越好,关于他们的流言,也静悄悄地破土而出。

 

姚壮壮丰神俊朗英姿勃勃,戚小沐明眸皓齿聪颖伶俐,一个阳光美少男,一个翩翩美少女,这样的两个人若是动不动就坐在一块儿咬耳朵,不去胡思乱想根本不符合自然规律。

 

八卦绯闻来势凶猛。

 

就在上个学期,还没有任何关于姚壮壮和戚小沐的“传奇故事”,但是,在这个学期,就在傅卉舒和杜松的“爱情童话”被大家传的满天飞的同时,姚壮壮和戚小沐也被群众的力量推到了风尖浪口。

 

戚小沐经常去一班找傅卉舒,傅卉舒也经常去七班找戚小沐,她们两个成天公不离婆秤不离砣,弄的一班和七班的广大同胞没有一个不认识她们的。大家为了公平起见,就让她们的传说也跟她们的人一样,风儿吹沙,沙绕风,不能厚此薄彼,傅卉舒有了爱情童话,那戚小沐也得来个爱情传奇才算公正,何况她们身边确有其人——杜松和姚壮壮可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人家可是两个活生生的大活人。

 

曲世军听闻绯闻,分别找了姚壮壮和戚小沐谈话。跟戚小沐谈话的时候,他语重心长的说:“小沐,知道为什么我把你叫到办公室来吧?我跟你妈是同事,我跟她一样,对你抱有很大期望。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事告诉你妈。我也年轻过,懂得你们的心情,年轻人嘛,情窦初开,搞对象很正常,你……”

 

戚小沐打岔:“老师,你在高中也搞过对象吗?”

 

戚小沐一打岔,曲世军的思维有点中断,他没说话,瘦脸倒是红了红,咳嗽一声,说:“我上学的时候男女同学界限分的很严,男女关系纯洁的很,哪里可能搞对象,你……”

 

“老师,”戚小沐又打岔:“那你是不是暗恋过谁?”

 

曲世军又咳嗽一声:“我们上学的时候一心背毛主席语录,哪有心思暗恋谁?你……”

 

“老师……”

 

“你别打岔!再打岔我告诉你妈去!”曲世军有点急了,一着急,思维彻底中断,原先准备好的谈话内容全忘了。

 

戚小沐撅撅嘴,不打岔了,接受了一番红彤彤的思想教育,生气了。无中生有的事,无辜的接受教育,怎么想怎么气,她找到曲世军的自行车,把前后轱辘的气门芯全拔了,全拔了也不解恨,又把铃铛给卸了,顺便踢车链子两脚,骂了两声三害。

 

下班后曲世军一蹬自行车,差点没摔地上,除了戚小沐没谁会对拔气门芯这项工作如此情有独钟,他一看就知道是戚小沐搞的鬼,他也不生气,反倒对戚小沐放了心。他这位班主任不是白当的,对学生的个性都很了解,戚小沐若是真的早恋,准会心虚,哪里敢拔什么气门芯卸什么铃铛。

 

跟曲世军循循善诱的思想教育不同,当戚小沐的绯闻传到傅卉舒的耳中时,傅卉舒愤怒了。

 

真是长能耐了,一边装腔作势可怜兮兮的说什么怕我和杜松好了我就把你踢出局,一边张牙舞爪肆无忌惮的跟姚壮壮大搞爱情传奇,什么东西!渣渣!

 

傅卉舒从来不会跟戚小沐一样自怨自艾的纠结起来没完,她是个有着果断作风的好孩子。于是,当戚小沐来找她一起去吃午饭的时候,她抄起数学课本朝着戚小沐的脑袋砸了过去,砸一本数学不解恨,接着砸了一本语文。

 

戚小沐躲闪不及,课本正中头颅,疼的差点哭,捂着脸抱怨:“卉舒,你这是干吗?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学着泼妇动手……”

 

“啪——!”一本物理又砸了过去。

 

“哎哟我的鼻子!”无缘无故被砸,戚小沐恼了,她跳着脚警告:“傅卉舒!你别没完!你要再没完,毛主席作证,我……”

 

“啪——!”一本化学飞了过去,傅卉舒一挑眉:“你怎么样?戚小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勾当!”

 

戚小沐发傻:“我什么勾当?”

 

“你做的好事还用我说?先把书给我捡起来!”

 

“你不能再砸我!”

 

“先捡起来再说!”

 

捡起书,戚小沐问:“卉舒,你到底怎么了?谁惹你啦?”

 

“除了你还能谁?”

 

“我怎么惹你了?”

 

“你骗我!”

 

“我骗你?开玩笑!我骗谁都不会骗你,我骗你什么了?”

 

傅卉舒掐她:“你装可怜说怕我有了男朋友以后把你踢到一边去,可你自己呢?你自己不还是找了姚壮壮!”

 

“我找姚壮壮?”戚小沐明白了:“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那些谣言你也信?亏我一直把你当成雅典娜来崇拜,如此轻信谣言,你可真让我失望。”

 

傅卉舒抓起铅笔盒摇摇:“你还想挨砸是不是?”

 

“不想!”戚小沐赶紧往后退两步,省得被砸到,又诉苦:“卉舒,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最近我们班很多同学都拿我跟姚壮壮开玩笑,就跟你们班的同学常拿你跟杜松开玩笑一样,特别让人郁闷。曲世军还找我谈话了呢!我真冤枉!还拿我妈妈威胁我,哼,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才不怕他去告状!反正我是无辜的,卉舒,别人我不管,你得相信我才行。”

 

傅卉舒审了她好几秒,觉得她不像说谎了,才点点头:“行,我信你。”

 

“你真好!”

 

“姚壮壮喜欢你吧?”

 

“那谁知道,我又没问过。”

 

“你们班同学说你跟姚壮壮的时候,你跟他们解释过么?”

 

“嗯,解释过,就是效果很差。”

 

“以后别解释了,”傅卉舒向她传授经验:“这种事,越解释他们越觉得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去解释,不理不问,他们说够了,自然也就消停了。”

 

“好,不解释,听你的。”

 

吃过午饭,戚小沐回到教室,正碰上想去操场打篮球的姚壮壮,姚壮壮邀请道:“小沐,跟我一块儿去操场吧。”

 

戚小沐想到那些风言风语,有了避讳的念头,便说:“不去了,我刚吃饱饭,不适合跑啊跳的。”

 

“去吧,咱们去操场说会儿话,我也正好有点事想跟你说。”

 

“有事?唔……走吧。”

 

午休时间,多数同学在教室或宿舍睡午觉,少数同学在凉亭兴致勃勃的看课外书,操场上也并不十分人烟稀少,几个大男生在踢足球,几个小女生站在足球场边喊加油,不难想象,这几个男生女生里面有一两对小情人。

 

俩人找块阴凉地,戚小沐问:“大壮,你想对我说什么?”

 

“班主任也找你谈话了吧?”姚壮壮盘腿坐下,把篮球放身边,小心翼翼的说:“最近有些关于咱们俩的谣言,班主任还各自找咱们谈了话,我……怎么说呢?就是……就是不想让你误会吧。我喜欢你没错的,可是不是那种喜欢,你能明白不能?”

 

“这事呀!我也正好想跟你说的。咱们俩怎么可能呢,他们可真会造谣。”戚小沐也盘腿坐下,连连摇头,一再表示不可能。

 

“谁说不是呢。”姚壮壮吐口气,放松了,“你没误会真是好,我想对你说的就是这事。你们女生脸皮薄,我一直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你没误会真好!我得谢谢你!”

 

“谢什么,咱俩谁跟谁呀!”戚小沐看看远处的足球场,问:“大壮,你肯定有喜欢的人吧?”

 

“嗯,有。”

 

“谁呀?”

 

“不能说。”

 

“不能说……”戚小沐来了好奇心:“咱们俩多铁的关系呀!说吧说吧,我替你保密。”

 

“不能说。”姚壮壮拍拍篮球,抬头望天:“要是能说的话我早说了。”

 

“大壮,你信不过我是不是?”

 

“怎么会?”

 

“那你就说说嘛。”戚小沐的好奇心愈发浓重:“在心里憋着多难受,你说出来,我替你分担一部分难受,你也不用那么难受了,对吧?你又青春,我又年少,则除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咱两个好歹要分享了这个秘密罢!”

 

姚壮壮沉默,戚小沐知他有了些松动,陪他沉默。

 

过一会儿,姚壮壮拿起篮球在食指上转圈,等篮球停下来,他叹口气,说:“中考之前,咱们特长生考试的时候,你们学美术音乐的都在艺术楼里考,我们学体育的就在这个操场上考。考试前一天,我来熟悉环境,三级跳的时候腿肚子突然抽开筋了,当时疼的我差点往下掉汗珠子,这时候冯老师,就是你妈妈,正好过来了,她帮我按摩,帮我放松肌肉,她问我是不是明天要考试,我说是。我说现在腿肚子抽筋,我担心明天考不好。她说抽筋不算什么,只是小毛病,你肯定能考好。她像个大姐姐,一点也不像老师,你妈妈那天的样子我一直记着,穿着白裙子,盘着头发,说话的时候一直微微笑,我当时就想,我要是能当她的学生就好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一班的班主任,也知道我这辈子也没法当她的学生了。不过,虽然不能当她的学生,却跟她的女儿成了同班同学,小沐,你说,这是不是也算一种缘份?”

 

“这个缘份……”戚小沐的大脑在高速运转,未经大脑许可,先问出一句话来:“是我跟你的缘份,还是我妈跟你的缘份?”

 

姚壮壮的脸红了一片,半天才说:“都有吧,都有。”

 

你跟我妈有缘份?戚小沐感觉面皮好像在抽筋,一抽一抽的直把五官抽的走形:“大壮,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跟我聊我妈妈?”

 

姚壮壮低头,不说话,脸烧的能煮熟鸡蛋。

 

“你脸红什么?”突地,戚小沐似乎捕捉到了一些什么,她张大嘴,结结巴巴的说:“大、大壮……你你你……我我我——妈,你……我妈……”

 

“小沐,你别这表情的,嗨!你都猜到了,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姚壮壮站起来,握紧拳头,艰难的耸耸喉结,豁出去了:“我喜欢你妈妈,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

 

“我我我……”戚小沐难以置信的凸着眼珠爆瞪他:“我妈妈比你大20多岁……我妈妈有我爸爸,我妈妈是我爸爸的……你想跟我爸抢我妈?我妈妈……你……我妈……姚壮壮!我他妈杀了你!”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