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十二章

2012-06-09

到了初二,在戚小沐和傅卉舒的班里,一先一后来了两位转学生。

 

先来的那位叫席梦思。席梦思,这个名字很响亮,大家几乎都知道有那么一种弹簧床垫叫席梦思,还有不少人曾把拥有一张席梦思床当成毕生追求的梦想之一。而这位转学过来的名为席梦思的姑娘,就没有床垫那样的知名度了。

 

没关系,知名度这东西,只要敢闯,总会有的。

 

席梦思比戚小沐大一岁,体型比戚小沐宽一倍,体重也相应的比戚小沐多一倍,总而言之,席梦思是个胖姑娘。

 

席梦思能叫席梦思,跟床有关,跟席梦思床却没多大关系。席父席母结婚那年家里穷,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一直不敢要孩子,结婚三年后等家庭条件稍微有了好转,才敢受孕。席妈妈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她和同事去逛百货大楼,相中了一张红木床,一问价码,吓了好几跳,一张破床顶大半年的工资,坑人呐!红木床的价格自是便宜不了,席妈妈被吓的这好几跳着实有点冤,她若对红木有点了解,准不会问那张床多少钱,而能在不了解之下,能在满室家具中一眼相中连皇后娘娘都爱睡的红木大床,也证明了席妈妈的审美水平确实不低。

 

无论坑人与否,那张红木床可是印到了席妈妈的脑子里。她常常躺在有点塌陷的折叠钢丝床上宣誓,早晚有一天老娘要把那张大床买下来!她白天想大床,晚上想大床,做梦也是对大床满满的思念,等胎儿瓜熟蒂落,娃娃的名字也有了着落——梦思,梦里的思念,饱含了一位母亲的志向。

 

席梦思很随席妈妈,席妈妈的身材有点圆,她也长成了一位圆姑娘;席妈妈的性格很勇猛,她的性格也很勇猛;席妈妈在街道办事处大小是个芝麻官,在不久的将来,她也展示出了领导才能。但有一点,席梦思永远随不了她。

 

席妈妈喜欢 邓丽君,很爱邓丽君的那首《甜蜜蜜》,尤其爱吃着苦瓜听《甜蜜蜜》里那甜腻腻的声儿,更爱让闺女陪她一起分享苦瓜和甜蜜蜜,闺女苦瓜甜蜜蜜,是席妈妈的三大人生支柱。

 

席梦思不爱吃苦瓜,也不喜欢邓丽君,她有不爱苦瓜不爱邓丽君的自由,却不能不听妈妈的话,邓丽君一唱《甜蜜蜜》,她就满嘴苦兮兮,真真儿是牛踩乌龟蛋,痛在心里。如此痛恨此瓜此歌,在邓丽君死的时候她也叹过一声气以示哀悼,足见她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她长的也不丑,圆眼睛圆鼻头圆嘴圆下巴,连小牙都是圆的,有三分像充了气的邓亚萍,她又喜欢跟邓亚萍似的在头顶上扎个小辫,更像了。要是看顺了,会觉得她肉呼呼的十分可爱,但要是让陌生人打眼一看,往往会忽略了她的可爱而只关注她的胖,不到一米六的个头有着一百二十斤的体重,以她的年龄来说,确实胖了点。

 

她刚来的时候,班里的一些坏小子专门拿着她的名字朝着她起哄:“席梦思!我天天晚上睡你!”

 

席梦思起初忍了忍,后来没能忍住,勇猛劲儿一上来,举起凳子朝着那几个坏小子砸了过去,她人胖力气大,几个跟干虾似的坏小子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没多大工夫就被她揍的鼻青脸肿,就这样,席梦思跟席梦思床垫一样,开始有了知名度。

 

刚来没多久就把爱捣乱的几个坏小子给收拾了,班主任高兴的不行,心眼一动,就任命席梦思为副班长——以恶制恶。这下席梦思的知名度就更大了,几个捣蛋鬼不敢当面惹她,就在背地里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奥特曼。

 

奥特曼席梦思会打架很无敌,关键还是女同胞,要有她罩着,自己和卉舒还不得所向披靡呀!戚小沐动开了心思,她抱着要把席梦思拉入自己的革命队伍的原则,开始搞人际套交情,没事就去找人家说说话,或者送人家一块泡泡糖。

 

席梦思初来乍到,跟班里的同学算不上熟,又虎威赫赫,班里的同学也不太敢跟她亲热,戚小沐主动跟她说话,还送她泡泡糖吃,她感激的差点涕零,一来二去的俩人就成了好姐们儿。

 

戚小沐跟席梦思好了,傅卉舒不高兴了,戚小沐是她的,只能跟她玩,她并不反对戚小沐跟别人玩,但以往戚小沐在打算和别人玩之前都会先跟她说一声,这回戚小沐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跟席梦思称姐道妹了,傅卉舒要能高兴的了才怪。

 

傅卉舒冲着戚小沐摆起了脸色,还在桌子上划了一道三八线。

 

在孩子们心里,课桌上的三八线,跟吃饭喝水一样占有同等重要的地位,甚至比吃饭喝水还重要,我能不吃饭,而不能不守线,你要过了界,一句话,拿钢笔尖扎你!

 

从小学到初中,不少同学的课桌上都划有一条三八线,傅卉舒和戚小沐倒是从没划过,初看这条线,戚小沐云里雾里的,卉舒划线是想赶时髦?后来恍然大悟,噢!我跟席梦思玩忘了跟她说,她生气了!

 

生气了怎么办?哄呗。在家里冯燕要是生了气,戚大成就会“低声下气”的去哄,有时还撺弄着戚小沐跟他一起哄,有爸爸做榜样,戚小沐对哄人一点都不陌生。

 

她拽拽傅卉舒的袖子,哄:“卉舒,别气了嘛,席梦思刚来,没人跟她玩,我看着她可怜才跟她玩的。”

 

傅卉舒白她一眼,不理她。

 

她想了想,又哄:“卉舒,你学习好,力气可是小,我学习没你好,力气也不比你大,你要受了欺负,光我自己肯定打不过一头牛。席梦思力气大,会打架,有她罩着你,你谁都不用怕,是不是?我是为了你才跟她玩的。”——还刻意在“为了你”上加了重音。

 

傅卉舒哆嗦了两下嘴角,还是不理她。

 

还不理,好吧,再一再二不再三,要是第三次还哄不好,毛主席作证,我戚小沐仨字倒过来写!她使劲朝着天空瞪眼,好酝酿眼泪,酝酿的差不多了,才低下头,大放悲声:“卉舒,你别不理我嘛,我不跟席梦思玩了,只跟你玩,好不好?”

 

说着,她拉起傅卉舒的手来,使劲一挤眼,“啪嗒”一声,酝酿了五分钟的金豆子终于出世了,正好降落在傅卉舒的手心上,时间拿捏的比时钟都准。

 

掉泪了,傅卉舒一下没脾气了,多大点事呀!至于这样吗?没出息!

 

她赶紧转过身来再哄戚小沐,为表诚意还特地买了一支她爱吃的小雪人。

 

戚小沐理所当然的享用了小雪人,她舔舔雪人的脑袋,问:“卉舒,你还生气不生?”

 

傅卉舒哼一声:“我才没生气,逗你玩的,谁知道你当真了呢!”

 

“我重视你嘛。卉舒,桌子上的三八线,能擦掉了不能?”

 

“嗯,擦掉,你擦吧。”

 

“席梦思呢?能跟她玩不能?”

 

“能。”

 

“还有……”

 

“戚小沐!你少没完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是装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

 

“瞪了那么久的老天爷,铁人也能瞪出泪来。”傅卉舒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快的没脾气,她夺过戚小沐手里的雪糕,不让她吃了,自己狠狠的吃,“以后想掉泪,请背着我去瞪天,我看不见了,才能误会你是真哭。”

 

“噢!”戚小沐点点头,又摇头:“万一等我跑过来,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泪又被风吹干了怎么办?”

 

傅卉舒差点被雪糕噎住,“你快去帮我干件事。”

 

“什么事?”

 

“离我远点!”

 

“我不!”趁着傅卉舒发愣的工夫,戚小沐抢吃了一口她手里的雪糕。

 

闹了一回别扭之后,傅卉舒戚小沐和席梦思正式组成了一个三人团,常在一起学习一起玩。傅卉舒学习好对老师同学有礼貌,戚小沐会装乖会画画是制作黑板报的领头羊,她们在班里原本就很受欢迎,新来的席梦思又是副班长,她们三个一组团,吸引了不少仰慕者和狗腿派,团队的队伍也因此扩充了不少。

 

席梦思有什么说什么,性格很不错,而且很仗义,跟她处的越久,越能发现她身上的闪光点,而她身上最大的一个闪光点就是在体育课上的表现——铅球铁饼标枪投的远。在学校的秋季运动会上,她以绝对优势获胜,打破了校记录,击败了连续两年夺冠的初三师姐,受到了校长的表扬,老师的嘉奖,从此,她开始接受万人崇拜的目光,知名度更上一层楼,并且又获得了第二个荣誉封号——三铁将军。

 

在席梦思获得三铁将军的封号后不久,戚小沐的班里又迎来了一位转学生。她叫李颖,跟席梦思同岁,长的还算清秀,单眼皮,细长眼,嘴唇有点薄,留着短短的运动头,走起路来晃着肩,说话的时候粗声大气,像个假小子,十三四岁的孩子性别特征不明显,打眼一看很容易把她误会成男孩。

 

李颖来了一个星期,跟班里的女生基本上都玩到一起去了,跟班里的男生却没怎么说过话。她似乎天生不爱跟男孩玩,似乎天生喜欢跟女孩玩,跟女孩玩的时候,她似乎也天生喜欢拿出一副保护者的态度,凡事都让着女孩,护着女孩。按说这种性格应该会受到女孩们的长期欢迎的,但是,在她来了半个月以后,就没有那么多的女孩再跟她玩了,因为没人见过她去女厕所,大家都觉得她有点不正常。

 

李颖不去女厕所是有苦衷的,而且苦衷是大大的,在她转学来的前几天,她去过女厕所,可是,她长的像极了男孩,每每走进女厕所都会把里边的女同学吓一跳,接受能力强的吓一跳就过去了,接受能力不强的会尖着嗓子啊啊的叫,平白无故的被人吓一跳,让谁谁都不愿意,所以被吓着的女生送给李颖不少白眼。李颖的自尊心颇受打击,在以前的学校里,她去厕所的时候就常常接受别人的白眼,本以为换个学校就没事了,结果历史竟然重演,真受不了!哼,大不了不去厕所了!

 

她真的不去厕所了。每到有尿意的时候,能憋就憋着,不能憋了,就跑到学校对面商店的洗手间里解决问题,商店的洗手间是单间,在那里永远不会有人朝她挖白眼。

 

一天两天不去厕所没人会当回事,三天四天不去厕所没人会注意,十来天不去厕所,就不正常了,李颖怎么不去厕所呢?围绕着这个问题,一群十岁冒头的女孩们偷偷摸摸的展开了一次大讨论,最终的讨论结果是,其实李颖是个男的。可她要是男的,总该去男厕所呀!问遍了全班男生,也没一个见她去过男厕所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是神仙,不用撒尿?于是孩子们又来了一次大讨论。

 

请相信,女人跟八卦是很结缘的,戚小沐同学就很充分的展示了女人的这一特性,一说起谁谁谁怎么着来,她的精神头比吸了白粉还high。

 

傅卉舒没有参与讨论,不光没参与,还把正跟别的女生讨论的非常火热朝天的戚小沐拉了过来,批评她说:“小沐,你不能没事说别人坏话,李颖又没得罪你,你干吗跟别人一起说她呢,她不去厕所肯定有原因,你别跟她们一样,不能跟她们学!”

 

“我没说她坏话呀!”戚小沐委屈的不行:“我就是……就是听着好玩,我就是听听!”

 

“听也不能听。我妈妈医院里有个得癫痫的病人,就是咱们常说的羊角风,不发病的时候可好了,对谁都很好,谁需要他帮忙他就去帮忙,发起病来有点可怕,得了这种病,很多人都歧视他,当他是疯子。疯子也是人呀,何况他只是得病。”傅卉舒朝那几个还在低声叽喳的女生冷笑一声:“哼,李颖对她们多好呀,她们倒好,一转过头去就说人家坏话,我最讨厌这种人啦!”

 

人家那是讨论!怎么到你这儿就成诽谤了?戚小沐撅撅嘴,没敢发表意见,只明知故问的岔话题:“要是我说她了,你也会讨厌我吗?”

 

“才不会!你不听我话的时候我才讨厌你。”

 

“唔!这就好!卉舒,为什么你总是让我听你话,你不听我话呢?”

 

“因为我比你大!”

 

“噢!”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真厉害!

 

李颖的与众不同,使得喜欢跟她玩的女生越来越少了,李颖很难过,又找不到问题的根源所在,情绪很低落。许是同情心作祟,傅卉舒帮了她一把。

 

那天课间二十分钟,做了一遍广播体操后,傅卉舒有意走到李颖身边,问:“你去厕所吗?去的话,咱们一块儿。”

 

李颖低下头,摇了摇。

 

“你该去厕所的,”傅卉舒说:“你知道为什么别的女生都不跟你玩了吗?就是因为你不去厕所,你只要去了厕所,跟大家都一样了,她们就会跟从前一样,又跟你玩啦。”

 

“可是,我去了厕所,里面的人会冲着我叫。”

 

“这有什么?她们叫累了就不叫了,再说,你头发这么短,是挺容易吓到人的。”女孩多是爱干净的,从小讲卫生家长又是医生的女孩,长成后多少会有丁点的洁癖倾向,傅卉舒便是如此。从上了初中,她不再喜欢随便跟外人有肢体接触,只是表现的不明显,太过明显的表现出来,少不了会脱离群众,她懂合群的重要性。这次她却伸出了手去,说:“我去厕所,有我跟你一起去,她们肯定不会以为你是男孩子,你去不去,敢不敢?”

 

李颖犹豫了好几下,终于握住傅卉舒的手,跟她一起去了厕所。

 

有傅卉舒陪着,情况确实好了不少,毕竟傅卉舒是个很女孩的小女孩,跟她牵着手一起来女厕所的,肯定也是个女孩,这次大家没有啊啊叫唤的。李颖很感激傅卉舒,低落了这么久的情绪,因为傅卉舒的鼓励而重新欢快起来。

 

童年和少年时留下的心理创伤是深刻的,对帮助自己抚平这些创伤的人的记忆也是深刻的。她觉得傅卉舒是个非常非常完美的小仙女,她想她这辈子也不会忘了她。

 

从这以后,李颖开始去女厕所了,慢慢的,班里的女生又重新开始跟她玩了,她却是最喜欢跟傅卉舒玩。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

 

李颖爱跟傅卉舒玩,动不动就请傅卉舒陪着她去厕所,这下子,轮到戚小沐不高兴了。

 

戚小沐起小就跟着傅卉舒有样学样,都十三岁了,这点毛病还没改。

 

傅卉舒不高兴的时候冲着戚小沐摆脸色,在桌子上划了一道三八线,戚小沐不高兴了,就学着傅卉舒,也摆起了脸色,拿根粉笔头,也在桌子上划了一道三八线。

 

咬牙!皱眉!绷紧面部肌肉!争取冰山有多凉,就让眼神有多冷!

 

呕心沥血的刚把脸捣鼓黑,又瞅着三八线不够粗重,不足以表达自己的雷霆之怒,她抓起粉笔头,又使劲描了两描。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