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十六章

2012-06-09

戚小沐那一声吼,把李颖唬住了,也把傅卉舒吓醒了。

 

“小沐,怎么了?”傅卉舒恍恍惚惚的问,她还没醒透。

 

戚小沐不说话,虎视眈眈的瞪李颖,拳头攥的紧紧的,像头蓄势待发的小狮子。

 

李颖红着脸尴尬的从地上爬起来,想逃离教室,又不愿在戚小沐面前示弱。为挽回面子,她拍拍身上的土,横一眼戚小沐,说:“想打架,我陪你,搞偷袭,不地道。”

 

“你以为你是谁?谁爱跟你打架?跟你打,我怕脏了我的手!今天的事要让我再看见一次,我活剥了你!你以后离卉舒远点!”戚小沐恨不得剥了李颖的皮,却自知刚才能揍到李颖纯属沾了偷袭的光,光明正大的打,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傅卉舒就在身边,打架打输了有失体面。她人小,考虑的倒是不少。

 

李颖见戚小沐不敢跟她打,挽回了一点面子,有了些得意:“不敢就不敢,找什么借口?”

 

“别以为我不敢跟你打!”戚小沐怒了,也不管体面不体面了,扑上去就抓李颖的头发,可李颖的头发太短,不好抓,她的马尾辫倒被李颖抓住了,李颖抓着她的辫子往后一扯,戚小沐“哎呀呀呀呀”的倒退了三四个趔趄。

 

“李颖!你住手!”傅卉舒冲上去狠狠搡了李颖的肩一拳,跑到戚小沐身边,揉揉她的后脑勺,问:“疼不疼?”

 

“不疼。”其实很疼。疼了,她才想起抓李颖头发犯了盲动主义错误,应该踢她裤裆才对,又一想李颖是女的,底下不带把儿,踢裤裆也不管用,一时没了辙,恼的不轻。

 

傅卉舒看看戚小沐,再看看李颖,问:“你们到底怎么了?”

 

戚小沐一指李颖的鼻子:“她亲你!”

 

“谁亲谁?”

 

“李颖亲傅卉舒!”

 

傅卉舒的脸一黑,一甩头发跑出去了。戚小沐提了伞,跟在后边急忙追了过去。

 

李颖一个人站在教室里发怔,傅卉舒搡她的那一拳,伤了她半颗心,傅卉舒那张黑下来的脸,伤了她整颗心。她不怪傅卉舒,却更嫉妒戚小沐了。

 

傅卉舒跑到水管前,拧开水龙头一遍又一遍的洗脸,戚小沐站在她身边为她撑伞。傅卉舒洗起脸来没完没了,具体洗了几遍戚小沐不清楚,十遍八遍总是有的,她拧上水管,抓住傅卉舒的手,说:“别洗了别洗了,再洗就洗肿了,洗肿了可没脸见人啦!”

 

傅卉舒跺脚:“别人亲我了,我觉得脏。”

 

“我亲你的时候你怎么没事?”

 

“你又不是别人!”

 

“也对。”戚小沐咧嘴笑笑,凑到傅卉舒的脸上亲了两大口,左脸蛋一口右脸蛋一口,“我帮你消毒了,你别再洗脸了。”

 

傅卉舒撅撅嘴,没再说话,小脸倒是真的不再洗了。

 

“李颖亲的是脸还是嘴?”戚小沐皱着眉研究她的嘴,“嘴巴……要消毒不要?”

 

亲嘴了?傅卉舒傻了,她刚发傻,戚小沐又凑了过来,朝着她的嘴唇吧唧了一口,口水沾了傅卉舒一嘴。她舔舔嘴角,感觉不赖,又吧唧了一口,身板一挺,满腔的大义凛然:“还是消消毒的放心!”

 

傅卉舒更傻了,傻完了,又急又羞,拧戚小沐的胳膊:“嘴怎么能随便亲呢?渣渣!”

 

“我怕你把嘴唇洗成香肠!”戚小沐颇有理。

 

“那也不能随便亲嘴!”

 

“除了你的嘴,我又没随便亲别人的!”

 

“别人的不能亲,我的也不能随便亲!”

 

“我又不是亲,是消毒!”

 

“消毒也不行!”

 

“你嫌我脏!”

 

“放屁!”

 

……

 

所以说,初吻是很脆弱的,一不小心就丢掉,当事人还糊里糊涂的摸不着头脑。

 

戚小沐记仇,李颖罄竹难书的恶劣形象在她心里就此扎下了根。她也不肯吃气,拿着大钢钉摁着李颖的自行车带扎了好几个窟窿眼,还把李颖的恶行告诉了席梦思,席梦思为帮姐们儿出气,用塑料袋接了一袋子水,瞅准李颖进教室的时刻,把塑料袋放到虚掩的门上,屋门一打开,袋子里的水浇了李颖一身。

 

傅卉舒一想起自己的嘴巴可能被李颖亲过,心脏就堵的闷重,就像重感冒时的鼻塞,堵囔囔的怎么呼吸都不顺畅。无缘无故被人轻薄,她简直想杀了李颖。戚小沐朝她的嘴唇吧唧的那两口她倒一点也不计较,事后想想,反而感激戚小沐,若非那两声吧唧,她非把嘴唇洗成香肠不可。只是以后要提防着小沐点,省得她再做出类似的恐怖动作,光天化日的嘴对嘴,还想活不想!

 

初中生的年纪虽小,也有不少年纪稍大的孩子在搞对象了,戚小沐大大咧咧的不太注意这些,傅卉舒可是看在眼里记到心里,她的意识还暂时停留在只有男生和女生才能亲嘴的阶段,女生和女生显然是不可以的,哪怕是消毒。至于为什么女生和女生就不可以,她还没有想到这一层,只知道男女生亲嘴若是被人看了去,会被老师训父母打,那么两个女生亲嘴若是被人看了去,影响只会更坏,不会更好。为什么只会更坏?她不知道,只是直觉。

 

戚小沐正好跟她相反。戚小沐觉得男生和女生不能随便亲,但女生和女生完全可以随便亲,要不为什么男生女生亲小脸的时候必须偷偷摸摸的,俩女生亲小脸的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呢?脸都可以随便亲了,那嘴也应该可以随便亲才符合规律。可惜以前从没想到过亲嘴,这下亲了傅卉舒的嘴巴两口,她算是惦记上了,更可惜的是,傅卉舒不让亲嘴,她不敢违抗圣旨。真小气!她连翻五个白眼,小气鬼!

 

当天下午考完化学的课外活动时间,傅卉舒气呼呼的去找了李颖,她必须问清楚李颖亲她的嘴了没有,否则一想起来就反胃,还怎么吃东西?

 

她上来就直通通的问:“你亲我哪儿了?脸还是嘴?”

 

如此直接,李颖反应不及,脸烧的通红,不明白傅卉舒怎么会想到自己亲她的嘴,亲嘴……真没想到过!

 

傅卉舒见她不说话,更急:“你到底亲我哪儿了?”

 

“我没亲你,不不,”李颖急急地解释:“我当时是想亲亲你的脸,班里的女生常常亲一下打一下的,我以为女孩亲脸很平常,可是我没亲到,戚小沐来了,伞砸到我的背,我没亲到,真的,我不骗你,我要骗你,天打雷劈!”

 

“你确定没亲我的嘴?”

 

“我从没亲过谁的嘴,”李颖的脸更红了:“女生和女生也可以亲嘴的么?你不说,我真不知道。”

 

傅卉舒看着李颖的样子不像说谎,一颗堵着的心总算顺了,晚饭也应该能吃的下了,她说:“别的女生亲脸很平常,我不行,一个人有一个人的习惯,我不习惯让别人亲我,你以后最好不要离我太近。”

 

“对不起,”李颖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来了月经,弄到凳子上一点,你帮我往凳子上遮了两张纸,我想对你说谢谢,你又在睡觉……反正,对不起。”

 

李颖没亲到自己,也了道歉,傅卉舒再说起话来就比较和气了:“你凳子上的纸不是我放的,是小沐从她大演草上撕下纸来帮你盖住的。”

 

“不是你吗?”不是傅卉舒,李颖很失望,是戚小沐,她也没心情感激。

 

“不是我,是小沐。你看,小沐根本不是你说的那种爱占便宜的人,是不是?”

 

“我没这样说过她,”李颖否认,想到她曾对傅卉舒说过一次,补充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你承不承认,是你的事。都过去了,我不愿多提,你心里有数就是。当然,我心里也是有数的。”傅卉舒耸耸肩:“我和小沐是吃一碗饭喝一碗水长大的,她是好是坏我最清楚不过,用不着别人来告诉我。快上初三了,马上中考了,都卯着劲想考上重点高中,我也是。要是你也想考上高中,就把心思从乱七八糟的小事上收起来,都放到学习上吧。”

 

“你想考哪个高中?”

 

“小沐妈妈的学校。”

 

“那是哪个学校?”

 

“历史久培养名人多的那个。”

 

“我想跟你上一个学校。”

 

“那你更需要加油。”

 

再好的学校,只要肯砸钱,就能考的上,李颖家里有钱,她从不拿着中考当回事,不过,既然傅卉舒让加油,那就加次油吧,她问:“以后,我有不懂的题了,能问你吗?”

 

傅卉舒婉拒:“我觉得你最好直接问老师,老师懂得比我多,为你讲解起来也肯定比我好的多。”远远的,戚小沐冲着傅卉舒招手,傅卉舒笑着也朝她挥挥手,对李颖说:“好啦,我得走了,再见。”

 

戚小沐一招手,傅卉舒就往上跟,李颖又受了一回伤。

 

傅卉舒一溜烟的跑到戚小沐身边,脚还没站稳,先听到了戚小沐的埋怨:“你怎么还跟李颖在一块儿?还想被她亲第二次?”

 

“别胡说,”傅卉舒掐她脸蛋:“我是问她中午亲到我的嘴了没有。”

 

戚小沐紧着问:“她怎么说?亲了没有?”

 

“她说想亲我的脸,没亲到。” 傅卉舒眉飞色舞的:“真是好,我现在舒服多了。”

 

“没亲到?不能够。她都快趴到你身上了,哼,准是撒谎。”戚小沐信不过李颖,无意中又给傅卉舒添堵:“你还是不要舒服的太早。”

 

傅卉舒的脸色立刻晴转多云:“戚小沐!我不舒服你很高兴是不是?”

 

“你看你,人大了脾气也跟着大,这两样应该成反比才对。”戚小沐大人有大量的拍她的肩:“发什么脾气嘛,我不过说了句实话,你不赐我黄马褂就算了,怎么还问起罪来了?”

 

“去你的实话!”傅卉舒的声音抬高了八度:“角度不同,眼睛也会犯错误不懂吗?亏你成天学画画,学到狗肚子里了!”稍一停顿,又抬高了八度:“还是说,你盼她亲到我?”

 

“怎么可能!”

 

“那我说没亲到就是没亲到,别跟我犟嘴,我不爱听的你少说。”

 

“你有做昏君的资格,我没当奸臣的潜质呀!除非你告诉我你爱听什么。”

 

“离我远点就行!”

 

“不行!万一我离你远了,你又被别人亲了怎么办?你睡个觉都没法让人放心,我真操心。”瞄傅卉舒的嘴唇一眼:“成天帮你消毒,我也会很累的。”

 

“我懒得理你!”

 

“没关系,你懒,我有勤快,我理你。”戚小沐把傅卉舒惹弄够了,又勾住她的脖子盯着她的嘴巴撒娇:“魔镜魔镜,被人亲了怎么办?消毒消毒。卉舒,我亲你一口,再给你消毒,好不好?好不好嘛?”

 

傅卉舒急忙双手捂嘴:“渣渣!你敢再亲我的嘴,我三天不理你!嘴不能随便亲,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又不是男生,亲亲有什么关系?要不,你亲我一口,再给我消毒?”戚小沐把小嘴撅的老高,眼巴巴的等着傅卉舒来亲。

 

傅卉舒小脸一热,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赠送她的嘴巴一掌,闪身躲开,自言自语:“我怎么这么不爱待见你!”

 

戚小沐气鼓鼓的指指自己重新高撅起来的嘴:“因为你有眼不识泰山!”

 

“我没跟你说话,你抢答什么!”傅卉舒的牙齿在抽筋,可能是缺钙的缘故。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