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十七章

2012-06-09

初中三年,有三样东西贯穿了戚小沐和傅卉舒的生活——贴画,解剖图,和小说。

 

那时的贴画堪比超女选秀,蔓延全国,直指青少年,火爆异常。一有零钱快去买贴画,是大家对偶像的最佳支持方式。贴画种类繁多,明星类的,卡通类的,漫画类的,动物类的等等等,一不留神就能挑的眼花缭乱。

 

戚小沐和傅卉舒对贴画都很感兴趣,常去小卖部里看看有没有新货,有的话就买回来,往铅笔盒歌词本或课桌上贴一张,有空没空拿起来看看,感觉真是不错。铅笔盒和课桌空间有限,俩人各自准备了一个贴画簿,买来心爱的贴画往上边贴,不知不觉的就贴满了厚厚的三四本。

 

她们买的最多的贴画,当属卡通一族。什么变形金刚的,美少女战士的,舒克和贝塔的,蓝精灵的,等等,凡是她们喜欢的动画片,都被她们买了一个遍,买来以后就粘到贴画簿上,再小心保存好,时不时拿出来翻一翻,你看看我的,我瞧瞧你的,对着贴画讨论动画片的剧情,以我有的你没有为荣,好不欢乐。

 

当年在娱乐界最炙手可热的明星无疑是以刘德华为代表的四大天王,以林志颖为代表的四小天王和以周慧敏为掌门人的玉女一族了,凡是以他们为主题的贴画,卖的都很火,深受广大学生们的喜爱。比如说,将军席梦思就很崇拜刘德华,贴画上有刘德华的,她都买,那会儿娱乐杂志上报导华仔将在四十岁成家立室,她掰着指头算华仔四十的时候她多大,有没有机会成为 华仔夫人,张口一个华仔闭口一个华仔的,哈喇子一串串的往下淌。戚小沐笑她成天抱着“华爹”做春梦,她差点跟戚小沐翻脸——偶像不容侮辱,当夫的偶像不能当爹!

 

戚小沐和傅卉舒对四大天王四小天王不感兴趣,她们感兴趣的是蓉儿和白娘子,再就是迈克尔杰克逊和卡朋特,俩人是听英文歌长大的,自然对外国明星多了一点兴趣。偏偏贴画很少有以杰克逊和卡朋特为主题的,杰克逊还好些,多少有一点,卡朋特就基本上没有了,至少她们从没见到过。

 

没有没关系,可以把兴趣转移一下,国内的歌手嘛,崔健李宗盛和罗大佑虽然长得有点磕碜,但是人家写的歌要比那些个天王好多了,买点他们的贴画,以示支持吧。戚小沐喜欢崔健,歌词本上抄满了崔健的歌,她买了几张崔健的,动不动就吼一嗓子《红旗下的蛋》——我们的个性都是圆的,像红旗下的蛋!看那八九点钟的太阳,像红旗下的蛋!傅卉舒喜欢李宗盛,歌词本上尽是李宗盛的曲儿,她买了几张李宗盛的,动不动就哼一哼《凡人歌》——你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

 

性格的不同促成了她们对不同歌手的喜爱,有时两人会对着争论,戚小沐说崔健比李宗盛厉害,把宗盛老弟损的连骨头都不剩;傅卉舒说李宗盛比崔健厉害,把崔健大哥贬的直入十八层地狱。俩人争来争去争的脸红脖子粗也争不出个所以然,争累了就暂时讲和,养精蓄锐等下回再争。下回又争累了,索性不争了,彻底讲和了,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崔健好李宗盛也不坏,总之不管好蛋坏蛋,都是红旗下的蛋。然后她们又买了几张《射雕英雄传》《香帅传奇》和《红楼梦》的贴画,以让视觉在共同喜爱的长相精致的蓉儿香帅林妹妹,和互有分歧的长相粗糙的崔健大佑李宗盛之间互动。——她们第一次正式运用求同存异的中庸之道完美解决了内部矛盾,第一次在性格上有了历史性的磨合,彼此学会了“己不所欲,勿施于人”的互相尊重。当然,俩人也同时认定,该损的还是要损,要不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除了贴画之外,她们还有两个业余爱好——研究人体解剖图和看小说。

 

傅卉舒的志向是当一名给别人一刀还不用负法律责任的白衣天使,从懂事以来就比较喜欢研究人体解剖图,戚小沐跟她不同,戚小沐研究解剖图,是被迫的。

 

升入初中后,蔡玉泉开始教戚小沐画人像,有时也会把她带到自己的学校,让她跟那些大一大二的学生们画点半身像或人体。若是不懂人体的基本结构,想画好人体或人像是不太可能的。连人的身上有几块肌肉都不知道,怎么能画出人体在运动中的美感来呢?在画人体人像的同时,研究并临摹一下人体的骨骼肌肉甚至血管和内脏,也就成了一门必修课。

 

达芬奇告诉世人,好的画家也是一位好的解剖家。蔡玉泉年轻时的偶像是达芬奇,偶像的驱动力是巨大的,于是他也成了一位顶好的解剖家,闭着眼也能画出人身上的一块块肌肉和一条条血管,并不比书上印的误差大。名师出高徒,为了培养出一个高徒,蔡玉泉要求戚小沐也必须把人体研究透。

 

戚小沐不爱看解剖图,在蔡玉泉让她研究人体结构之前,她已经陪着傅卉舒研究过许多遍,遭过许多罪了——那些肠子肝脏什么的,看一眼想挖眼珠看两眼想撞豆腐,实在是太难看了,不晓得卉舒怎么会这么喜欢!

 

这次有了蔡玉泉的圣旨,她不喜欢也得喜欢了。好在蔡玉泉主要让她临摹骨骼和肌肉,暂时还没让她深入到血管和内脏之中。

 

傅卉舒帮助了她。经过这些年的钻研,傅卉舒早已对人体结构如数家珍,还能像模像样的画出来,教戚小沐这位“医盲”绰绰有余。受戚小沐和蔡玉泉的影响,傅卉舒也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她在绘画上的天分全表现在画解剖图上了,至于别的,像是把梨画成葫芦把碗画成瓢一类的大作,不说也罢。

 

有蔡玉泉和傅卉舒这一老一小的指点和帮助,戚小沐的进步很快,不出半年,她也能画出一幅相对较准的骨骼和肌肉构架了。

 

跟研究解剖图不同,小说这东西,没几个人会被迫的去看。

 

学校旁边有不少租书的小店,租一本一天三到五毛钱,很多学生会去小店租本漫画或者金庸琼瑶的小说来看,戚小沐和傅卉舒家里的藏书都很多,从儿童连环画到子史经集,应有尽有,她们是不用租书的,想看书了,在自家书房里翻就行。

 

金庸先生和琼瑶女士影响的不只是一代人,这对看起来挺像金童玉女的富豪作家,直接影响了两到三代人,间接影响的,就更多了。

 

戚大成是十足十的金庸迷,李清芳是十足十的琼瑶迷,有这样两个家长做榜样,戚小沐和傅卉舒就成了十足十的金庸琼瑶迷。戚小沐家里有金庸全集,傅卉舒家里有琼瑶全集,俩孩子没事就抱着书看——大多是囫囵吞枣,看过就忘。为了看小说,大晚上的不睡觉,怕被父母发现,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偷看是常有的事。

 

把金庸看琼瑶看完了,还能看什么?能看的太多了,四大名著国内外经典都能看,她们关于阅读的爱好是从小时候看连环画和童话故事起开始培养的,而她们将这种爱好变为习惯,则是从初中开始固定起来的。

 

看书是很占用学习时间的,傅卉舒还好些,能分清主次轻重,该学习的时候就学习,戚小沐不行,她看书要是看上瘾,必须得一口气读完,不然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更学不好习。这个时候傅卉舒发挥了重大作用,她坚决不让戚小沐在课堂上偷看小说,逼着她学习,知道她化学好扯后腿,还专门每天拿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帮她补习化学。

 

暑假前一个月,放学后,傅卉舒雷打不动的帮戚小沐补习化学,戚小沐挂挂着没看完的《汤姆索亚历险记》,心不在焉,没法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傅卉舒讲的化学题上。

 

傅卉舒知她听不下去,气的抱起枕头砸她脑袋:“快上初三了,你总让化学扯后腿,怎么能考的上?你还想不想跟我上一个学校?想就好好听我讲!”

 

“别担心啦,我有办法我有办法,”戚小沐抱着脑袋躲枕头:“我准能考上,准能考上我妈妈的学校。”

 

“你可别说你让你妈妈给你走后门去,”又一枕头砸下去:“这种事走后门,我都替你丢人!”

 

“怎么可能呢,蔡伯伯说我中考的时候可以参加美术考试,按特长生的身份考,特长生分数就低了,我问过我妈妈,我的成绩考个特长生没问题。”

 

“干吗非考特长生呢,”傅卉舒不砸她了,丢掉枕头,说:“你要是特长生,咱们就没法再在一个班里了,更没法当同桌了。”

 

“我想考蔡伯伯的学校,要么去他学校的附中,要么考特长,为了照顾你,我考特长。”戚小沐说的大言不惭。

 

“你照顾我?你脸上能不能多点瘦肉?怎么就不会红呢!”傅卉舒送她白眼:“算了,就算你不考特长,上了高中咱们也很难再分到一个班,你不喜欢数理化,必然选文科,我必然选理科,咱们必然分开。”

 

戚小沐一听到“分开”俩字,不乐意了:“说什么分开呀!谁跟谁分开呀?咱们俩才不会分开呢!就算高中不在一个班,可是还在一个学校还能天天见面天天一起吃饭一起回家呢,这不叫分开,你不能犯教条主义错误。”

 

戚小沐一发急,傅卉舒心情转好,她拍拍桌子:“小沐,不管你是不是考特长,咱们都得继续看化学题。”

 

戚小沐跟她商量:“能不能不看?蔡伯伯说,考他的学校,数理化都不用考,也不用学,学了也没用。蔡伯伯说没用的东西就不要学,浪费精力。我觉得他说的十分对。”

 

“蔡伯伯说的是高考,高考你不用考数理化,中考可用得着,不管是不是考特长,都用得着。快点跟我学化学,”傅卉舒诱惑她:“下个礼拜化学有个小测验,你要是能考及格,你想要什么我送你什么。”

 

“真的?”

 

“比真的还真!”

 

戚小沐记住了,只要考及格,她要什么傅卉舒送什么,多棒!可是,怎么才能考及格呢?

 

在化学测验的前一天,在人困马乏的午休时间,戚小沐跟只夜猫子一样活跃了起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