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 - 第九章

2012-06-09

四,丢沙包事件。

 

高智商的孩子往往会有点怪癖,杜松就有点怪癖。

 

杜松的智商的确是不能算低的,这一点在数学上表现的很明显,一年级的时候他会做三年级的数学题,到了三年级,对他来说五年级的数学题已经成为小菜一碟了。他喜欢数学,喜欢研究那一个又一个的数字和符号,他的父母也以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为目标,让他专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可惜,智商发展了,情商却跟不上趟,用公式表示就是IQ≠EQ。

 

杜松最大的特点就是内向,在幼儿园时内向,到了小学还是内向,都读到三年级了,他的朋友还是只有戚小沐和傅卉舒两个。

 

三年级的孩子时不时就搞搞分帮结派运动,特别是那些有点调皮的小男孩,不光会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还格外的爱攀比爱显摆爱吹嘘,一般来说,越是家庭条件好而家教不够好的,越好这一口。这个叫王亮的说:“我爷爷以前在华东野战军呆过,特厉害!”那个叫李凡的说:“那有什么呀!我爸爸跟市长一块儿吃饭,这才厉害!”再来一个叫赵武的说:“哼!我爸爸开桑塔纳来接我放学,我家里还藏着一把盒子枪,你们家有吗?”……有时候说着说着说恼了,动手干一架是常有的事。

 

老子英雄儿好汉。从甘茂之孙甘罗到秦桧之子秦熺,不管哪个年代的人,不管自己有没有本事,明里暗里的,都不忘没事拼拼爹,拼爹这回事,实在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优良传统。

 

杜松心高气傲,对这类攀比和吹嘘向来是很不屑的,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他只研究他的数学题,想玩了,就找戚小沐和傅卉舒玩去。李凡王亮那几个坏小子非常看不惯杜松这种清高,有什么呀!不就学习好点吗?竟然不知道过来巴结巴结大哥!几个人越说越气,就把杜松揍了一顿。

 

杜松也真是冤,没招谁没惹谁还挨揍,他又不会打架,只好眼泪汪汪的朝着戚小沐和傅卉舒哭诉哭诉以博取同情。戚小沐和傅卉舒确实是同情他了,同时决定要为杜松出出气。

 

怎么出气呢?丢沙包是个好方法。

 

体育课上,老师教了一会儿乒乓球以后让学生自由活动,戚小沐把王亮他们组织起来,一起玩沙包。王亮他们对戚小沐还是比较尊重的,平时也会跟戚小沐打个弹珠或拍个洋片,他们能玩到一块儿去,原因有三,第一是因为正常男孩的天性里似乎总带有一种要去讨好漂亮姑娘的毛病,在小哥们儿的队伍里要是加入一两个女孩,他们就会觉得十分威武;第二是因为戚小沐打珠子拍洋片的技法相当高超,他们很佩服;第三点是主要原因——戚小沐曾被数学老师打过掌心,算起来,他们的阶级地位有相似之处,同属被老师虐待的苦命人。

 

跟戚小沐一比,他们对傅卉舒就没这么亲切了,傅卉舒跟杜松一样,数学成天考满分,几乎没挨过老师的打,设若她不是女孩子,他们肯定也把她揍一顿。

 

起先他们多少的有点不待见傅卉舒,但戚小沐和她整天形影不离,加上她长了一张白雪公主似的脸,久而久之的,他们也就自动的把她划入了自家队伍的行列,这么做是有好处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在考试的时候傅卉舒会给他们偷偷递张纸条,好帮助他们考及格,这样一来,他们就把傅卉舒当成了菩萨来供奉。

 

丢沙包游戏开始了,戚小沐和傅卉舒站在场地两头当投手,王亮李凡几个站在场地中间躲包。戚小沐和傅卉舒抓着沙包专门朝着王亮他们的脑袋砸,还总是出其不意的砸,明明看着她们弯着腰像是想往脚上扔,结果她们一直身冲着脸就砸,沙包里装的都是实打实的沙子,几轮下来,着实把王亮几个砸的不轻。

 

给自己出气了,杜松很兴奋,戚小沐和傅卉舒用智慧帮朋友出了气,也很兴奋,俩姑娘转着圈打着乱七八糟的聋哑手势大吼小虎队的歌——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

 

她们还不懂爱,但是,并不妨碍把《爱》唱出来。

 

五,嚼舌头事件。

 

冯家有三个孩子,冯燕是老二,她上边有一个哥哥冯刚下边有一个弟弟冯强,父母稍微有点重男轻女的倾向,冯刚冯强也颇是有点大男人主义,小时候冯刚冯强脱下衣服来就让冯燕洗,连句谢谢也不说。冯燕要是不帮他们洗,他们责怪她不说,当父母的也会责备冯燕几句,好似生个闺女下来就应该是专门伺候男人的一样。

 

冯刚冯强学习不好,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冯燕当年拼死拼活的考上大学,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过的好一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证明给父母看“女儿不比男儿差”。冯刚冯强比冯燕结婚早,冯燕考上大学以后想让哥哥弟弟帮她出点学费,结果兄弟俩没一个掏钱的,冯燕只好向亲戚四处借,咬着牙发誓要过的好好的给父母兄弟看。

 

事实证明,在冯家三兄妹当中,冯燕是过的最好的,首先是找的对象好,戚大成拿她当宝戚金贵拿她当亲生闺女,没婆婆还不用为婆媳问题伤脑筋,多好!其次是工作好,戚大成是公务员她是高中老师,薪水尽管算不得多高但福利好,养家糊口一点问题没有,没事还能出去旅个游,且两口子的工作都挺受人尊重,多好!最后是家庭和人缘好,丈夫贤惠女儿聪明,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工作上跟同事都很合得来,下班后跟李清芳互相分享点女人间的小秘密,日子过的很顺心,多好!

 

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美国也好中国也罢,无论国内国外,大多有着这样的规律,一旦你过的好了,最眼红嫉妒你的,不是别人,而是过的不如你俗称“一家人”的亲戚。

 

冯燕有各种各样的好,她的大嫂子和弟媳妇难免会眼红嫉妒,时不时的会在背地里嚼舌头。

 

在戚小沐读四年级的那年春节,冯燕两口子带着她回娘家,戚小沐跟她姥姥姥爷算不上亲近,在屋里呆了呆就自己跑出去玩了。老人年纪大了,重男轻女的思想也让岁月磨平了,现在想跟外孙女说说话聊聊天了,外孙女却不稀罕了,两个老人摇着头,一再的感叹种什么样的因,结什么样的果。

 

天冷,冯燕怕戚小沐冻着,就拿了自己的一件外套去院子里给她披上,戚小沐说:“妈妈,我渴”,冯燕说:“进屋喝水去”,戚小沐说:“姥姥姥爷怪怪的,我不爱进屋”,冯燕没辙,捏捏戚小沐的鼻子,去厨房给她倒水,很不凑巧的,她听到了正在厨房炒菜的大嫂子和弟媳妇的说话内容。

 

大嫂子说:“小燕过的是比咱们好,你看给老头老太太带来的那些东西,都不便宜!听说大成单位今年开春就盖楼,盖完了就能给他分一套,多好呀!咱们俩嫁到冯家这么多年了,还在这个破院子里挤吧着,真不甘心!我还听说她公公那铺子越来越火啦,不少外国人都过去买那些铁玩意儿,她公公就大成一个儿子,挣的钱还不都是小燕的?”

 

弟媳妇说:“可不是么,都是她的!当年我看上冯家,就是看中他们有手艺在厂里工作稳定,谁知道那厂子现在发不出工资来呀!现在好了,我那口子和你那口子挣的钱加起来,也没小燕一个人拿的工资多。”

 

大嫂子说:“哼!过得好有什么用?生了个闺女,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嫁了人的闺女胳膊肘都朝外扭,到头来还不是个赔货!”

 

弟媳妇说:“就是!没个儿子,临死了连个抬棺材的都没有,哼,等老了才有她好看的呐!”

 

冯燕一听气的不轻,大年下的,她不想跟嫂子和弟媳拌嘴,她们连初中都没上完,都是大字不识几个的半文盲,自己跟她们计较什么呢?冯燕打算把这口气咽下去,还没等她咽完,戚小沐先帮她出气了。

 

戚小沐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举着大笤帚朝着大嫂子和弟媳妇猛拍,厨房里的锅碗瓢盆被她扫了一地。大嫂子和弟媳妇躲闪不及,老腰老腿都挨了一笤帚,她一边拍一边怒气十足的跳脚:“你们坏蛋!你们说我妈妈坏话!你们死了才没抬棺材的呢!你姥姥的!不许说我妈妈坏话!”

 

冯燕一看戚小沐那架势就乐了,一乐眼泪就掉下来了,没白养她!

 

她擦擦泪,赶紧跑过去把戚小沐抱住,连连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小沐乖,小沐乖,小沐是好孩子,不生气,走,妈妈带你回家找卉舒玩去,好不好?”

 

说着,冯燕抱起戚小沐来就走了,由始至终没看过大嫂子和弟媳妇一眼。

 

路上冯燕问戚小沐:“从哪学的骂人?”

 

戚小沐迷糊:“我骂人了吗?”

 

“那句‘你姥姥的’,从哪学的?”

 

“噢!不用学,我同学都会说。妈妈妈妈,我刚才骂人,你生气了吗?”

 

“不气!你骂的好极了!但是,以后不许乱骂人,听到了?”

 

“嗯!”

 

回家后冯燕带着戚小沐去找傅卉舒玩,戚小沐把自己在姥姥姥爷家做下的光荣事迹添油加醋对傅卉舒复述了一遍,起初说着还挺自豪,谁知越往后说越生气,她跺着脚舞着拳头朝地面和空气发泄:“说我妈妈坏话!我恨不得把她们揍趴下!哼!我要跟靖哥哥似的,会降龙十八掌就好啦!一掌过去,她们全倒!卉舒,我的气还没出完,还想再出出!”

 

傅卉舒嘟嘟小嘴,说:“怎么出?你又不会降龙十八掌,有妈妈在身边,你大妗子小妗子当时才没揍你,你要一个人找她们去,她们肯定会揍你!”

 

戚小沐的眼珠子转了转,说:“你跟我来。”

 

两个孩子坐上公交车,朝着姥姥姥爷家进军,他们一个住在城东一个住在城西,光坐车就得一个多小时,等她们到了地方,天都快黑了。

 

姥爷家的大门敞着,又正是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在冯父冯母的屋里吃饺子,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很方便外人出入。趁着天黑,戚小沐摸起板砖来把大嫂子和弟媳妇屋里的玻璃给砸了,傅卉舒看着好玩,也摸起板砖来砸了一块,外头风大,呼呼的,屋里的电视还响着,玻璃破碎的声音不太容易听到。

 

砸完了玻璃,俩孩子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到公交站牌,再坐车回家,戚小沐这口气总算出完了,来回折腾了近三个小时,就为了砸块玻璃。

 

戚小沐和傅卉舒离开家这么长时间,冯燕和李清芳都没太注意,一是由于她们常在外边一玩就三两个小时,家长没太当回事,二是由于冯燕正把在娘家发生的事跟李清芳说,两人一唠起家常,就忘了时间。

 

等她们把家常聊的差不多了,戚小沐和傅卉舒也风尘仆仆的回来了,新买的衣服上全是灰土,好好的马尾辫散开了一半,此种情况李清芳早就习惯了,她也不责备什么,只让她们去洗洗脸梳梳头,又对着冯燕长吁一口,说:“小燕,你个热肠子,这回受伤了吧?别说你啦,就是我,有时候也会跟妯娌闹的不愉快,为了不闹的太僵,不让自个儿太膈应,我都不大跟她们走动,看不见听不见,咱就不生气。必须见必须看的时候,就使假招子,虚情假意谁不会呢?活了这么多年,我就认准了一个理儿,有些所谓的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亲戚,远没有好友近邻对你实在。看开点吧。”

 

冯燕决定看开点,想看开点的最佳方法,就是让自己不去看。

 

从这年春节开始,冯燕跟大哥和小弟两家断了往来,只在年节的时候回去看看父母,后来大嫂子和弟媳妇的儿子考不上高中,想找冯燕走走后门,她们一进戚家大门,戚小沐就冲她们摆起了脸色,弄的两人好不尴尬,而冯燕也以生病为由,谢绝见客。

 

是的,冯燕记仇。她心直口快是个热心肠,凡事以和为贵,不轻易记仇,一旦记起仇来,往往会把事情做绝,在这一点上,戚小沐很随她。

 

这种性格上的共性,在若干年后,差点影响到母女间的和谐,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