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十八章

2012-06-09

想考及格的最佳途径是什么?提前得到试卷。

 

六月十号中午,具体的说,是中午十二点三十分整,气温高达三十八度三,自然界一片气息奄奄,正是偷情的好时候。太阳公公逮住机会,蹿到老天爷的肚脐眼上撒欢,光辉四射,基情洋溢,热血沸腾。

 

等傅卉舒睡熟,戚小沐穿上鞋,拿出提前预备好的一根细长的竹竿,把双面胶一层层的缠到竹竿的头上,接着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跑到了学校的文印室。

 

她来回看看四周没人,从口袋里掏出红领巾,蒙住面,静悄悄的打开文印室的窗户,把竹竿伸了进去。

 

之前她已经勘察清楚文印室的地理情况了,文印室的南边放着初三的卷子,北边放着初一和初二的卷子,其中初二的化学试卷放在北边的居中位置。那根缠着双面胶的竹竿伸到当中间,脑袋晃一晃,往下一点,很准确的粘住了化学试卷,她跟钓鱼似的谨慎的把竹竿往回撤,试卷随着竹竿一起悠悠飘着往窗口走,走近了,伸手一抓,行了,抓住了。

 

化学试卷共有两张,戚小沐如法炮制,把第二张也粘了过来。

 

刚把窗户关好,还没来得及把试卷收好呢,戚小沐就听到一声吼:“拿根竹竿干吗呢你?哟呵!你丫偷卷子!”

 

戚小沐回头一看,原来是在文印室专门负责打印复印及资料管理工作的老王头,她认识老王头,老王头不认识她,她又蒙着面,虽不怕他认出自己这张如花玉 颜来向老师告状,但突然被人撞见也足够吃一惊。

 

她急匆匆的把卷子往裤裆里一塞,慌里慌张的把竹竿冲着老王头一挥,竹竿擦着老王头的将军肚游荡了一圈,老王头吓了一跳,明明肚子有危险,却吓得捂着脑袋半蹲到了地上,趁着这工夫,戚小沐撒丫子就跑,速度快的老虎都追不上。

 

待危险信号解除,老王头气的跟蛤蟆似的往上一跳,提起粗腿来跟在后边就追,可追了没几步,他就泄气了。

 

就在前不久,三名高二的学生把一位年仅35岁的女老师给杀了,具体经过大概是老师的对象是警察,常年配枪,那三名正处在叛逆期的男生看《古惑仔》看多了,想体会体会真枪实弹是什么感觉,就趁着老师家里没人的时候,摸进了老师的家门——偷枪。他们以为家里没人,不知道老师正在浴室里洗澡,光着身子的老师乍一看到他们吓了一大跳,出于本能的尖声叫,三名学生也吓了一大跳,他们也出于本能的去捂老师的嘴。捂住老师嘴巴的那个男生手里攥着一把尖利的水果刀,捂嘴的时候刀刃划破了老师喉咙,等他们反应过来时,老师已经奄奄一息了。这个时候若是把她送去医院,说不定还有救,可那三个学生都吓傻了,傻到竟冒出了一不做二不休的念头,又往老师身上捅了几刀,随后跑路了。女老师连中数十刀,惨不忍睹,她可能连自己为什么会死都搞不清楚,就丢下七岁的孩子和丈夫,去天国报道了。生命的不可控制,在这种时刻表现的令人胆战心惊。

 

这个案子并不复杂,在两天之内就告破了。三个男生全都进了监狱,其中一个因刚满十八岁,被执行枪决。据说他的实际年龄并不是18,而是16,他的父母泪流满面的跪下来发誓说孩子真的是16,当年是为了让他早点上学才在户口上改的年龄,但法律只认户口和身份证上的数字。庆幸的,在这个愈发浮躁的国度还有死刑;不幸的,已造成的伤害死刑也无法弥补。老师的父母和丈夫心痛的连连休克,七岁的女儿喊着妈妈泣不成声,恩怨已经了结,痛苦却刚刚开始。

 

不得不说,这个案子的影响是极坏极坏的。前几年一篇名为《夏令营中的较量》的报告文学火了半边天,中国跟日本的孩子相比,这不行那不行的输的很彻底,由此80后光荣的成为垮掉的一代。虽然中国这垮掉的一代在后来的汶川地震中会无所畏惧的拯救生命,日本那坚强的一代却在太平洋地震中拒绝接近核反应堆,但是,在这一代人证明自己的价值之前,那篇报告文学的份量还是很重的,它就像一根刺,自发表以来就会突然冒头狠狠的扎你一下,毫无意外的,当这个案子大白于天下之后,它又冒出了头。

 

报纸上,电视上,收音机上沸沸扬扬的全在讨论这个案子,全在以《夏令营中的较量》为范本,讨论青少年的心理和教育问题,专家教授们不去计算有多少普通家庭的孩子正在麦田里跟父母一起汗滴禾下土,他们只看到特权一族的孩子正在崇洋媚外的自卑情结中朱门酒肉臭。一顶又一顶的黑帽子扣到了全体80后的头上,然后就以老生常谈的毁掉的或垮掉的一代下结论,那些千千万万个以赖宁同学为奋斗目标立志为祖国奉献一生的孩子们何其无辜。尽管不论哪朝哪代哪国,青少年犯罪都不可避免,但80后沾了媒体日渐发达的光,污点被有意无意的扩大了不少。

 

老王头的弟弟就在那三个男生的学校里教物理,他对这个案子颇有感触。自从知道这个案子后,老王头对那些十来岁的孩子开始另眼相看了,他觉得这群小皇帝们十分了不得,说打架就打架,说砍人就砍人,被惯得不成样,还是离他们远点好,五十来岁的人了,马上退休了,可得平平安安的!

 

所以老王头不追戚小沐了,虽然戚小沐是个女孩,还是初中生,危害力要比那些上高中的坏小子小的多,但是,俗话说的好,巾帼不让须眉,鬼知道戚小沐是不是那个巾帼!为了让自己多活两天,还是得过且过吧,不就两张卷子吗?小事!

 

戚小沐得了化学卷子以后,去找了杜松,让他赶快把答案做出来,并命令他不准告诉傅卉舒。杜松很听戚小沐的话,戚小沐让他干吗他干吗,基本上没有反抗过,倒不是他的性子很弱,照实说,他还是挺有性格的,比如从来不去主动讨好谁,也从来不会受谁的脸色的影响。这个一意孤行的小家伙可是一如既往的清高的很。

 

只是戚小沐的话对他来说似乎有种魔力,不由自主的他就会按着戚小沐的意思去做,就像今天,戚小沐让他做化学卷子,他就做了,而且做的很快,半个小时就做完了。

 

戚小沐高兴了,她把答案背了一遍,在第二天的化学测验上,直接把记住的答案写了上去。隔天一公布成绩,呵!了不得,戚小沐破天荒的拿到了全班第二的好成绩。别怀疑,是第二,第一是杜松,这套卷子他做过一遍,做第一遍时出现的错误在做第二遍时纠正了过来,因此他是第一。傅卉舒第一次比戚小沐考的差,排名第三。

 

常年在及格线上打擦边球的戚小沐这回竟然考了第二!化学老师和傅卉舒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可事实摆在那里,也由不得她们不信。

 

刚从象牙塔走出来不过两年的化学老师采访戚小沐,请问你是如何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的?戚小沐的回答只有酷酷的四个字——废寝忘食。单纯可爱的年轻女老师相信了她的胡言乱语,认为这份辉煌是戚小沐刻应有的荣誉,特地表扬了她一番,请同学们以戚小沐为榜样,努力奋进,力争上游,好好学习化学,日后好好研究新能源,力争在有限的生命内把无限的海水淡化,以为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添砖加瓦。

 

戚小沐当仁不让的接受了表扬,得意的直接忘形,走起路来虎虎生威,难看的很。

 

傅卉舒不是化学老师,戚小沐有几斤几两重,到底有没有“废寝忘食”,她最清楚不过。胖子不是一口就能吃出来的,戚小沐也绝对没有能在几天之内让化学成绩日行千里倍道而进的本事。

 

她逼问戚小沐:“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呀?”戚小沐满面的趾高气昂:“老师都说啦,我这是刻苦学习废寝忘食的结果,就这么回事。”

 

“你哪根筋废寝忘食过?不是每个人成绩突然一好就是刻苦学习的结果,老师这么说纯粹是犯了经验主义错误,说吧,你怎么考这么高的分的?”

 

“我懂了,卉舒,我考的比你高,你嫉妒我,所以你不信。”

 

“胡扯!快说!”

 

“我蒙的!”

 

“放屁!哪有蒙的这么准的!你到底说是不说?”

 

戚小沐把脖子伸到傅卉舒跟前,问:“我要说了,你说的那句我要什么你送什么还算话不算?”

 

“当然算话。”傅卉舒见她老盯着自己的嘴巴瞧,赶快补充:“除了消毒!”

 

“哼!”人家想要的就是消毒!戚小沐怒视她。

 

傅卉舒妥协:“脸可以消毒。”

 

戚小沐赶紧把脸送给她,傅卉舒一呲牙,朝着她的脸叨了一口,两排牙印明晃晃的发着光,煞是璀璨。

 

戚小沐捂着脸嗷嗷叫:“你咬我!你耍赖!说话不算数!我不干!你还得送我点东西!”

 

“你还想要什么?”

 

“我想要……”怕傅卉舒反悔,先把想要的吞下去,说:“你先发个誓,保证能做到,我才把我学习好的秘诀传授给你。”

 

傅卉舒随口引用了她的口头禅:“毛主席作证,说话不算话的是小狗。”

 

“行,我信你。”有毛主席作证,戚小沐很放心,就把用竹竿偷卷子的事对傅卉舒说了说。

 

“你可真敢!”知道了前因后果,傅卉舒实在替她后怕:“幸亏老王头没怎么追你,要不你写检讨事小,把父母请到学校里去才坏了。”

 

“就算追也追不上,”戚小沐得意洋洋:“我都算好啦,我朝着女厕所跑,我就不信老王头敢去女厕所找我,哼!”

 

傅卉舒立刻无语了。

 

戚小沐挠挠她的腿,问:“卉舒,你说的,我要什么你送什么,对吧?”

 

“嗯,你想要什么?吃的还是玩的?”

 

戚小沐一脸正义:“吃玩多俗,我们要有精神追求!”又一脸献媚:“卉舒,我想要你以后少帮我补点化学,多让我看点小说,你送我点看小说的时间,能行不能?”

 

“汪汪汪!”傅卉舒学了三声狗叫,模样动作表情,像极了在三岁时学狗叫的戚小沐,随后小嘴一咧:“不好意思,不行!”

 

小狗!戚小沐没了精神,又不敢教训傅卉舒,只好摸起弹弓,朝着邻居家狮子狗的屁股送了一子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